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甘婷婷:我不做花瓶 相貌不是女演员的第一资本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1日 08: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热播栏目

甘婷婷在新版《亮剑》中饰演田雨

新版《水浒传》当中骚到骨子里的潘金莲

甘婷婷

  因为将新版《水浒传》当中骚到骨子里的潘金莲演绎得入木三分,之后有很多剧组找到她演坏女人,但她却反其道而行之,转而挑战正面形象,在新版《亮剑》中饰演的田雨几乎完全颠覆了其之前给观众的印象。她,就是青年演员甘婷婷。

  近日,甘婷婷接受了新快报记者的专访,这个在荧屏上千娇百媚、蛇蝎心肠的女人,原来是个会张口闭口称记者为“哥们儿”的豪气女子,同时,她“不跟随”的职业态度也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关于新版《亮剑》

  我演的是“女版李云龙”

  新快报:都说你的长相较现代,演不了革命战争题材的戏,你自己认同吗?

  甘婷婷:在演过潘金莲之后,有很多剧组都想找我演坏女人,这次能演个革命女战士,我觉得挺荣幸也挺高兴的。之前是有因为我长相太“现代”了,革命题材的戏很少找我演,所以这次也算是蛮大的挑战。看到剧本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田雨这个角色,她的性格非常可爱,而我本人的性格比较乐观,跟田雨有些本色相似的地方,所以这次演田雨我能突破自己。

  新快报:你怎么理解田雨这个角色?

  甘婷婷:她身上有一些资产阶级情调,也有女孩的小性子,而且个性强、不服输,天天跟李云龙这个“草莽英雄”在一起,也沾上不少草莽气,所以我总说她某些时候像“女版李云龙”。这个角色的性格是有阶段性变化的,第一阶段时,她很青春,调皮活泼,比如有一场与李云龙的警卫员的对手戏,田雨需要有意刁难对方,这种故意使性子的小伎俩,显出她的可爱率真;第二个阶段会有点成熟知性的感觉,因为她结婚、生孩子了,在家庭生活中跟李云龙产生矛盾,见招拆招地过日子,这时就要突显她的成熟和女人味了。

  新快报:是否担心被拿来跟老版《亮剑》的田雨比较?

  甘婷婷:比较肯定难免,但我觉得经典是没法超越的,老版《亮剑》深入人心,所以认真演好自己的戏才是最重要的,我没想过要超越。

  新快报:你如何看待黄志忠和他扮演的李云龙?

  甘婷婷:和老版的李云龙比起来,黄志忠版的李云龙可以说更Q、更可爱,感情更丰富细腻。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黄志忠演的李云龙不只有Man的一面,更有活泼的一面,他特别懂女人心,比如会把各种战场兵法搬到医院和家庭中,以便获取芳心。简直就是致命诱惑!私底下黄志忠人非常好,会和我交流一些演戏技巧,经过他的指导,我才发现:哦,原来戏是这么演的。

  新快报:印象深刻的是哪一场对手戏?

  甘婷婷:太多了,有一场戏是我跟李云龙吵架,为小孩的事,生了个儿子,田雨忒小资,说给他起个名字叫李特特,就是很特别的那个意思,他就跟我吵,原剧本上其实要叫李抗美之类的,最后黄老师在现场直接给加台词,加到后面我完全笑场了,他说叫李刺刀、李坦克、李大炮,加了这样的戏,我相信新版会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关于出道

  “北漂”时在经纪人家打地铺

  新快报:你当初是怎么进入影视圈的?

  甘婷婷:有一次在街上遇到星探,是我跟同学在一起,仗着人多势众,我谨慎又紧张地跟着星探试了镜,那是我第一次面对镜头,但短短几分钟时间,我就确立了全新的职业目标——当一个演员。

  还记得第一次拍广告片,是在一个花露水广告里演中学生,跟着导演做了几下打蚊子的动作,就轻轻松松完成了拍摄工作,等制片人把劳务费递给我时,脑子里闪现的第一句话是:“哇,挣钱好快!”从此,我奔波于上海的广告圈,两年,便成了上海滩小有名气的“广告皇后”。

