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张伟平首度谈贺岁档纷争 曾劝张艺谋加床戏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6日 09: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东方早报


热播栏目

张伟平深深知道如何做好“张艺谋”这块票房招牌。

《金陵十三钗》

  “八大院线”抵制影片涨价风波;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十三钗”;看片会后“众口称赞”;微博上流行起来的“玉墨体” 即将于12月15日上映的电影《金陵十三钗》(简称《十三钗》)未映先热,话题层出不穷。这些都要归功于《金陵十三钗》的制片人、张艺谋合作了16年的老搭档、北京新画面影业公司董事长 张伟平。

  张伟平无疑是内地电影圈,乃至整个娱乐行业最高超的炒作行家。他与院线的对垒,就好比金庸笔下的“八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张教主”力战群雄,把《十三钗》一次又一次推上了媒体的头条和公众热议的浪尖上,赚足了眼球,吊足了胃口。

  昨日,张伟平来沪参加上海谈话类节目《可凡倾听》的录制,首次面对媒体回应之前的种种话题。

  与八大院线“讨价还价”

  11月22日,“八大院线”发出“请愿书”,抗议《十三钗》出品方新画面公司单方面要求最低票价涨5元以及分账比例从43%提高到45%。次日,由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出面调解,最后院线同意分账比例“灵活商议”。此次谈判,基本上实现了新画面的“目标”,张伟平可以说是首战告捷。

  昨日,首谈分账比例风波,张伟平说:“我涨分账比例,后面一帮人会得益。结果我回头看一个人都没有,还有扔石头落井下石的,还有人说 你升我降 。整个丑态百出,我觉得很寒心。”

  怎么看被“八大院线”抵制的事?

  张伟平:这是我和院线对话以后第一次在媒体面前露面。其实分账比例提高我这是第三次了,从《英雄》到《满城尽带黄金甲》,这次是第三次了。我没想到这次反弹这么大,但是我能理解他们的反弹和他们对我提出的不满。因为之前也有很多片子、国产大片试图涨分账比例,但是我听说都被抵制了。

  为什么《山楂树之恋》、《三枪拍案惊奇》(简称《三枪》)(上映前)我都没提,因为我有自知之明。我希望和院线双赢,既然我有6亿元投资,既然你们都是专家,我先给你们看货,你们一看就知道这片子值不值,是不是能让你们今年大丰收。我本来想让他们看完再沟通这件事,没想到他们之前就先开了一次会。我很能理解他们的抵制。谁碗里的肉被人夹走都会不开心的。

  我不能理解的是我的同行(的行为),其实我不是为我一个人的利益,我涨分账比例,像冯小刚(微博)也说,后面一帮人会得益。结果我回头看一个人都没有,还有扔石头落井下石的,还有人说“你升我降”。整个丑态百出,我觉得很寒心。我为制片人争点利益,我冒着被灭的风险,我当初也没指着谁帮我,但是我觉得你不能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为什么你愿意出头?

  张伟平:我觉得我要是再不出头,就没有出头的时候了。我在(北京)奥运会之后等了这么多年,我觉得这个分账比例一定是要调整的,一定是有调整空间的。我很理解院线的不满和抵制,但是我觉得大家都看得到投资方的风险,从投资拍片到宣传发行,全是投资方一家承担的。

  其实大家既然是双赢,就应该风险差不多共同承担。因为这次《金陵十三钗》卖给北美发行商,跟北美谈的票房分账比例是我们65%,他们35%,然后随着影片发得越来越好,我就降低分账比例,他们就提高。我觉得这样很良性,不是一上来就给定了,他们是“庄”,我就得是“闲”了。

  广电总局就此还出了对影院的“指导意见”,对“意见”的内容你怎么看?对整个产业会发生什么影响?

  张伟平:不好意思,我还没看到那个意见内容。我觉得这是发展大趋势,现在影院发展得很快,但是大家看了一年下来,比如今年8个月的时间,除了那几部进口大片以外,你看看影院的情况其实很不乐观,别说一半,三分之一的上座率都已经很好了。这次提高发行方分成比例,支持提高制片方的分成比例,就是希望不要把电影当快餐做,不要粗制滥造。因为如果没有钱,你只能粗制滥造,只能快餐,很多钱是你看不到就花掉了。

  像《金陵十三钗》600多人在现场(注:整个剧组现场工作人员是600多,再加上后期制作人员一共1000多),你每天好几百万开销,一下子拍了8个多月,全是你看不到的钱,这些吃喝拉撒的钱你看得到吗?但这些人每一个都是链条上的,细节决定成本,你必须花这个钱,你省了,出来的画面就是不一样。

