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小柯:戏剧治好了我的交流障碍症

文化演出 搜狐文化 2014年11月27日 10:47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原标题:小柯:戏剧治好了我的交流障碍症

1

      真让人难以置信,一个可以在千万人心里搅起涟漪的音乐人,36岁之前,见到陌生姑娘都说不出话。
 
  他说,《遥望》是对青春期的总结;《你说我容易吗》是开始明白事了;《因为爱情》是对爱情的看法;《稳稳的幸福》是知道自己要什么了……
 
  他,是小柯。
 
  笑言自己患有“交流障碍症”的小柯,因一次偶然机会,接触到了戏剧表演。那之后,戏剧成为了他的良药。
 
  如今,他根据自身经历创办了“音乐戏剧夏令营”,让孩子们打开内心枷锁,在最好的时光中得以完成人生蜕变。
 
  “戏剧治好了我的交流障碍症”
 
  搜狐文化:是什么契机让你决定做“音乐戏剧夏令营”这样的活动?
 
  小柯: 其实是因为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我有交流障碍症。我24岁开始写歌、唱歌,但为什么一直不成功?就是因为我一上台就懵,完全没有任何自信。所以我只能偷偷摸摸在后面写,写完之后给别人,别人一唱就火了。
 
  我36岁之前,见到陌生姑娘都说不出话。其实我这种性格成就一个音乐家没问题,但是舞台上就少了一个优秀的演员。(笑)
 
  在我36岁时,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戏剧表演。我永远记得第一天进排练厅的那八个小时,对我来说是一次人生的蜕变!那八个小时之后,我觉得自己体内有一个枷锁被打开了!但遗憾的是,虽然枷锁被打开了,但我也突然发现了很多不可逆的事,比如年纪、肥胖、白头发等等,我已经丧失了最好的时光。
 
  搜狐文化:你觉得如果在“最好的时光”里接触戏剧,人生会有很大改变吗?
 
  小柯:我曾经查过一些国外的资料,我发现欧美发达国家如英国、美国等,甚至中国的台湾和香港都会在小学开设戏剧表演课,一直到高中甚至大学。我看了这些才明白,原来我们的教学中一直缺少了一门课,一门能让孩子们打开内心枷锁的戏剧课。
 
  北大的校长曾说过,应用“美育”代替“德育”。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在30岁以后才知道这件事情,我要从小就开始培养她。我不想让她错过最好的时光。
 
  搜狐文化:这也是你做这次夏令营的原动力?
 
  小柯:对。但并不是说我立志做一个夏令营,我是真想在孩子的教育当中加入戏剧这部分的培养。我是体制外的一个“无业游民”,没后台没资本,我只能用我有限的能力,在我能够触及到的社会,让那些想用“美育”代替“德育”的人,找到学习戏剧的地方。
 
  搜狐文化:但是对中国的孩子来说,音乐戏剧是一个新鲜词,很多孩子甚至他们的父母都不知道音乐戏剧是什么。
 
  小柯:没错。我们在招生初期就遇到很大的困难。因为大家都不知道音乐戏剧是什么,更不知道音乐戏剧夏令营能学到什么。很多父母问我们,这个夏令营是学什么的?英文?唱歌?表演?我们告诉他们是音乐戏剧,他们表示从来没听说过。
 
  有人说我的招生方式不对,说别人都宣传参加自己的夏令营就有机会进电视台参加节目,或者跟哪个明星一起表演等等,总之就是会成为大明星。但我觉得这样的宣传是在培养孩子的虚荣心、功利心。把当明星作为自己的梦想,那99%的人都会失败。所以我不会用这些功利的东西去吸引孩子们。
 
  搜狐文化:那你觉得“音乐戏剧夏令营”能给孩子们带来什么?
 
  小柯:用一个例子来说吧。这次夏令营有30多个孩子,但是舞台就只有那么大,表演时重要的角色是有限的,不可能每个孩子都有台词。有些家长听说了这个情况就开始抱怨。我们跟家长就说了一句话:在舞台上,没有不被重视的小角色,只有轻蔑自己的小演员。说完这句话,很多家长马上就明白了,会帮助老师一起辅导孩子。
 
  我要让孩子们明白,你在表演舞台上是如此,在人生舞台上更是如此。大多数人都默默无闻,但是每个人都要看得起自己。在生活中最可悲的事情就是自暴自弃。
 
  舞台是一个聚焦的地方,它能反射出每个人的心理,然后你才能知道在更大的舞台上时该怎么做自己。我跟家长说,当你们的孩子们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比那些当主角的孩子会收获更多。
 
  “首次触‘戏’就阴差阳错当男主角”
 
  搜狐文化:你刚才说36岁时参演的一部话剧让你打开了“枷锁”,你还记得那部话剧的名字吗?
 
