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中国好声音》传递真诚之音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31日 09: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解放牛网 解放日报 | 手机看视频


热播栏目

 

  “导师”将是这个夏天最热的词汇之一。随着三期《中国好声音》的持续热播,包括那英、刘欢、庾澄庆、杨坤在内的坐镇《中国好声音》现场抢“声源”的四位“导师”的表现,成了节目除“好声音”之外的最大看点。

  可以说,这是一场和“毒舌”完全无关的选秀,四个评委可圈可点的表现以及收到的观众好评也预示着笼罩在国内选秀舞台多年的“毒舌”评委怪圈被彻底打破。

  高高在上不如放低身段

  从已播出的节目来看,“导师”与“导师”间的互相打趣代替了以往选秀评委们的正襟危坐和互飙评语,“导师”与“学员”间的平等互选代替了以往评委的高高在上和犀利毒辣。

  “我真诚地邀请你到我的团队中来,我们互相学习,一定可以有更好的发展。 ”刚刚播毕的第三期节目中,杨坤这样邀请他看中的“好声音”选手,一句诚意的“互相学习”也尽显了他和选手之间的平等互动。第一期节目中,那英和来自乡村的“赤足女孩”黄鹤同台唱歌,并征询对方意见:“我也可以脱鞋试试吗?”刘欢为了说服对外貌自卑的网游歌手董贞摘下面纱,脱掉帽子露“真颜”,鼓励选手:“我刘欢长成这样,在中国流行乐坛已经屹立30年。对真正的好歌手来说,外貌如何并不重要。 ”

  为了抢夺优质“声源”,四个导师不仅时时要放低姿态抛出各种“甜言蜜语”来博得选手青睐外,互相之间更充斥着善意的调侃和打压。这让节目更有可看性的同时,也让观众大赞导师们的“真性情”和“接地气”。

  “苛求”不如“渴求”

  《中国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表示,“这是一档真正温暖励志的节目,而不是靠吵骂来引人博眼球的节目”。温暖的要诀也许就在于“导师”两个字里。陆伟解释,“传统的音乐类节目里,明星是一个‘评论者’的身份;这档节目里,当评委转过椅子面对选手的时候,恰恰就把明星由一个评论者的身份转变成老师的身份,他们瞬间从居高临下变成了求贤若渴”。

  业内人士表示,比起对好声音的“苛求”,莫如对好声音的“渴求”,“明星评委卸下了板着脸孔挑毛病的架子变成了导师,反而让选手更轻松,发挥得也更好”。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心目中一向严肃的刘欢,也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表现出了风趣的另一面,除了常常加入到“抢人大战”,面对庾澄庆、那英等导师的“打压”不仅不在意,还会予以反击,不经意的睿智言谈博人会心一笑。

  “寻找”不如“担当”

  以往的选秀节目中,观众对“毒舌”评委已经司空见惯。事实上,《中国好声音》从一开始就对四个导师的人选给出了标准:第一,不需要毒舌评论;第二,不需要煽情。在陆伟看来,选秀节目中评委靠毒舌炒作搏出位的时代已经过时,《中国好声音》首播就造成轰动,很大程度上因为明星导师们对声音的专业,而不是一味地炒作自己搏出位。今夏,各种“声音”的荧屏混战已成定局,同类节目都不约而同地举起“声音”的旗帜,要将“好声音”寻找到底。而导师们除了寻找“好声音”之外,也更多了一份担当。庾澄庆认为,“导师和评委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评委只评不导,对于学员的发展不会有多大助益,学员大多年轻缺乏经验,如果让他们自己‘消化’,很可能不仅没有进步,还会失了自己本来的风格”。

  别亵渎“专业”

  东西

  选秀舞台上,好听的多半是选手的“声音”,好看的还有评委的 “声音”。东方卫视最近一期《声动亚洲》的评论员孙楠,就给观众又带来一出好戏。

  32进16的淘汰赛上,郭一凡的《我期待》技惊四座,邓宁的《可惜不是你》演绎得情感丰富。加试环节中,郭一凡被邓宁淘汰,让带队评论员孙楠感到很“生气”,甚至不顾录制进行时直言:“我们都是专业的,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来参加比赛,我早知道这样也不会来坐这个位置,当时跟我说的时候是很公平的! ”

  从孙楠当时的话里,不难听出,他指的“公平”对应的是和“专业”无关的主办方口味偏好的嫌疑。不管事实究竟如何,孙楠的第一反应告诉我们,他是这么判断的。孙楠的现场发飙让人联想起三年前快女舞台上的相似一幕:当争议选手曾轶可被宣布“保送”进20强时,包小柏甩下一句“我以我二十五年的专业经验来保证整个比赛的标准,今天她留我走”,愤而离席。孙楠和包小柏不约而同摇了“专业”的旗帜。他们维护“专业”的心当然不会有假,但在娱乐盛行的当下,“专业”在更强大的娱乐面前似乎总矮了个头。至少,在曾轶可进入快女10强后,“她留我走”言犹在耳,但包小柏“走”了一圈还是又“回”到了评委席。这次的孙楠在节目播出后更是直接用 “情绪失控”来回应自己的现场失态,把所有的可能性指向都揽到了自己头上。

  不管怎样,首先要感谢孙楠、包小柏们的“专业”精神。那么多专业评委,毕竟只有少数人喊出“专业”口号,尤其在这个人人皆可是评委的年代,多来几次“愤而离席”式的呐喊,总能或多或少提醒人们别忘了“专业”。

  只是,也别娱乐化了专业。虎头蛇尾式的愤怒,到头来总让人觉得又是一次炒作,岂不更伤了“专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