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戏剧图库视频滚动

环保儿童舞台剧受欢迎的背后探因

文化演出 中国环境报 2014年10月21日 12:47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原标题:环保儿童舞台剧方兴未艾

     (本报见习记者陈妍凌)时而笑得前仰后合,时而气得满场追着打“坏人”,在儿童环保舞台剧演出现场,小观众的天性因剧情而释放。

  《垃圾总动员》中,反面角色“毒物质”蚕食城市美丽空间,在每场演出的互动环节,它都要被自发冲上舞台、保护城市家园的大批小观众们赶下台去。

  《红帽与灰狼》中,猎人承包了红帽和灰狼所在的大片森林,肆意砍伐,孩子们观看时总忍不住站起来,声援红帽,一道对付利字当头的猎人。

  这些环保舞台剧用生动的童话故事、略带夸张的语言和肢体表演,寓教于乐,向孩子们呈现森林保护、垃圾分类等环境议题。

  近年来,越来越多民间机构参与到儿童环保舞台剧的创作中,不断丰富少年儿童环境教育形式。他们在挫折中成长,不断摸索剧作专业化道路,谋求自身发展。

  该以什么态度给孩子做舞台剧?

  以专业精神精耕细作力求完美

  儿童音乐歌舞剧《果之国危机》日前在京首演。在水果王国“果之国”,邪恶国师蛊惑女王,重用3位魔法师。他们拥有使水果膨大、外观美丽和催熟的魔力,控制水果民众,图谋篡位。善良的蜜桃公主、足智多谋的苹果爷爷、大智若愚的木瓜,联合众多小水果,共同击败魔法师和国师,保护自身安全,也还人类餐桌一份安心和保障。

  “开场演员的声音太沉,服装设计可以更形象一些,灯暗转场时可以用渐弱的音乐填补视觉空白……”

  首演结束后,几位应邀而来的戏剧行家当场点评,犀利地向主创人员指出作品中的不足之处。

  时针渐渐指向正午12点,谁也没有要歇息用餐的意思。几位行家从剧本编写、表演技巧、舞台布景、现场调度等多角度提出中肯建议,主创人员频频点头、记录。

  这场首演,剧组邀请了众多来自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等院校或文化公司的专家观看,并一一征求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光回访电话我就打了3天,每天几十通。”《果之国危机》制作方——环保娃娃儿童剧社的创始人陈小祎说,剧组根据普通观众和业内专家的百余条反馈意见,对节目进行了大调整,力求精益求精。

  如此以勤补拙,是因为作品起点低、剧组水平业余吗?不,这出剧中,无论是台前的成人演员,还是导演、编舞、灯光师、服装设计师等幕后人员,都是中戏、北影和现代音乐学院等院校科班出身。

  在专业化的道路上,不少民间剧团都选择聘请圈内人担纲创作。例如,儿童环保话剧《彩色的雪》曾在多地演出,制作方北京日月美童儿童剧团,除聘请专业编剧、舞蹈老师外,还力邀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等院团专家客座指导。在广东地区反响强烈的《垃圾总动员》也是由业内人士担任主创。

  “必须提高作品专业度,不可低估受众的专业认知。”陈小祎认为,城市受众卧虎藏龙,无论是专攻哪一领域的NGO,都必须以专业来提升说服力,否则就难以获得受众认同。

  即便是剧组里的儿童演员,“专业”二字也马虎不得。陈小祎和她的团队会耐心向小演员和家长讲授戏剧创作的全流程和运作体系。她希望孩子们知道,舞台剧制作,不是简单地在舞台上唱歌跳舞,而是包括了场记、统筹、道具管理等各部门协作的过程。“即使孩子们将来不从事这一行,但他们至少收获了对专业的认知,才不枉此番参与。”

  创作者面临哪些困难?

