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范晓萱透露未来音乐计划:将与大小S组演唱团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3日 09: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 手机看视频


热播栏目

  新京报讯 这些年,除了鼓捣自己的100%乐团外,范晓萱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了演电影上,去年她在徐克的《龙门飞甲》里对戏周迅,今年又在《听风者》中扮演梁朝伟的老婆。虽然刚出道时也和张学友演过电影,但现在如此集中地出演大制作电影,似乎宣告着小萱萱的正式跨界。

  “小魔女”已是16年前的往事了,在外形和音乐风格上,范晓萱离“小魔女”已越来越远,但访谈中还是能看到她小女孩的一面:误以为记者盯着她脑袋上唯一的一根白头发而“抗议”(其实是她的褐色美瞳太抢镜);听说专访室所有的记者都比她年纪小之后,大呼“受不了”……

  对戏梁朝伟

  他的眼神很慈祥,不是放电

  新京报:是什么机缘接演了《听风者》?

  范晓萱:有次庄文强和麦兆辉(微博)来台湾,他们看过我演的《龙门飞甲》和《恋人絮语》,说有个角色还蛮适合我,很单纯但里面又有内容的人。

  新京报:朋友们会羡慕你和梁朝伟演戏吗?演他的妻子,感觉年纪要很大的样子,你介意吗?

  范晓萱:不会啊。我觉得我的造型已经够老气了(指“复古”),跟是不是妻子无关。当我听到要跟梁朝伟演戏时,并不是大家那种“羡慕”感,就觉得要跟一个戏精演戏了,要好好学习。

  新京报:梁朝伟的眼睛很会放电,看到他的眼神,有没有觉得很厉害?

  范晓萱:还好,他的眼神给我一种和蔼的感觉,很慈祥,不是放电。

  密友周迅

  合作一张专辑,至今没做完

  新京报:你接演《龙门飞甲》,是因为跟周迅的好友关系吧?

  范晓萱:好朋友是一个加分的东西,拍戏的几个月会很无聊,有周迅在会充实很多。主要是因为老爷(该片导演徐克),我看他电影长大的,能认识他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我小时候就幻想自己是侠女,没想到真的可以拍武侠片。可我很惊讶自己要演一个反派,我不会演,自己能胜任吗?大家都鼓励我要相信导演。

  新京报:你和周迅是如何成为好朋友的?

  范晓萱:我们都是比较低调的人,六七年前,我们有个共同的朋友一直说,你们俩一定要认识,一定会很和。她就找我做了一张到现在还没有发行的专辑(笑)——那个专辑要十首歌,我才做了两首,而她一直忙着拍戏。我们非常投缘,然后就一起旅行、结拜。

  新京报:那个人是李大齐吗?

  范晓萱:噢……(笑)

  新京报:那两首歌呢?可以发出来听听。

  范晓萱:那你跟小迅讲啊(笑)。大家都催她赶快发,但她真的很忙。缘分真的很奇怪,我现在还经常听,六七年前做出来的东西到现在还是很好听。

  新京报:演戏时会不会向她请教演技?

  范晓萱:我以为可以。拍《龙门飞甲》时我就问,老爷说什么我都听不懂怎么办?周迅说,没关系,我也不懂。(笑)她会跟我说要放松,不要把角色想死了,照自己的直觉和导演给的方向,有时会蹦出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然后把空间留给观众,我觉得这个很受用。

  音乐环境

  收支如果能打平就偷笑

  新京报:在《Darling》以后,你的音乐风格越来越小众,这是按照你喜好来的,还是故意要跟“小魔女”划清界限?

  范晓萱:都有,我是喜欢这类音乐的人。我倒没想过“小众”的问题,重要的是你的音乐到底有没有人欣赏,一首歌不是谁唱都可以。我希望我的音乐细水长流,不要唱同一个类型的东西唱到人家无感。

  “小魔女”是一个很精彩的意外,当时我觉得那应该是一张电视原声特辑,录完后就去美国了,后来听说大卖,然后就变成那样了。

  新京报:你现在用什么心态去对待那些“小魔女”时期的老歌?