  又比如说《失恋33天》是大家想不到的黑马,但是这种片子,如果你后面接着复制,肯定没市场了。所以这部片子(《十三钗》)我们只想做一件事,就是中国观众是不好糊弄的,等影片上片以后,他们(观众)的口袋里的钱谁也管不着。我最近做了个调查,百分之八十的观众进电影院都不是因为看电视看媒体或者说影评人(怎么讲),都是听家人朋友们(的意见)去看的,这就是口碑。我觉得他们现在更看重的是口碑,所以你要拍有诚意的电影,你必须要有实实在在的投资。

  与《龙门飞甲》明争暗斗

  今年贺岁档的最大看点无疑是《金陵十三钗》和徐克3D大片《龙门飞甲》的二虎相争。面对《龙门飞甲》从提前上映到主动求降价的一系列紧逼举措,张伟平扬言要将《龙门飞甲》出品方博纳“封杀”到底,“惩罚这种没有诚信的上市公司,《金陵十三钗》的观众就先不要去博纳(的影院)看了,因为他们演不了。”

  怎么看待和《龙门飞甲》同天上映?

  张伟平:第一我没看过,没看过这片子我就没有发言权,不管投资制作我都没有发言权。3D大家都看过了,除了《阿凡达》,哪个成了?包括我的搭档江志强,《苏乞儿》大家也看到,把他给赔的,他到《十三钗》就拿不出钱了。我说我理解你,我们合作十年了,所以这次监制还是给江志强。赔得最惨的就是《苏乞儿》,那就是3D啊,阵容多大啊,周杰伦领衔,冯小刚也在里面啊。

  听说《十三钗》的拷贝不给博纳影院?

  张伟平:我跟博纳从《三枪》到《山楂树》都是有发行合同的,但是他们两次违反发行合同,合同规定在规定时间结算票房,我就等着这点票款,但他们两次拖延,严重违反合同。《三枪》时我警告过他们,“你们需要诚信啊,上市公司要诚信的,你要按照合同规定。”《山楂树》又这样。所以这次是作为惩罚,惩罚这种没有诚信的上市公司,《金陵十三钗》的观众就先不要去博纳看了,因为他们演(放映)不了。

  你是不是有点和博纳针锋相对的意思?

  张伟平:没关系,这是合同,事不过三,两次了,《三枪》你不给我结钱,《山楂树》又这样,换你,你停不停?所以不是针锋相对。第一,我不认识于冬(博纳老板),到现在一句话没说过。网上不是有句话嘛,“我跟你实在不熟。”第二,我就是觉得按照合同办事,你作为上市公司没有诚信,我肯定制裁你。而且(这个制裁是在)“八大院线”老总、电影局老总都在场的情况下定下来的。我希望院线配合我完成合同精神。

  贺岁大片小片都展开了猛烈宣传攻势,为什么《十三钗》还是秘而不宣?

  张伟平:的确是,这次我发现因为片子多,大片小片都在宣传炒作,我很反感,我不想凑热闹,就像你做了条美食街大家都在吃,肯定会吃撑了。我觉得可以采取以静制动的做法。其实不炒作就是最大的宣传、最好的宣传,因为你靠的是影片的实力。

  与张艺谋合作16年

  今年53岁的张伟平,最初只是个普通药剂师,后来转做房地产等行业,从1996年《有话好好说》开始与张艺谋合作,之后所有张艺谋的片子都是张伟平制片的。张伟平说:“我觉得我很冤,人家都说张伟平是个商人,是我让张艺谋拍商业电影的。但这16年间拍的电影,没有一部是我给张艺谋强加的。”

  一直有人说是你让张艺谋商业化了,你怎么看?

  张伟平:其实我们合作这么多年,我觉得我很冤,人家都说张伟平是个商人,是我让张艺谋拍商业电影。但我们从《有话好好说》到现在11部电影16年,这16年间拍的电影,没有一部是我给张艺谋强加的。

  这次拍《金陵十三钗》,(男主角)贝尔惊到了。好莱坞是制片人制度。他说怎么没发现(《十三钗》)制片方的人呢?因为在好莱坞,剧本都是制片方定的,然后才找张三李四找导演,甚至拍完以后都不让导演剪,制片人换专业剪接师来剪。贝尔到现场发现没有制片方,我去了几次也没有对张艺谋指手画脚,所以他很吃惊很费解,他说在好莱坞拍戏一定是有制片方监理人的。这个其实我觉得是我和艺谋的情义,所以我从来没干涉过他。

  在商业化运作上,张艺谋是否都听你的?