  生存压力大,成功难复制

  被问及面临的最大困难,北京日月美童儿童剧团教学部主任陈鹤丹失笑:“困难多着呢,只能见一个克服一个。”

  生存问题残酷而棘手。舞台剧投入大,收益低。一部制作精良的儿童环保舞台剧,成本少则也要数十万元。以《果之国危机》为例,为了达到专业效果,剧中歌曲均为原创,“购买歌曲版权最烧钱。”陈小祎说,算上服装道具等开销,这出剧成本过百万。

  志在精品的民间剧团,大多会遇到这样的难题。他们必须动用一切资源,压缩人力、场地租借、道具制作等一系列成本,并寻求赞助支持。

  陈小祎介绍,《果之国危机》的制作经费主要来源于剧社其他项目盈利。一些官方机构会邀请剧团承办环境教育活动。“我们只能努力接活动,贴补这出剧。当然,这些钱肯定不够。”陈小祎说,她们有时只能自己垫钱维系。实在困难时,“只好有多少钱,办多大事了”。

  日月美童儿童剧团除了以其他项目盈利支撑舞台剧制作外,还将其与兴趣辅导班结合,以此增加收入。《彩色的雪》绝大多数演员是未成年人,剧团为学生开放舞蹈、朗诵等艺术培训课来贴补舞台剧。不过,这也只是杯水车薪。捉襟见肘的制作预算、单一的盈利模式,扯着剧团专业化步伐的后腿。

  剧团教学部主任陈鹤丹急欲创新运营模式,对合作伙伴格外渴求。“如果能找到熟悉市场运作的专业人员或机构,负责我们在国内各地的演出安排,就太棒了!”

  陈鹤丹介绍说,举办商业演出须经过重重审批,手续繁琐。许多剧团对创作在行,对运营报批事宜难免力有不逮。加之不少以未成年演员为主力的儿童剧团无意参与过多商演,唯恐搅扰了孩子的童真,故而大多以公益演出为主。若到异地演出,对人力物力更是极大考验。既要保证孩子们的人身安全,又要考虑成本。此前,《彩色的雪》赴太原演出,仅道具运送费就接近了制作费。因此,儿童剧团的异地演出更需要寻求合作伙伴,精打细算,周密安排。

  相比之下,《垃圾总动员》剧组并未陷入这些窘迫的境地。这部由50多名儿童演员主演的环保儿童剧在广州、顺德、深圳等地巡回演出。首次亮相广州,就连演4场,场场爆满。

  在这片舞台剧略显水土不服的南方土壤,这样的成绩让人骄傲。《垃圾总动员》编剧卢一鸣表示:“这部公益剧达到了商业剧的效果。”

  但是,“这种成功很难复制。”卢一鸣坦言。

  《垃圾总动员》的推广,借了广东省倡导垃圾分类的东风。这出剧目问世后,被信息时报社等机构慧眼识珠,加工打磨,并最终促成了广州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市教育局、市环保局等单位的联合主办。政府的高度重视,吸引了一批专业人士投入本剧创作,作品艺术水准较高;一些单位牵头协调剧场和道具租用等事宜,将制作成本压缩到最低;市教育局组织学生免费观看,扩大了传播范围;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到场观看了首演,提升了传播效果。

  “这样的机缘可遇不可求。”卢一鸣感叹。

  向哪走:商业化是最佳出路?

  社会效益是评判标准,建议更多的政策扶持和鼓励

  《垃圾总动员》赶上的这股东风也正是陈鹤丹渴盼的。虽然全社会对环境问题日渐关注,但环保类儿童舞台剧却鲜有扶持和关注,这不免让剧团感到势孤。

  “如果能得到教育、环保等部门的政策支持,传播效果会有大突破,哪怕挣不了什么钱,我们也愿意干。”陈鹤丹解释道,环境宣教归根结底重在社会效益,而非经济效益。

  《果之国危机》编剧孙雯建议,相关政府部门不妨给予民间儿童话剧团更多优惠政策和奖励,或加大合作开发、作品购买等力度,借力开展儿童环保宣教。

  “一部儿童环保剧的成功,是社会氛围、政策倾斜和艺术性等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卢一鸣认为,剧团向商业化道路急转弯未必是好事。一些剧团为了有足够资金支持其专业制作,在创作初期就急于谋求与商业机构合作,这样的“娃娃亲”反使作品艺术性大打折扣。因为,投资方出于市场销售的需要,往往会有不少艺术之外的创作诉求。制作方拿人手短,只能妥协,放弃对艺术追求的高标准。

