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文/《我的雪山我的哨卡》词作者 乔林生)因为曾是一位在戌守青藏高原多年的战士,所以我有一个“边关情结”。这些年来,只要有机会,我总想到那些没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

  2009年6月,我终于踏上西藏长长的边境线。

  我为乃堆拉、则里拉而来,我为干巴拉、查果拉而来,我更为在一次前所未有的雪崩中为救护战友,将自己的一腔热血抛洒在冰冷的雪山之颠的“詹娘舍三烈士”而来。

  冷的边关热的血。我没想到,我这个曾经历过许多风霜雨雪的老兵,在遥远的西藏边防竟是如此的感情脆弱和容易激动。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几天,但可以说,每一天我都是在心灵的颤抖中度过,每一天我都是在泪水的浸泡中度过。因为我们的高原战士太可爱了,太可敬了,太可怜了,太可歌了。我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去西藏边防,没有早一点用自己的笔,为他们留下一点真实的文字纪录和有价值的艺术表达。尽管这些赞扬和歌颂,对他们来说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

  于是,在亚东海拔4770米的乃堆拉一号哨所上,我遥望着清晰可见、如钢钉一般傲然挺立在山尖上的詹娘舍哨卡,眼含热泪,文思泉涌,在手机上写下了《我的雪山我的哨卡》这首歌词。为什么是遥望?因为詹娘舍的666级台阶如同天堑一般横在我面前难以逾越,我只能遥望,只能望“云”兴叹。
             
  我用手机短信将这首歌词发送给了我的朋友、年轻的作曲家冯辉先生。他只用半天时间完成这首歌的旋律。他用自己的理解和才华为《我的雪山我的哨卡》插上飞翔的翅膀。战士们的同龄人、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大四学生乔治,又用真切自然、朴实无华,声音像西藏的天空一样纯净的演唱,很好地诠释了我们创作这首歌的本意。

  我不敢说这首歌写得有多好,但我敢说它是“此时此地”的现场感受,是心中那一份真情的自然流露,是我们对戍守高原、无私奉献的边防战士的由衷热爱和深深赞美。

  “吃尽千般苦,歌声飞天涯。”走出雪崩绝境的“詹娘舍四勇士”之一的战士杜江南,听到这首歌后对我说:“你写的就是我们的生活,每天再苦再累,我们都要唱歌,一唱就是一个晚上。”

  “那是永远燃烧的生命,我的雪山我的哨卡;那是永远想念的弟兄,祖国妈妈的雪莲花。”请允许我用自己的方式向“詹娘舍三烈士”靖磊磊、王鑫、于辉致敬。

  “那是永远不变的忠诚,我的雪山我的哨卡。那是永远美丽的风景,祖国妈妈的雪莲花”,请允许我用自己的心声向千千万万的边防战士、向所有的雪山所有的哨卡致敬。
 

【点击进入唱响中国官方网站】  【点击进入投票页面】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