  这种小日子过久了之后,我就动了更进一步的心思,想成为一个真正的职业演员。于是我便放弃了上海的一切,挤进了“北漂”一族。当时在北京真是人生地不熟,只认识一个我以前的经纪人,他带着我到处去见剧组、见导演。一次,陈晓旭的新片正在招募演员,经纪人费了很大劲儿才把我这个新人推了出去。我当时兴奋极了,因为终于能见到仰慕已久的“黛玉”了!为了给陈制片人留个好印象,我特意给自己选了一件大红色T恤、一条白色的热裤、一双过膝的长靴、一副超夸张的耳环,头发还打着卷,各种奇奇怪怪的颜色。刚吃过晚餐,我便被陈制片人无情地淘汰了,因为她们要选一个“女共产党员”……我事后曾冷静地总结,那时候,我就是个花瓶,要是真的让我去演那个角色,也一定会演砸。

  新快报:这次失败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

  甘婷婷:首先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一个女演员,相貌不再是第一资本,她更需要的是作品和拿得出手的演技。而演技需要历练,需要时间,公司不会给一个新人这么多时间。其次是,我没地方住了。剧组分给我的小宿舍住进了一批能演些小角色的新人,我的铺盖卷被扔到了走廊。偌大的北京城,除了经纪人,我再无相识的人……从此我便过上了在经纪人家打地铺的日子。

  其实那时也不是没钱租房子,还是对选择这一行充满了焦虑和怀疑,觉得演员的梦想越来越遥远,甚至有点盲从地接受经纪人的所有安排:去中戏上进修班、不停地见剧组、不断地试镜……有一天,我看着自己是迎着朝阳向前跑,看着北京城慢慢苏醒、忙碌起来,忽然觉得很有力量,就在心里默默地想:我一定要在北京出人头地!

  新快报:转机出现在何时?

  甘婷婷:应该算是去《朱元璋》剧组的那次试戏吧,我还记得试戏内容是:哭。我当时努力了多次,却连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旁边的制片主任有些于心不忍,就说:“一个小姑娘,你们就别难为人家了,赶紧让人家回去吧!”虽然她是好意,但我却觉得这话和“她不行,赶紧让她回去吧”没什么两样。然后我就委屈地嚎啕大哭,拦都拦不住。导演冯小宁都被惊动了,站在走廊里大声问:“谁哭呢?”制片主任说:“试戏呢!”冯导走过来看了看,当即拍板说:“就是她了。”

  事后我跟冯导聊,想知道他为什么选我,那时候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冯导说:“因为你是一张白纸,而导演是一个画师,我可以随便画画。”导演对我特别好,可以说每一个表演的细节都是他教我的,剧组里的其他人也都对我特别照顾、宽容和体谅。让我现在想起来还很感动。现在回头来看,已经过去5年了,我觉得正是这部戏,才让我的演员梦想照进了现实里。

  新快报:成为职业演员之后,感觉是不是和想象中那样美好呢?有没有让你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甘婷婷:有,拍《侦探成旭》那个戏时,被爆点炸伤过,半边身子都灼伤了,眼角膜也被灼伤了。晚上我疼得睡不着觉,吃了8颗安眠药都睡不着,只好让助理把我送到医院去打吗啡。挨过那一段时间简直是折磨。然而一个月后我马上就要拍《江湖兄弟》,那个戏一百五十场几乎全是哭戏,我又哭不了……那对演员的自信心是很大的打击呀。

  当时我认真地考虑过,经过这次肯定是害怕了,那么以后有爆炸的戏难道不拍了?那战争戏就不能拍了。眼睛不好,哭的戏又不能拍,那我以后拍什么呢?干脆不当演员了吧。当时思前想后,好像得了抑郁症。为什么2008年我没怎么接戏?就是在家自我疗伤呢。

  关于感情

  我觉得圈内外都有好男人

  新快报:有没有想过以后的另一半是在圈里找还是圈外找?

  甘婷婷:我觉得还是看缘分吧,也没有特别的界定,圈内圈外都有很多好男人,我自己也挺优秀的,一定也有个优秀的人在等我。这几年来我一直处于打拼的状态,工作几乎是生活的所有重心,如果说在这种情况下谈感情,是非常奢侈的。刚开始打拼时,你必须努力,才会有明天。

  新快报:你对未来有些什么期许?

  甘婷婷:淡然,随心就好。我不会给自己设定什么具体的目标,只是希望能够成为一个满足自己梦想的人。安安静静地给自己织梦,然后,认认真真地把梦实现。

  新快报:将来想演什么角色?

  甘婷婷:也没有特定的标准,现在每天都能收到很多好剧本,最重要的还是这个角色身上有棱有角、很丰满,让我感动,她不能很空洞很泛泛很脸谱化。当然,我也经常有很多不靠谱的想法,比如演个恐怖片、女鬼、女神经病什么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