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郑钧著《摇滚藏獒》

  根据著名歌手郑钧的同名漫画书改编,全好莱坞团队打造的3D动画电影《摇滚藏獒》昨日(25日)向媒体公布,影片预计将于2013年在国内和北美同时上映。谈及影片耗时耗钱的前期准备,郑钧感慨是他长这么大做过的最难的一件事儿。

  而为了在片中传达东方文化,郑钧也花了很多心思和好莱坞编剧磨合,他更批评目前的中国电影太急功近利,充斥着贪嗔痴的东西。该片投资三千五百万美金,谈及票房压力,郑钧表示,好莱坞电影工业的游戏规则完善,回收压力不大。

  前期准备艰辛多人物造型耗时耗钱

  该项目从2009年宣布启动,其中经历种种艰辛,郑钧感慨:“这是我长这么大做过的最难的一件事儿。”一部3D动画电影的前期准备竟然如此复杂,这是郑钧此前没有想到的,“最难的是电影的前期开发,我原来从没有想过人物造型设计跟剧本的完成会花这么长时间和这么多钱。”

  郑钧表示,影片最后决定的人物形象是《冰川时代》的设计师画的,“我们在人物造型这方面用过很多人,用过《功夫熊猫》的人物造型,用过迪斯尼的梦工厂的很多顶级人物造型师,最后决定的人物形象是《冰川时代》的设计师画的,光主角这一个人物造型的草图画了两千幅,手绘了两千幅草图才决定了人物造型。”

  在剧本方面,由于郑钧希望在其中表达关于东方文化的东西,找编剧也没少花功夫,“为什么非要得是藏獒呢,不能是拉普拉多呢,就是因为它有独特的不可取代的品质、性质。它的忠诚、勇敢和牺牲精神,包括禅意的东西,东方的智慧等等。所以双方必须互相了解对方,有一个融合的过程。”

  故事呈现东方智慧批中国电影“贪嗔痴”

  《阿凡达》表现了人类对灵性的呼唤,而《摇滚藏獒》里面则有郑钧想呈现的东方智慧,“西方已经把工业、科技的东西走到头儿了,我们再生产这样的东西,他们不会有兴趣。但如果大家回头去看东方人提供的,包括藏传佛教的智慧,包括老子道家的智慧,这些古人流传下来的智慧,才发现它的伟大。

  这个电影是两个极端的内容,一个是摇滚乐,这是西方文化的强力代表之一;一个是西藏、藏獒,藏传佛教是东方智慧的极限表达,藏獒又把东方人的很多品质寄托在它身上。这两极端从一开始的对立到慢慢的融合,和最后发现大家是一体的,这个过程是最大的挑战和最有意思的一部分。”

  中国电影市场虽然日趋繁华,但向“内”走电影却不多,郑钧认为,“美国人比我们富裕得早,当他外部足够丰富的时候,他就需求内部的东西。咱现在外部极度匮乏,还停留在追求外部。所以说中国电影现在为什么不行,因为都还在急功近利掠夺外部资源的阶段,没有人能沉下心来表达关于灵性上追求的东西,因为不敢表达,也表达不了。现在我们看到的都是类似于疯狂,类似于如何暴力对抗,谁比谁强,如何耍诡计成功,都是关于成功,关于贪嗔痴的东西。欲望、贪婪、暴力、愤怒的、仇恨的,贪嗔痴的内容是咱们电影现在所表达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