  孙雯也认为,制作者应当多从自身找原因,提升作品专业度和观赏性,创新传播手段。今年秋天,环保娃娃儿童剧社就与清华附小签订协议,在三、四年级学生中开展每周一课时的戏剧教学。剧社老师以中戏教材为蓝本,精心改编,力图让孩子体验演员、场记、统筹、摄影等多岗位,全面了解戏剧创作和环境知识。

  日月美童儿童剧团也与一些小学合作,举办环保作文竞赛,向获奖孩子发放《彩色的雪》演出赠票,让绿色环保既成为孩子写作中思考的问题,也通过奖励的方式吸引更多孩子参与。

  “只要孩子们欢迎,我们就会不断改进作品,将《彩色的雪》这部剧演下去。”陈鹤丹说。

   

     业界思考——怎样吸引专业人才?

  请不到,留不住。不少剧社满腹苦水:一流的专业人士对此未必感兴趣,多年磨砺、好不容易培养出的人才又另寻高枝。究其原因,民间儿童环保剧创作对专业人才缺乏吸引力。

  不过,陈小祎却乐得将环保娃娃儿童剧社,定位成科班在校生或刚毕业学生的“备胎”。“我希望这里是学生们成长的起点。”

  剧社成立十多年来,培养了大批人才。一些演员入团时懵懵懂懂,舞台表现力弱,经过多年锻炼,不断成熟,很多可以独当一面。

  “这种‘备胎定位’非常准确。”环保娃娃儿童剧社编剧孙雯表示,以编剧为例,儿童环保剧创作在行内一线人士看来性价比过低。一方面,这类剧创作看似简单,实则费时费力。要蹲下身给孩子讲他们愿意听、能接受的故事,并不容易。与一般影视剧和成人舞台剧相比,儿童剧对编剧叙事能力、揣摩儿童心理的能力都是极大考验。

  另一方面,儿童舞台剧编剧收入甚微。作为职业编剧,孙雯坦言,自己花3个月撰写一部电影剧本,可卖到10万~15万元;写15集电视剧剧本,每集售价两万元。同样的时间,她可以写3部儿童舞台剧。不过,按照近年她与环保娃娃儿童剧社的友情价计算,收入不过万余元。

  “一二线编剧对此不屑一顾,但它却很适合需要成长和提升的编剧。”孙雯坦言,多年儿童环保舞台剧编写实践,让她改变了原本剧情线条交织、叙事复杂的编写倾向,逐渐掌握了简单、直接的表达方式。“如今参与商业影视剧编剧,顺手多了,表意更明确、到位。”

  找准自身定位,环保娃娃儿童剧社主动出击。吸纳科班在校生中的好苗子进剧团,建立他们对剧团和环保理念的认同。事实证明,这法子管用。一些学生毕业后,仍愿继续参与剧社创作。“他们如果被更好的平台挖走,那是对我们培养的肯定。”陈小祎欣慰道。

  在孙雯看来,融洽的团队氛围会增加剧团吸引力。在一些商业影视剧创作剧组,主创人员的创作常常受到投资方摆布,被迫迎合市场,违背艺术规律。环保剧团却能够遵从艺术,做得纯粹。

  中戏毕业的演员小王则更看重剧本品质和制作团队专业度。“团队不专业,就容易沟通不畅,影响工作进度和作品质量。对演员的个人品牌和成长也会造成伤害。”小王说。只要剧团专注提高内容品质,定能扩大影响力,吸引更多高水平人士关注。

  创作和参演人员自身对环保事业的认知至关重要。舞台剧行业的低回报,让小王的许多同学转而投身更具影响力和经济回报的影视业,他也不能免俗。但小王表示,名利并非唯一衡量标准,倡导环保是有意义的行动,如果有合适的舞台剧剧本和制作团队,他很愿意参与。

  短期内,儿童环保舞台剧的公益或薄利属性不会改变。这对于以逐利为主要诉求的从业者,它的吸引力有限。但是,圈内也会有像孙雯这样的人存在,他们坚守信念,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

  有时,孙雯会坐在观众席,感受孩子们对剧情的反应。听到孩子和家长关于保护环境的对话,她知道,孩子们看进去了。“这种快乐和满足,远远胜过写商业剧本所给予我的。”孙雯感慨。

 

1

 

  • 明星
  • 电影
  • 电视
  • 音乐
  • 高清图库
  • 戏剧演出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