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娱评:烂片,再这么烂下去伤的是自己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7日 09: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晚报


热播栏目

  第84届奥斯卡尘埃落定,当晚,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录播了奥斯卡颁奖典礼的盛况,但是,原本近四个小时的颁奖过程被删减到只剩一半,最佳化妆、服装设计、音效剪辑、音响效果、纪录长片、原创剧本、改编剧本、真人短片、纪录短片、动画短片这些奖项惨遭“剪刀手”,一个没留。

  少了这么多奖,普通观众可能没察觉,但电影人却有点坐不住了。导演何平在微博上为幕后工作人员鸣不平,“奥斯卡颁奖电影频道播出时删剪了最佳化妆、最佳音效剪辑、最佳混音、原创剧本、改编剧本等等,媒体不重视幕后电影人的贡献,联想国内电影奖也不重视幕后团队,所以发起向幕后电影人致敬!”第60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最佳编剧金娜则认为,这些奖项之所以会被“剪掉”,是因为我们国内的电影颁奖就没有这些奖,“这些奖在他们看来是不重要的。以前有位大师级美术指导跟我说,当金鸡百花取消服装、化妆类奖项的时候,他们第一想法是转行。”

  国内电影奖究竟是如何对待幕后团队的贡献的,真的像金娜说的这样么?我们不妨来证实一下。中国电影的三大奖是百花奖、金鸡奖和华表奖。我数了数,最专业的金鸡奖在去年的21个奖项里设置了5个幕后奖(不含导演奖),分别是最佳编剧、摄影、录音、美术和音乐,而在奥斯卡的24个奖项中,幕后奖占了半壁江山。作为政府奖的华表奖对幕后团队的重视程度还不及金鸡,20多个奖项里只有3个幕后奖;百花奖更夸张了,除了最佳影片、导演,剩下全是演员类奖项,所有的幕后类奖项自1981年就全部取消了。

  我们为什么缺少幕后类奖项?说到底是忽视了他们的重要作用。再来看看奥斯卡,在“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眼中,艺术与科学是并重的,不仅仅需要编剧、导演、演员这些灵魂人物,也离不开摄影、录音、美术和剪辑各种技术工作的配合。

  我们常说电影的发展要和国际接轨,这几年,票房一年年创新高,明星片酬翻番地上涨,亿元俱乐部里的大导们也越来越多,但幕后团队的艰辛却很少被人了解。何平导演这样描述自己眼中的幕后电影人们,“你们经常挨骂,经常不能按时休息和用餐,你们住宿条件最差,你们收入最低,你们一直忍辱负重,你们远离妻儿老小,你们照顾导演,照顾演员,但电影不能没有你们,离不开也舍不掉。”

  电影是一门集体艺术,没有这些“忍辱负重”的幕后工作人员,再有才华的导演和演员也不可能单打独斗,拿出优秀的作品来。也许在现阶段,我们还不能马上提高所有幕后团队的待遇,但至少,我们可以在奖项上给他们应有的尊重和肯定。

  去年的金马奖上,“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颁给了王伟六,一位默默工作了30年的资深场务。据说,原本这个提名是属于侯孝贤的,但侯孝贤却坚持要提名王伟六。能将如此重要的奖项颁给一位场务,目前看来,也只有金马奖能够做到。归根结底,对幕后创作人员的尊重才是真正对电影的尊重。

  如今的电影圈还有一个现象值得一提,那就是每年的最差电影评选。主流评奖评的是最佳,但只有最佳未免单调了点,美国每年会在奥斯卡颁奖前推出金酸莓奖,评出一年中最差的电影。如同很多领域一样,这种创意自然又被中国人“山寨”、“克隆”了,于是咱们也有了自己的最差电影评奖——金扫帚奖。上周六,2011年度中国电影金扫帚奖开奖,千万别以为这只是一次恶搞,当你看到获奖名单中扎堆的国产大片时,你会不会感到惊讶,甚至震撼,原来中国电影竟然烂得如此有规模,如此有气势。

  在金扫帚奖颁奖典礼现场,主办方把入围影片的片花做了个集锦播放,害得我不得不跟着重温了2011年的这些烂片们。《战国》、《关云长》、《肩上蝶》、《大武生》、《画壁》、《白蛇传说》、《无价之宝》、《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东成西就2011》……二十几部烂片的“精华”浓缩在一起,真让人有点吃不消。

  入围金扫帚,让不少演员觉得很受伤也很委屈。比如孙红雷,要不是出演《战国》这样的“烂片中的烂片”,也不至于被评为“最令人失望男演员”。另一位入围者任贤齐也自辩说,“一部戏的成功与否,演员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拍摄的进度、现场的调控等都可能影响到影片的整体呈现。作为演员,我只能演好自己的角色,有很多环节是我掌握不到的。”

  怎样才能避免被烂片所伤呢?作为演员,那就得提高警惕和学会“挑剔”。颁奖活动现场,获得杰出成就奖的朱旭老师就介绍了自己的“工作标准”,“这个标准特别低,只要出去不挨骂我就干。”听听,多么的简单干脆,绝对适合“任贤齐们”参考学习。

  其实烂片伤得不只是演员,更是对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纪录片导演范立欣在参加完金扫帚奖颁奖后就颇为感慨,“刚才看到前面这一连串的金扫帚奖的影片,我在做一个算术,我在想这些片子要花掉多少钱,要花掉多少资源。”为什么想到这些?因为范导刚刚和邓飞去了趟贵州,是拍一个关于“免费午餐”的纪录片。他说,在贵州一个非常偏远的村子有一个小学,很多孩子要走两个小时的路上学,中午就饿着不吃饭,或者带一个土豆。而“免费午餐”想做的事情是让几百万的孩子可以享用午餐。一部《战国》可以折算成多少顿午餐?我估计范导心里是这么算的。

  当然,烂片直接损害的还是观众的钱袋和感情。现在有很多导演听不进批评,觉得观众太刻薄、太极端,甚至一遇到质疑就说是水军作怪。但是对于烂片们,我总觉得多么刻薄的评价都不足为奇。现在一部电影动辄七八十元的票价,还得搭上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万一不幸遇上烂片(这种几率还很大),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如果再不让观众发发牢骚、吐吐槽,怎么缓解郁闷的心情,怎么有勇气再踏进电影院?

  虽然去年烂片特别多,但也有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那就是烂片的票房越来越低。《战国》、《关云长》、《杨门女将》都成了大片赔钱的范本,这也在警告那些烂片的制造者们,再继续这么烂下去,最终伤的是你们自己。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