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西安相声小剧场路在何方

文化演出 西安日报 2015年11月18日 10:2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青曲社班主苗阜和搭档王声在2015年全国巡演上表演相声

  很多喜欢相声的人都知道京派的“帅”、津派的“怪”,可对西北的“迈”却少有了解。相声在陕西扎根已有近80年,近年来相声小剧场的发展更是风生水起,成为京津之后的全国第三。但这并不意味着西安相声的发展从此一路坦途,观众的需求、创新的追求,相声小剧场仍需砥砺前行。

  一手传承一手创新

  2014年北京卫视春晚上,西安青曲社相声演员苗阜、王声的一段《满腹经纶》火遍全国,西安相声也随之异军突起,成为全国关注的“重镇”。其实追根溯源,相声进入西安已经有近80年的历史,并且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也曾经历过辉煌与没落。时间已经来到了2015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在2014年的全面复兴后,西安相声再度迎来新的挑战、面临新的问题。继承与创新、传统与现代,路在何方?

  陕派相声的前世今生

  不管是在台上还是台下,西安青曲社班主苗阜常会提到“中兴西北相声、陕派相声”,那么陕派相声到底从何而来?这还得从陕派相声的创立者张玉堂说起。张玉堂本来是相声大师侯宝林的师兄,1937年从天津来到西安,在游艺市场内表演相声,后来成立了阔旺相声社。相声本分两派,也就是京派“帅”、津派“怪”,张玉堂到西安后结合西北民风民俗和陕西方言,逐渐形成了西北的“迈”(豪迈)。据陕西省曲协副主席、省艺术馆馆长助理王茵介绍,1950年至1952年,仅西安市内就有三十多家表演相声的书棚茶社,各地相声艺人都向西安聚集,演出终日不断。

  1974年,西安市曲艺团正式成立,张玉堂任首任团长,先后招收了周春晓、蒲克、魏元成、于海涛、尼康等一批青年相声学员,并由此开始了陕派相声近二十年的辉煌期,《八亿人民齐欢笑》《理发》《种树》《卖椅子》《广告漫谈》等一批优秀作品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1985年,西安市曲艺团推出“欢歌笑语”相声专场晚会,在全国十多个省市巡回演出,所到之处场场爆满。西安市曲艺团成为当时的全国五大说唱团之一。

  现在的西安市曲艺团已经改制成为西安演艺集团说唱团,当年的青年相声演员尼康担任了团里的第五任团长。“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相声受到外来艺术形式和网络的冲击,作品创新减少、演出场地萎缩、演员青黄不接,西安相声发展进入了低潮。”

  小剧场助推获新生

  2003年,北京相声演员郭德纲在天桥乐茶园演出,现代意义上的相声小剧场开始走红。受到德云社的启发,西安相声界也开始筹备成立小剧场。2007年,由相声演员衡小珍、周春晓、于海涛、刘文友等创办的珍友社在南二环开业,成为西安第一家相声小剧场。也是在这一年,苗阜在北郊成立了青曲社。

  最初的经营之路并不好走。由于长期没有固定演出场所,珍友社在数次搬迁后流失了不少演员和热心观众。班主衡小珍多次进行文化惠民,并尝试推出“一元相声专场”,却遭遇了叫好不叫座的尴尬。苗阜也还记得青曲社最困难的时候,“有那么几天,茶楼里开了场我一看,台底下只坐着一对老夫妇带着孙女。”几年间,西安先后成立了珍友社、青曲社、笑友堂、聚乐社、天禧苑等七八家相声小剧场,但多数都没能熬过最初的艰难时期。

  2012年、2013年成为西安相声小剧场的黄金时期。经过几年市场培养,20岁到40岁的年轻人成为听相声的主力军。青曲社、天禧苑等每晚的演出都是满座,碰到周末常常一票难求。最让人欣喜的是不少80后、90后相声爱好者也加入到专业演出团体中,给陕派相声带来了新变化。

  成立于2015年的世源社是如今西安“最年轻”的相声小剧场,加上他们,目前西安共有4家相声小剧场。另外,王木犊剧场也聚集了很多曲艺、相声演员。世源社班主赵建明告诉记者,“从演员数量、观众人数、作品创新等方面来说,西安相声小剧场已经成为排在京、津之后的全国第三。西安正吸引着全国的年轻相声演员聚集在这里。”

  创新不能急于速成

  创新,是记者在采访中,每位西安相声界人士都在关注的问题。苗阜坦言,自从《满腹经纶》火了以后,他和王声以前的相声作品都被热情的网友给翻了出来,“8年的作品一晚上就被网友看完了,创新的速度可能永远跟不上观众的需求。”2015年青曲社几乎投入了全部力量进行创作,推出了13个成型的剧本。

  在2014年第八届中国曲艺牡丹奖中获得理论研究奖的王茵认为,目前西安还缺乏一支稳定的高素质相声创作和理论队伍。“现在小剧场演出的相声作品主要有两类,一是将传统相声改为本地方言表演的‘改编相声’,新瓶装旧酒,有些甚至是在拆改、破坏经典。二是以脱口秀形式演出‘原创相声’,但大多是把网络笑料、时事趣闻、风俗掌故进行拼凑,选材随意、思想不深、格调不高,对生活现象的挖掘不足,缺乏典型人物和值得回味的包袱。”

  这些“急于速成”的问题直接导致了在小剧场的演出中,观众不买账、喝倒彩。“我们尝试过把网上的新鲜事放到节目里说,第一天反应挺好,第二天也不错,第三天就没人乐了。”赵建明说,“我们不能把网络段子拿来一抄一记,上台就演,那样只会让观众听完一扔。”

  王茵认为,当代相声艺术要传承的不单单是传统的艺术形式,更要传承中华文化的精髓和中华民族的精神。王声也表示,希望有朝一日全国青年相声演员都能传承老一辈艺术家手中的“绝活”。“这些‘绝活’、传统相声技巧就好比是一个‘公式’,是前辈们总结出来的相声创作的基本规律。如果能学到这些‘公式’,并结合具有现代感的‘包袱’,就有可能创作出观众喜爱的作品。”

  • 明星
  •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高清图库
  • 戏剧演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