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富公子”冯绍峰揭入行经历:失恋没钱很潦倒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4日 09: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羊城晚报


热播栏目


冯绍峰拍打戏打到脱臼

  从《宫》到《鸿门宴》,从戏红人不红的小演员到常常占据娱乐版头条的明星,冯绍峰这一年蹿红的速度“用坐火箭”来形容也不过分。在新作《鸿门宴》上映前夕,冯绍峰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专访。他说只有躲进角色才能获得真正的自信,而自己就像个不慎闯入幻想世界的孩子,渴望变成真正的超人。

  话题1:《鸿门宴》

  躲进项羽的世界不想离开

  羊城晚报:《鸿门宴》开拍前业内有很多质疑,说你不适合演霸王,对你有没有构成压力?

  冯绍峰:质疑不是坏事,我是在质疑中长大的,没有质疑,我反而会特别不自在。刚开始演戏的时候,连灯光师、道具师都来跟我提意见。那时候,我晚上常常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心想,我可能不是吃演员这碗饭的料。但我真的爱这行,还是坚持下来了。

  羊城晚报:演项羽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冯绍峰:我的气质和项羽差别很大。项羽霸气十足,而我性格温和。开始我特地设计了一些动作,比如像《让子弹飞》里的发哥一样,把腿跷到桌上,结果导演立刻喊停,说太刻意,应该反着演,不要霸气外露,而是霸气内敛,项羽的霸气来自于内心的淡定和从容。

  羊城晚报:什么时候找到感觉的?

  冯绍峰:开始怎么也找不着感觉,突然有一天想明白了,之后整个人都生活在霸王的角色里,一言一行都和冯绍峰无关。我在剧组很少和其他人说话,天气再热也穿着戏服都不脱,同事出去聚餐也不参加。为什么?就是怕好不容易找着的感觉跑掉了。我希望自己能驾驭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如同水,能装进所有的容器。

  羊城晚报:听起来有点不自信?

  冯绍峰: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只有在角色里,我才找到了自信。就像小时候爱看的动画片,普通人的小宇宙突然爆发,就变成了超人。杀青那天,我脱下戏服,穿上便装,戴了个棒球帽,结果一个灯光师指着我问副导演,“那个年轻人是谁?怎么没见过。”

  羊城晚报:拍这部电影打戏很多,有没有受伤?

  冯绍峰:有些小伤,最严重的就是脱臼。我的心想成为霸王,可身体条件还不允许。导演和制片人找我来演,顶着很大压力,我绝对不能让他们失望。手臂脱臼了有什么关系?装回去接着拍!我一定要对得起给我机会的人。

  羊城晚报:你为项羽配音,和自己的声线反差很大,怎么做到的?

  冯绍峰:声音是我最大的担心。刚开始特别紧张,声音也不稳定。大概过了十多个小时,突然如有神助,嗓子开了,一下子变成浑厚、低沉、有力量的声音,就像霸王附体一样。导演也兴奋得一拍大腿,让我把之前不满意的部分又重新配了一遍。配霸王自刎前那声嘶吼时,我想象自己变成漫画英雄,把五脏六腑的劲儿都用上,大声地喊出来。

  话题2:“峰菲恋”

  刘亦菲太客气了不太习惯

  羊城晚报:拍戏时把自己当项羽,那有没有爱上演虞姬的刘亦菲?

  冯绍峰:项羽当然是爱虞姬的,作为冯绍峰,我也是喜欢刘亦菲的。不过,我们在片场不怎么讲话,只会远远地看着对方。拍《宫》时,我和杨幂休息也是各干各的,一旦开拍大家就全情投入。我想这也是一种秘诀,平时不交流,情绪都憋着,等着爆发的那一刻。

  羊城晚报:刘亦菲调侃自己在电影里是“打酱油的”,言下之意霸王和虞姬爱情戏的戏份并不多?

  冯绍峰:我还没有看过电影,但相信这部电影里的爱情不会让观众失望。“霸王别姬”那场戏,虞姬把刀递到霸王的手里,就像递一枚婚戒,许下一生的承诺,两个人同生共死。在我心目中,没觉得项羽是个失败者,虽然他没有得到天下,但得到了一个女人全部的爱。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这不是比天下更重要吗?

  羊城晚报:私下里跟刘亦菲有没有来电的感觉?

  冯绍峰:一开始真不太习惯,从来没有一个女生对我那么好。她会为你着想,“绍峰,这样可以吗?这样你舒服吗?”以前合作的杨幂啊、安以轩啊,都很豪爽,常常拿我开玩笑,突然一个女孩那么客气,我就不习惯了,哈哈。

  羊城晚报:看来你更喜欢强势一点的女生?

  冯绍峰:我是个天枰座的人,个性很摇摆,平时点个菜之类的简单决定,对我来说都很难。如果有个强势的女生,帮我做决定,那真是件好事。

  羊城晚报:之前“峰幂恋”炒得沸沸扬扬,这次会不会发展出一段“峰菲恋”?

  冯绍峰:我一直在等待这个人的出现,也相信会有这样一个适合我的姑娘。只是现在缘分没到,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不过,也许爱情和事业不可兼得,如今事业有那么多好机会来找我,我就好好把握。

  话题3:“富公子”

  刚入行时失恋没钱很潦倒

  羊城晚报:关于你的家境有很多传说,很多人认为像你这样的富家公子,犯不着为了工作那么拼。

  冯绍峰:我在一个普通家庭长大,闯进演艺圈也吃了很多苦。刚来北京时,初恋女友跟我吹了,我谁也不认识,钱也花光了,好潦倒。爸爸来看我,他很心疼,问我为啥要那么苦自己。

  羊城晚报:事业处于低谷时,父母有没有让你转行?

  冯绍峰:他们一直很尊重我的选择,我很感激父母,有时候觉得对不起他们,他们年纪都大了,我却因为工作太忙不能陪伴他们左右,以前还让他们那么担心。好在事业终于有了成就。

  羊城晚报:有没有想过退出这一行?

  冯绍峰:没有,我希望可以一直演下去,直到这张脸对不起观众。即使不演戏,我做的事情也会和影视有关,比如制片人、导演。

  羊城晚报:有没有想过拿奖?

  冯绍峰:拿奖只是结果,我更看重过程。我应该没有那么快能拿奖,如果一下子什么都得到了,反倒会让以后的发展更艰难。

  羊城晚报:今后是否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大银幕?

  冯绍峰:我当然喜欢拍电影。在《鸿门宴》后,我接连拍摄了《画皮2》、《二次曝光》,还有一部目前不便透露片名的作品,先后饰演了四个完全不同的人物,我想我的电影路会越走越宽。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