  小柯:记得特别清楚,《有多少爱可以胡来》。
 
  搜狐文化:当时哪个导演找的你?
 
  小柯:是李伯男导演。其实这里面有个小插曲,这部话剧里用了我的一首歌,我知道但也没追究。到了2007年2月14日,这部话剧从小剧场转移到海淀剧院这个近千人的大剧场,卖票必须有明星才有号召力。于是他们来了一个一箭双雕:请我去唱那首歌,这样他们用那首歌就名正言顺了;其次是想用我的“脸”去卖更多的钱。
 
  我当时跟导演说,我来没问题,但你起码给我一个角色,让我在台上有句台词,我不想在台上只是唱首歌。后来导演“将”了我一军:全戏就一个男演员也是男主角,你要演就演他。我说演就演,谁怕谁?我第一次接触戏剧,就这么阴差阳错地成了男主演。
 
  搜狐文化:你的“脸”在2007年就已经很值钱了。
 
  小柯:那当然!我那会儿写过很多著名的歌曲了。(笑)
 
  搜狐文化:那这部戏你演了多少场?
 
  小柯:六、七场。
 
  搜狐文化:你没有戏剧表演经验,在近千人的剧场演出,最担心的是什么?
 
  小柯:我虽然没有戏剧表演经验,但是我从小就上台唱歌,所以我对舞台很熟悉。我对舞台并不惧怕,只是不自信罢了。
 
  那几场演出对我来说是一次特别好的学习过程。前两场我还是不敢抬头的“白丁”,但演了两三场之后,我不害怕了,而且还开始在舞台上做各种表演性的实验,收获真的很大。
 
  “我从来没为钱做我不爱做的事”
 
  搜狐文化:按照中国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做音乐剧是最难也是最不挣钱的。是什么原因让你一直在坚持?
 
  小柯:好玩。我从来没为钱做过任何一件我不爱做的事,这也是我最自豪的一点。在中国有很多比音乐赚钱的行业,但如果生活不快乐的话,那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从上高中到现在,我每天都在过着我自己想要的生活。我做的事情首先得是我喜欢的,自己想干的,其次是能赚钱就更好了,不能赚钱也没事,只要不赔就行。这就是我的生活理念。上帝是公平的,当你投入的去做一件事情时,上天绝对不会亏待你。
 
  搜狐文化:那你最喜欢的音乐剧是哪部?
 
  小柯:《悲惨世界》。我看过它的各种版本,因为那是大时代背景下的东西。在大时代背景下的人物性格所产生的戏剧冲突,这是剧本带来的。要说近一点的话,我比较喜欢英国的音乐剧《Once》。我演音乐剧《稳稳的幸福》的时候很多业内同行嗤之以鼻,他们觉得这不叫音乐剧。所以我喜欢《Once》,因为它跟《稳稳的幸福》一样,它在伦敦演得特别火,我们在北京演得也特别火。
 
  不管多少人质疑它是不是音乐剧,我都不在乎。我要做的是能触动观众内心的音乐剧。震撼眼睛是很好办的事,但震撼内心也许有些人一辈子都做不到。对我来说,写歌做音乐的目的都是为了能够打动别人,同样,我做戏剧也是为了打动别人。
 
  搜狐文化:你说有人质疑你的音乐剧,但你用火爆的演出证明了自己的成功。那么你对音乐剧有没有自己的认知或定义?
 
  小柯:有,太有了!关键问题还是那句话,我做音乐剧是为了打动别人。大场面的音乐剧好看,舞美好音效好成本高,但是能不能触及到人的心灵才是最关键的。真正被打动的人是不会有表情的,这是我做音乐剧的出发点和理念。
 
  关于音乐剧的形式问题其实很重要,我不赞同音乐剧必须用唱歌来叙事。全世界的地方艺术最重要的表达就是它的语言,语言产生艺术。像英文、意大利文、德文等,就算变换声调的唱,意思也不会变,大家也都听得懂。
 
  但中文不行,比如“公主”,声调一变就有可能发声为“公猪”;再比如“妥协”,声调一变就会发声为“拖鞋”,这样一来意思就全变了。所以我觉得中文不适合作为音乐叙事表达的语言,因为观众听着听着就会产生奇怪的想法。
 
  搜狐文化:那你听过中文版的歌剧吗?你觉得音乐剧和歌剧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小柯:听过。怎么说呢,我觉得形式大于内容。中国十八大说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我一直在看,无非就是批了更多的钱,但变“大”的是形式,而真正的内容依然如前。
 
  我们的剧场虽然很简单,就两百个座位、几盏灯、一块背景板,但观众们看完会心一笑,我觉得我就成功了。很多观众在看《稳稳的幸福》时跟神经病似的又哭又笑,看到他们这样的反应,我真的很满足。
 
  “出名之后干什么事都不方便”
 
  搜狐文化:你有自己的“戏剧梦”吗?
 