  张伟平:现在中国电影发展,观众需求不一样,我给过一些指导性的意见,包括《黄金甲》用周杰伦,是我指导性的意见。

  这次《金陵十三钗》用曹可凡,张艺谋没想到,当时我们谈的不是曹可凡,副导演也谈了好久,后来因为档期问题定不下来,艺谋一根筋,他看中谁就是谁。正在因为档期胶着的时候我听到这件事,我就找艺谋,我说:“听说里面这个戏很重啊,我认为你现在选择的这个人不如我给你提供的人合适。”他说谁啊,我说曹可凡,张艺谋一听,说他哪行,他主持人呐。我说他一定行,我可以保证他一定比你现在选的人更合适。他说为什么,我说首先从外形上他就能给观众带来一点不一样的感觉,第二我觉得曹可凡那个角色需要英语日语上海话三种语言,目前为止最合适就是曹可凡。这些张艺谋一个都没想到。

  包括佟大为的角色,当时我们想的不是佟大为,前三都不是他。后来我的副导演说,“伟哥,导演说这个角色您定。”副导演告诉我,大为很知道感恩,起码不是一个白眼狼。大为现在演的老是小白脸的形象,但是老想转型,一直没有机会,所以我觉得既然这样我决定把机会给佟大为。

  所以你也会出于商业需求,给张艺谋施压?

  张伟平:你们不要说压,我们是协商。电影创作上我非常尊重艺谋的选择。基本上我提出的意见他都采纳了,他没有给我提供过什么建议,(拍电影)那就是他的活,他是种萝卜的,那就是他的活。我给他提建议,因为他是导演我是制片人,不管是从观众还是市场考虑。

  选“十三钗”,你给过意见吗?

  张伟平:选“十三钗”我就没提供任何建议,我知道这活我做不了,可能我觉得行但是放在大银幕上不合适。艺谋他摄影师出身,他不是我张伟平这种正常人的思维模式,他是非正常的,直接把你放在摄影机前面。而且女人戏我觉得艺谋比我专业,他太专业了。

  听说是你去说服张艺谋加入“床戏”部分的,又是出于什么考虑?

  张伟平:我说(床戏)是电影的需要你肯定半信半疑,你肯定说是我考虑票房作为噱头。

  其实张艺谋之前的剧本我都没看过,《金陵十三钗》的剧本我还真是看了,因为这个片子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新画面独家投资的。第一次看剧本,我还跟张艺谋说,“剧本上,生死关头接下吻就了事了,这让观众太失望了。我觉得应该给观众一个交代,应该给力。”他(张艺谋)说贝尔呢比较排斥,虽然贝尔以前也拍过类似(的戏),但是非常之少,他非常排斥,所以张艺谋很担心。我说你试试,但直到开机都没消息,我就去现场探班,又和艺谋提这事儿。艺谋同志顾虑重重,他也是第一次和奥斯卡(获奖者)合作,他心里也紧张。我跟他说,“这绝对不是作秀,你设法说服贝尔。”他就跟贝尔说了,贝尔当时不置可否,其实就等于拒绝了。

  后来我还是没有放弃,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去探班,说是探班我就是想去和艺谋说这件事,晚上把他叫来在餐厅单间里我又反复说。我说,“剧本我看了,我觉得这场戏如果他们不上个床我都觉得扫兴。”于是张艺谋同学鼓起勇气第三次跟贝尔说,没想到,贝尔那天可能心情大好,破天荒同意了。但是我觉得有点遗憾的是有点短,拍的其实不是那么短。

  你怎么会想到让演员以自叙的方式爆料“床戏”,玉墨的文章被大家说有点像小学生?

  张伟平:网上不都出了“玉墨体”吗?第一,这是我们出的那本书《我们一起走过》,这是张艺谋30多年来做导演,他第一次亲自参与、亲自认可出的书,你们知道市场上很多张艺谋的书都是假的。这是他第一次很重视的,目的就是阐述所有的内容。《金陵十三钗》是张艺谋投资最大,花费心血最多的(作品),所有主创团队五六百人,希望给大家一个机会,希望给大家留纪念。

  我觉得(玉墨)这篇文章很有感而发,虽然是很小学生的水平,但是没有那么多虚头八脑的话,我拿出来是想和大家一起分享,没有其他更多的说法,不能露面还不能露声吗?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