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明星支招防治"节后综合症" 休息安排需适度合理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30日 09: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热播栏目

与大多数人不同,“工作狂”张大大称自己一直盼望上班

  “系统友情提示:亲,您的春节长假余额已不足,如需充值请回复1.向自家领导申请;2. 安心等待明年……”,昨日一条春节微博被迅速转发,引来一片哀嚎“不想上班啊!”春节假期结束,不少上班族又得重新开始朝九晚五的日子,而这也让不少人表示难以适应,上班提不起精神、无法静心工作,这些症状都有了新词“节后综合征”。虽然网友一片哀叹,不过明星们似乎都早早打起了精神,昨日不少明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纷纷表示:“没时间没必要,节后综合征,我们都免疫!”

  张大大(主持人):

  “一想到要工作了就兴奋”

  “我就是个工作狂。”主持人张大大昨天早上8点就到了台里,据悉,他要2月5号才开始有节目录制,提前这么久回来准备资料,敬业指数可达五颗星。据他透露,以往过年一家人都会去旅行,今年是他成年后唯一一个在家过的年,在他看来放假比工作还“累”:“工作上的累是自己支配的,但放假这种累是被动的,你必须得去走亲访友,一般走亲访友还挺开心,但这种是连续性的,一连去7天,你估计再也不想去了吧?”张大大说,每次自己出去旅游、放长假回来工作都会特别兴奋,完全没有想偷懒的感觉,除了“爱岗敬业”,另外一个工作动力来自于跟大家分享好玩的事,他说自己每次旅游回来很开心,巴不得马上跑去工作,“因为有很多好玩的事,你要找人倾诉,上节目我可以跟观众说我的旅游见闻,我要不去工作,哪找来这么多人听啊?”

  建议:悠着点儿慢慢放松

  这个自称对节后综合征“免疫”的90后主持人也给出了自己的诀窍:休息适度。“休假别休得太猛了,别一放假就说我们要狂吃,狂喝,拼命休息,拼命睡。”他认为产生节后焦虑是因为平时安排不太好,“平时没有注意休息或者饮食,想着过节我就得玩一个够本,这样想完全不对。还是得悠着点儿。”

  过年趣事:被粉丝认错了

  张大大说:“过年回上海,在逛街时偶尔会被认出来。但是这次回去遇到一个狂热粉丝,指着我狂嚷嚷,当时心里还在惊讶自己难道已经让人这样喜欢了呀?惊讶之间,忽然发现那个人喊错了名字,原来他认错了人,当时我心里那个无语,只差没有狂啸,这是什么情况啊?”

  刘芸(演员):

  工作的焦虑被带孩子的焦虑取代

  1月下旬结束完电影的拍摄后,刘芸便开始了自己的假期。谈起春节这段时间的感受,刘芸笑着说,“我假期的全部内容就是陪家人和孩子。”对于“节后综合征”,刘芸笑言,“我们这是‘特殊职业’,这种症状不明显,忙起来在剧组过年都是有可能的,这种感觉会比较淡。”而节后的焦虑症状更是与她相去甚远,刘芸自我调侃到,“哈哈,一想起孩子,工作焦虑就被带孩子的焦虑取代了。”果然,正说到兴头上,刘芸忽然抱歉地告诉记者,“我宝宝把茶水打翻了,现在满地都是茶叶,我得赶紧收拾下,不好意思啊。”

  建议:聊天、泡澡都是招

  说起缓解节后焦虑,刘芸似乎颇有心得,“多和好友同事聊聊天,把性子收一收。还有要按时作息,泡泡澡可以缓解疲劳。”

  过年趣事:孩子被老虎吓哭

  “过年带着孩子去野生动物园玩。到老虎笼前,我就指着老虎对他说,‘宝宝看,老虎啊。’没想到刚才还笑嘻嘻的他,‘哇’的一声就哭起来了。哄了好久才止住哭声。”

  吴娈(节目制作人):

  没时间患“节后综合征”

  自称对“节后综合征”免疫的吴娈这样解释到,“我们是日播节目,没多少时间让我们去患这种病。放假也不会太放松自己。还是要上着弦。”吴娈悻悻地说起,这个春节和好友商量好的旅游计划,因为同伴临时有事,而不得不搁浅。“后来只能看电影、电视,偶尔聚聚会打打牌。”至于如何对抗“节后综合征”,吴娈笑着回应,“这个看个人吧,有的人喜欢安静一点的,就听听音乐,或者锻炼锻炼身体,我假期坚持健身,这对新工作开展有帮助。”

  大兵(相声演员):

  “节后焦虑?我们自由职业者没得”

  大兵的除夕夜一个人在广州度过,“参加广州卫视春晚,初一才回去的。”然后春节期间忙着“接客”:“亲戚啊朋友啊每天都有串门的,拜年的。”连短信都回不及,“几百条的短信!”跟上班族不同,大兵戏称自己是“自由职业者,不会出现这状况。我们所要求的工作状态是百分之百的聚精会神,跟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不一样,我们的工作是创作,创作需要有激情,要有欲望。有灵感的时候才行。”

  赵天宇(电影导演):

  “春节很少纯粹休息”

  在赵天宇看来,导演这份工作没有什么节假日和周末可言。而所谓的“节后综合征”,在赵天宇那里只是一个从网络上听来的词,他说,春节主要是休息和陪老人。在这“唯一的节假日”里,工作并没有停过。龙年的春节,赵天宇在大年夜的前一天赶往法国参加一个会议,并一路上带着两个剧本看。不过,“会议不到两天就结束了,之后就留在法国过了节。”

  高群书(电影导演):

  “过年是个太累的事”

  “三十,喝酒。初一,喝酒。初二,喝酒。初三,喝酒。初四,喝酒。初五,喝酒。”高群书发的这条微博可以说是把不少人的春节心得写出来了。昨日,高群书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还是持续吐槽,“过年是个太累的事了。”他这次过年,应酬不少。高群书虽然在微博上对“韩方论战”发表了不少看法,但他说,聚会上不会谈论这个话题。至于“节后综合征”,高群书甚至“没听说过”,“大家都很兴奋,可能是因为大家都互相很熟吧。”说完这一句,高群书又要赶去开会了。(记者龚义群 沈参 周浩)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