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破解戏曲编剧人才培养难题

文化演出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15年08月05日 10:51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大胆起用新人,名角带动成长,改进教育模式——

  破解戏曲编剧人才培养难题

  本报记者 许亚群

  浙江京剧团的《飞虎将军》、山西省京剧院的《紫袍记》……在2014年举办的第七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上,这些优秀新编历史剧目大放异彩。值得注意的是,其剧本则是出自同一位编剧——剧作家周长赋。

  一个编剧要创作这么多剧本,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编剧人才的匮乏,而且这种现象在中国戏曲近年来的发展中屡见不鲜。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明确了实施戏曲剧本孵化计划、开展“三个一批”优秀剧本创作扶持等工作方向,为解决戏曲编剧人才的培养发展问题带来了新的希望。

  优秀剧本极度匮乏

  某省京剧院优秀青年演员小王已从事戏曲艺术表演15年,并成为该院的“招牌演员”之一。这些年,她演出过许多传统经典剧目。“其实我们也想更多尝试一些新编历史剧和现代戏,只是苦于好剧本难寻。”小王说。

  记者调查多家院团发现,依靠传统经典剧目演出“吃饭”的院团占绝大多数。据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副院长董利森介绍,当前该院剧团日常演出的剧目中,原创剧本数量不超过10%,主要还是依靠传统经典剧支撑。传统经典剧虽然有市场,但从长远发展看,其与新编历史剧、现代戏各占1/3才是较为合理的剧目构成。

  由于有早年主打现代戏的豫剧三团作为依托,河南省豫剧院的剧本创作人才队伍较为完备。但河南省豫剧院党委书记汪荃珍也有忧虑:“当前我们的编剧队伍老龄化现象严重,中青年编剧几乎后继无人。”

  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同样也有自己的剧本创作团队,且以青年编剧为主,但董利森表示,他们的作品与舞台、市场的现实需求还存在一定差距。“培养青年戏曲编剧的成长周期较长、投入成本较大。而为了解决院团短期生存压力,暂时还是需要从外界购买剧本。”董利森说。

  多重因素困扰编剧成长

  据调查,目前全国有600多所高校开设戏剧文学方面的专业,多以教授影视、动画等剧本创作为主,专门培养戏曲编剧的为数甚少。

  “戏曲编剧与其他行业相比,待遇相对偏低,但戏曲编剧本身的门槛要求反而相对偏高。”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所长王馗说,“无论是诗化、音乐化的曲词撰写,还是体现行当特点的人物配设,抑或是舞蹈化、技艺化的剧本结构,都对戏曲编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这需要相当的传统文化底蕴和舞台经验作为支撑。”

  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导演专业毕业生小赵直言其转行原因:“我创作的剧本如果应用到一部网络剧或者影视剧中,也许短期内就可以登上屏幕。但在戏曲舞台上,我需要用来磨练的时间也许是几年,甚至十几年。”

  近年来,现代戏的兴起使诸多青年编剧获得了更广阔的创作空间。然而在汪荃珍看来,当前的现代戏创作有盲目跟风的趋势。“比如廉政题材的作品,如果有一部优秀作品出现,会有很多类似的作品接踵而至。”汪荃珍指出,当前还有一些剧本创作只是为了评奖,不是为了市场。这种较为局限、狭隘的创作思维,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青年甚至成熟编剧人才的发展。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者对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2014年,他个人出于义务创作了一个戏曲剧本,提供给了南方某沿海城市有关部门,但当时该部门并无将剧本排演的计划。后来,该剧本被当地的院团以他人名义改编成剧目在各地上演。“剧本不经作者许可就拿来演”的现象在民营院团不是个例。这位学者认为,这种不尊重原创者、无视著作权法的行为,也是制约优秀编剧生存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幕后台前应一视同仁

  浙江京剧团团长翁国生一直重视戏曲编导研究。正是因为他的这种“爱好”,使得浙江京剧团成功实现了传统经典、新编历史、现代剧“三条腿走路”的演出结构,也获得了良好的市场效益。《藏羚羊》、《王者俄狄》、《宝莲灯》、《哪吒》……浙江京剧团仿佛永远不缺好剧本,不缺新戏。翁国生始终认为,台前幕后同等重要。

  “我们常讲戏曲的创新,但创新绝不能剑走偏锋,戏曲艺术的本体和精华不能丢,只能在剧情、灯光、舞台特效等方面尝试现代元素的融入,而这恰好是青年编导可以发挥创意的空间。我们当前编剧人才的断层与匮乏,根源在于社会各界对戏曲的关注过多停留在台前艺术家,而对幕后创作团队缺少了解,也进一步压缩了幕后创作人员的成长空间。”翁国生说。

  对此汪荃珍也有同感:“近年来我们出台的关于扶持戏曲人才的政策中,很少有特别针对编剧群体的。殊不知,他们的凋零有可能撼动戏曲艺术发展的根基。”近期,汪荃珍将自己的舞台成名作之一《风雨故园》进行了复排,大胆起用了年轻编导张俊杰。这种以名角带动青年幕后创作者成长的做法,是一种新的尝试。“事实上,编剧领域同样可以如此,老牌知名剧作家也可以发挥传帮带作用,通过多种途径快速引领青年编剧成长。很多针对戏曲表演艺术家的人才扶持政策,对编剧人才培养同样适用。”汪荃珍说

  在中央扶持戏曲发展最新政策出台后,业界对编剧人才缺乏问题的解决充满期待。业界普遍认为,应该从学校教育和政府投入两个方面切入是根本。对此,中国戏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傅谨指出,和戏曲有关的院校教育模式改革应该推进,比如应考虑将编剧、作曲等多个专业本硕连读,以解决学术人才与市场难以对接的问题。另一方面,政府及有关部门更应明确培养人才的责任,不应只交给院团和市场自己解决。“无论是经费的投入扶持,还是出台具体的政策,这些举措都对解决青年编剧人才的成长问题有着切实意义。”傅谨说。

  • 明星
  •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高清图库
  • 戏剧演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