  小柯:就像写歌一样,你不一定认识我,但你一定听过我写的歌。我现在可以特别自豪地说,有朋友把我介绍给别人时,对方可能对小柯这个名字没印象,但是一提到我写的那些歌,他们便恍然大悟,这是我特别喜欢的状态。做戏剧也一样,你可以不知道我是谁,但你一定想来看我写的戏或者看过我的戏,我的要求不太高。(笑)
 
  搜狐文化:你的想法挺奇特,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名声大噪。
 
  小柯: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我的理念是千万别出名,出名之后干什么事都不方便。哈哈哈。
 
  搜狐文化:说到音乐,你最喜欢自己哪首作品?背后有没有什么故事能跟我们分享下?
 
  小柯:真没有什么故事可分享。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也无数次功利地回答是“下一首”。其实吧,我喜欢自己的作品挺多的。我用心写的都火了,没用心写的是真没火。(笑)
 
  搜狐文化:你现在也已人到中年,能不能用几首歌来总结一下自己的每个“重要节点”?
 
  小柯:《遥望》是对青春期的总结;《你说我容易吗》是开始明白事了,知道得有责任感,得担当;《因为爱情》是对爱情的看法;《稳稳的幸福》是我知道自己现在要什么;马上新出的一首歌《轻轻地放下》,是对自己之前很多事情的一个态度。
 
  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写轻松的歌,像《稳稳的幸福》、《因为爱情》其实很轻了,没那么浓重了。岁数大了之后,写东西越来越喜欢用轻巧的笔触,去描写有点像水墨画的那种感觉,不太崇尚技术了。年轻的时候崇尚技术,用电子,用摇滚,其实还是在用音乐去炫耀,说来说去都是形式,跟戏剧一样都是形式。
 
  现在明白了,只要有内容,哪怕只有一把吉他或一架钢琴,写出来的歌都会触动人心。所以现在别人跟我约歌,我就是写一个干干净净的词曲给别人听,听哭了吧?好了,我知足了。
 
  搜狐文化:这可以理解为成熟的标志吗?
 
  小柯:是的。成熟的标志,当然也得有所谓的艺高人胆大。
 
  “父亲这个角色不需要表演”
 
  搜狐文化:在歌手、创作人、音乐人、剧场老板,父亲等这些角色中,你最喜欢哪个?
 
  小柯:当然是父亲了,这是毫无疑问的。跟孩子在一起,你不需要任何表现就可以完成。扮演其他角色时,都需要表现,都需要去装、去演。尤其现在这个社会,你不装别人就瞧不起你。
 
  搜狐文化:你喜欢用烟斗抽烟,在家当着女儿的面抽烟吗?
 
  小柯:不抽。要抽也是偷偷的抽。(笑)
 
  搜狐文化:你想过让女儿也走音乐这条路吗?
 
  小柯:无所谓。举个例子,我们现在让她学钢琴,我认为弹钢琴这个事她必须得会,但是将来她弹不弹那我不管。她要是弹得好就走音乐这条路,弹不好也无所谓,但是必须得学。演戏剧这事也一样,就跟学背九九乘法表一个道理,必须得会。但是将来她想做什么我不会管,就看她自己的喜好了。
 
  搜狐文化:你为什么一定要让女儿学钢琴?有什么缘由吗?
 
  小柯:音乐是另一个世界,是拿眼睛看不到的世界,是用耳朵和心去接触的世界。做家长的有责任让她发现这个世界,这跟特长啊,升学之类的都没关系。我会告诉她,还有一个世界是你用眼睛看不到的,但可以听到。
 
  搜狐文化:很多音乐人都给自己的孩子写过歌,为什么你却说这样做没意义?
 
  小柯:孩子给你的灵感并非是需要你直接回馈给他一首歌。孩子的眼神是最单纯最干净的,他们的喜欢和讨厌都最直接,你可以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人性最纯净的部分。真正的艺术家需要两个素质,第一是富于观察的眼睛,第二是永远保持孩子般的内心。
 
  不过你既然问到这了,我可以说个小插曲。有一年北京电视台环球春晚邀请我写一首主题曲,我灵机一动写了一个“我爱你”。环球春晚是在网络播出,全球都可以看,于是我找了130多个国家的人,用他们各自的母语说“我爱你”。然后我把他们的这些话,拼在一起创作了一首歌。这之后我突然有了个灵感,监守自盗了一下,改了版歌词写给我女儿,让世界各个国家的人用自己国家的语言对她说“我爱你”。我移花大接木地干了这么一件事。(笑)
 
  我有一个创作的准则,“深入”是别人干的事,我只负责“浅出”。我不喜欢去装,不喜欢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我就喜欢把一个很深的事变成你听得懂的话告诉你。

 

 

 

1

 

  • 明星
  •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高清图库
  • 戏剧演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