  范晓萱:撇除《健康歌》以外(笑),我现在觉得它们都是经典,我诠释它们时就是在诠释经典,在演唱会上会原汁原味地呈现,但在一些演出上会改编,用现在的心情和声音呈现它。

  当然,上次演唱会我也破例唱《健康歌》了。

  新京报:你最红的时候也是唱片业的黄金时期,但现在台湾最红的唱片也就卖几万张,对于音乐人来说,你觉得应该如何应对现在的环境?

  范晓萱:就像物价涨了还要吃饭一样,我不会只做音乐,但还是得做下去,整个时代就这样,也没办法。

  但有一个好处,很多类型的音乐都跑出来了,因为大家卖得差不多、都有权利发声,加上消费者听各国的音乐,可能会影响到大公司去做多款的音乐。这能不能影响我、能影响我多久,我都不知道,只要做自己该做的就好了。

  新京报:你现在自己当老板,整个运营情况怎么样?

  范晓萱:发唱片根本赚不到钱,现在做音乐都有一种做工的感觉。我抱着跟乐迷分享的心,收支如果能打平就偷笑,有钱可以继续做下一张。

  新京报:前一阵,台湾的女巫店(陈珊妮、陈绮贞、张悬、苏打绿等音乐人曾经常演出的一个著名酒吧)要被关停的消息引发强烈反响,你怎么看?

  范晓萱:不只女巫店,好几家都要关,光我知道的就有两家了。我觉得非常可惜,因为那些地方孕育了很多音乐人,它有独具一格的群众、风格,Livehouse的文化就是从那里出来的。我常常去女巫店玩,客串一下,但没有主秀。

  未来计划

  还是要留点时间做唱片

  新京报:现在找你的戏约多吗?

  范晓萱:连着都有来找的,但我觉得还是要留点时间做唱片。

  新京报:你现在做音乐和演戏两边的时间怎样分配?

  范晓萱:演出一直有,但做音乐是两回事。如果要创作歌曲的话,这样的时间是没有办法的。这两三年接戏,就顺着它,但到一定地步时要停下来。

  新京报:我看你现在做的音乐,风格更另类了?

  范晓萱:其实我也不会局限于什么东西,只要是好听的就好。看每个人的接受度吧,到现在我都不觉得我的歌难以接受,旋律、歌词都还可以。

  新京报:听说你计划与大小S组成演唱团体“小小大”,是开玩笑吗?

  范晓萱:就是一个梦想,但搭配时间非常难。有的人怀孕了,有的人结婚了,我现在也在拍戏啊。但我们一定会做的,已经在安排了。

  银幕之路

  差一点演了《蓝色大门》

  1994年,我刚出道就和张学友演了《非常侦探》,1995年,发了《Rain》和《自言自语》两张唱片后,我默默下了个决定:不去想做什么两栖明星,先在音乐上巩固稳定形象和乐风。电影对我来讲是“好玩的事情”,可以以后做,所以一直都没接戏。而《恋爱地图》《十日谈》都是认识的导演找我演一些短故事,不会占太多时间。

  其实易智言(《恋爱地图》导演)2001年时就想找我演《蓝色大门》里的孟克柔,但是因为一些原因错过了(注:当时范晓萱正被忧郁症困扰)。十年后,我的年纪也不能再演少女嘛,他说他弄了一个我的年纪可以演的,于是就在《恋爱地图》中演了一段,这就是缘分吧。

  演戏开窍?没有啊。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演什么,但我喜欢有学习、挑战的感觉。演《龙门飞甲》时大家都觉得很辛苦,但对我来讲真的很好玩,像参加一个夏令营,你可以去体验。做歌手完全是个人行为,但拍电影时你是其中的一个螺丝,我很享受团体的感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