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宁浩电影只有好看和不好看之分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0日 09: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天津网 | 手机看视频


热播栏目

  2006年,宁浩执导的电影《疯狂的石头》在国内掀起观影狂潮,也为小成本电影打开全新的空间。经历过《无人区》的“被搁置”,宁浩不急不躁地拍摄新片《黄金大劫案》,终于在三年后和观众在大银幕重逢,宁浩坚持着不用巨星,在讲故事的方式上不断创新,让故事变得更有劲儿、更好看。问宁浩,希望观众从自己的电影里看到什么?他说,就是希望你们觉得好看,值60块钱的票价。

  成长是部“历险记”

  新报:你的两部电影都涉及“夺宝”题材,更多的作品都体现了“冒险”这一元素,是特别钟爱这样的故事吗?

  宁浩:可能算吧,其实这样带有历险记风格的故事都挺简单的,我算一直保持着一种儿童趣味吧,对于成长和历险的东西很感兴趣。对我来说,人生成长就是一次历险的过程。这次的电影既保持风格也有创新,我想老观众不仅仅只有一种口味吧。爱吃蛋炒饭也得试试炸酱面,我就是试着做做别的让大伙尝尝。

  新报:你之前的电影《香火》和《绿草地》,与后来的“疯狂”系列以及《黄金大劫案》风格完全不同,是不是在艺术片和商业片的拍摄手法上特意有所区别?

  宁浩:没有,这完全是电影题材决定的。其实我的看法是:只有好看和不好看的电影,没有商业或者艺术电影的分类。很多时候人们用传统的认知来给电影做了界定,很多东西就变得约定俗成了。

  新报:在《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之后,有很多跟风的电影出现,还有的自称是“石头”或者“赛车”的姊妹篇,你怎么看?

  宁浩:其实也挺正常的,这种现象也不是电影圈才有,当年开歌厅赚钱,大家都去开歌厅,后来卖手机的也满大街都是。说是“疯狂石头姊妹篇”那可能是他们这么认为吧,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去问。

  新报:你曾经说:电影的故事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感觉。怎么理解这句话?

  宁浩:对。电影的故事肯定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在于电影的表现方式,同一个故事,每个导演拍出来都是一部新电影。其实故事很简单,你看《碟中谍》,四集的故事大同小异,但是导演要调动所有的方式去呈现它的过程,如何让它变得精彩好看。这也是电影品质上差别的原因。和画画一样,同样的一个向日葵,我画出来什么都不是,但是凡·高画了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有多大能力做多大的事儿

  新报:《黄金大劫案》将于本月24日上映,这部电影的难度在哪?你要通过电影传达给观众什么?

  宁浩:这部电影的时代背景是伪满时期,它和民国戏的感觉不一样,那个时期的街上有很多日本风格的店面,很多人的衣服也不一样,之前没有太多的影视剧做参照,我们做了很多道具和服装,也做了很多考证,在这方面的花费比较大。总体说,这部电影讲了成长的故事,成长是通过牺牲来实现的,牺牲不单单是人的牺牲,而是各种牺牲。

  新报:你的电影从来不依靠大明星招揽人气,在大明星片酬越来越高的当下,你以后也会坚持不用大腕吗?

  宁浩:也不绝对,但是“巨星”肯定不是我的电影的第一标准。我一直说“只用对的,不用贵的”。一切都要看他是不是适合我的角色。

  新报:现在很多人都在讨论“一部电影演员片酬占去一半甚至一大半”是不是合理,对于电影业态是不是健康的?

  宁浩:应该说要看你电影的规模。如果说小成本的电影片酬占一半,这是有可能的,但我觉得小成本的电影就不应该动请多大明星这样的心思,有多大能力做多大的事儿;另一方面确实存在某些不合理的情况,但至少与我合作的演员,大家都是尊重表演的,我也听到很多演员因为好戏自降片酬,这样的演员都让我敬佩。

  新报:你之前合作过的黄渤、刘桦等这些演员都红了,所以外界都很关注你的造星本领。

  宁浩:每个人能够有他的成就,内因是最重要的,他们都有这个能力。《疯狂的石头》出来的演员都是实打实的靠自己的实力,并不是一个导演或者一个剧本就能决定的,一定要尊重他们个人的努力。

  新报:你对《黄金大劫案》中的男主角雷佳音期待很高,这个新人当初是怎么找到的?

  宁浩:很费周折。我对“小东北”这个角色的要求是要有点赖皮的气质,但他还是个“情圣”,最终还成为了英雄,有点复杂。我们一直在寻找扮演这个角色的合适人选,在开机前十几天还是没找到,我很焦虑,因为不开机损失很大,开机的话,连男一号都还没有。后来是徐峥和我通电话,说有一个人还不错,但是我们在上海,这个人在北京,我们就让他拍了几段视频传给我们,当天晚上就定下来了。我觉得这个角色非常困难,他要满足人物在整个历程当中不同阶段的要求,四个阶段的表演对演技是很大的考验,但他最后都完成了,我非常满意。

  奥斯卡跟咱没啥关系

  新报:因为担任大学生电影节的大使,你最近一直和高校学生互动,作为70后和90后交流,会觉得有代沟吗?

  宁浩:虽然之前几乎没有这样的机会和学生交流,但这次也不觉得有代沟。其实我一直不承认有代沟这种东西,我觉得几百年来人们待人处事的方式应该都没有大的区别,关键的问题是人们认知的宽度和深度,这决定了他们对事物的不同态度。

  新报:你有自己的公司,平时如何照料公司的大小事情?

  宁浩:我平时常常两三个月不去公司,完全是放养式的(笑)。公司的人都习惯了自行运转,我不太管,其实大家都是凭着对电影的热爱聚在一起的,是靠着兴趣和热情来工作的。

  新报:不拍电影的时候你的爱好是看电影吗?

  宁浩:看,喜欢《小兵张嘎》《英雄本色》《国产007》等等,可能口味比较特别吧,我最喜欢的是《少林寺》。但我平时也做很多别的事,比如爱在大街上转悠,没有目的地溜达,看各种不同的人。没有什么想法的时候就是吃饭睡觉。

  新报:你看重奥斯卡奖吗?

  宁浩:奥斯卡是“美国的华表奖”,是人家对自我市场和工业的评奖,跟咱没什么太大关系。

  新报记者王轶斐

  记者手记

  和电影里经常表现的极度疯狂不同,导演宁浩一直保持着“极度冷静”,他在电影里玩世不恭,却在言谈中时时谈及“成长”“人生”这些严肃的话题,这或许可以理解为一种不羁后的返璞归真。出生于山西的宁浩,青春时代对电脑游戏和体育都没太大兴趣,他喜欢画画,却没有继续,组建过乐队,也只是玩票。从中专到大专,从大专到大本,来北京上学本来只是想给父母一个交代,但最终误打误撞拍上电影。宁浩说:“当初选择电影而不是别的,算是有点庆幸吧。但我一直向前看,不回头看,也不假设。”只在当下使劲儿,这是他的态度。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