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陈紫函:曾有机会可以变成一线 未要求华谊给戏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4日 09: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快报


热播栏目

陈紫函。(资料图)

  金羊网-新快报11月24日报道当年她与同班同学蒋勤勤、金巧巧并称“北电三朵花”,电视剧中因“小青”“郭襄”等角色为人熟悉,近几年很多谍战戏和红色剧都有她的身影,华谊的同门见面都会称她为“劳模”。

  这就是能哭能打能侃的女演员陈紫函。接受新快报记者专访时,她坦言自己曾经有很多机会可以变成“一线”,但是性格使然而错过。如今的她已经成功过度,改掉了以前比较冲的性格,也坦然接受目前演艺圈生存状态,面对圈内黄晓明、冯绍峰等一票好友也很“直”地称“别给我装!”

  因“杨八妹”与张柏芝成为好友

  “与诸多女星同台,只能镜头出彩”

  正在上映的电影《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以下简称《杨门女将》)中,陈紫函饰演了“发明家”杨八妹,不停制造烟幕弹与炸点。她也透露与张柏芝、刘晓庆等众女星同台,只能镜头出彩。

  新快报:导演“钦点”你与众女星飙戏,是不是与导演有很多接触?

  陈紫函:我跟导演聊戏聊人物聊实力,除此之外没有接触其他人,我是以专业度和实力来获得这个角色的。可能因为我的样子像小孩子,其他角色都已经结婚或者生子,八妹却很年轻又未婚。其实导演给很多角色让我挑,其他角色戏份可能更多,但八妹的才华是独特的,我们不可能要太多的镜头,而是在镜头里有精彩的东西。

  新快报:听说你与张柏芝因为交流很多而成为好友?

  陈紫函:她同时拍好几个电影,我跟她的对手戏蛮多的,她身上有一股拼劲。当时她的脸被打到肿起来,硬是用勺子把肿块按下去,疼得眼泪不停地流。一次演员集体开会时我们很近距离地看彼此,我按捺不住地对她说“你是一个很完美的女人”。她说:“真的吗?我好喜欢听,再讲再讲。”我就说你长得漂亮,身材好,戏又好。

  高产量选角有瓶颈

  “红的概念不是家喻户晓,是内心满足”

  陈紫函接受采访时正在拍摄赵本山的《东北往事》,一人分饰两角,土匪一脸杀气,军官一脸的正气。对于自己的演艺之路,她明白一个东西要成熟,必须经过年纪的考验。

  新快报:电视剧拍摄十多年了,选角上会不会有瓶颈?

  陈紫函:我不会去找有利可图的角色,现在拍电视剧只希望那几个月的时间是愉快的。电视剧拍了很多年,是有一点瓶颈的状态。电影市场的演员稳稳占据着位置,我们只能在电视剧方面耕耘。我拍得有些疲倦了,希望在电影上有更多想法,保证每年都有一些电影作品,通过电影来进步。

  新快报:你一直提到想拍电影,是不是为了能更走红?

  陈紫函:拍电影和电视剧都可以红,电影对于演员来说是目标,可以把想象空间表达出来,电影学院毕业的人都很希望能拍电影,这也是很多艺人的走向。想红的话,我可以去接很多优秀制作人的电视剧,我想给自己更多积淀,能让自己从商业慢慢走向艺术。红的概念不是家喻户晓,而是我的内心舒服踏实,我感觉在进步,内心满足了,就是红了。

  早年被蒋勤勤点醒

  “之前有太多机会可以变成一线”

  新快报:早年你一直在港台发展,后来回内地改名字是找人算过?

  陈紫函:我刚出道的那个年代,内地并没有好的经纪公司。港台戏充斥着前端市场,蒋勤勤也签给了琼瑶公司,我跟前辈一样先走了港台市场,5年后我发现在那个行业里永远做不了一线。回到内地后,我发现自己不认识任何导演与制作人,决定以新人的身份重新打拼。以前的名字让我控制不住自己,改名后个性也改变了。叫莎莎时就特别开朗,叫紫函后会控制火爆脾气,文静一点。新快报:你与蒋勤勤当年是重庆两朵花,会不会一心想要超越她?

  陈紫函:我们关系一直很好,当初很多东西都是她教我的。大学时我失落地说“谁会知道电影学院的宿舍里有一个我,然后找我拍戏呢”,她说“放心,会有人来找你的”。我说“有一部,不一定就有更多”,她说“相信我,有5部就会有更多”。

  我不会去八面玲珑,我常常跟别人聊起,之前有太多机会可以变成一线,但是没有去把握,也不需要,从未为了红去做一些过分的事儿。

  北漂生活星友多

  “在我们这个小圈里,‘一姐’是让着来的”

  一个人在北京生活,陈紫函坦言事事都要亲力亲为。陈紫函说自己对于名牌包包、奢侈品并不向往,而是凭着“当男人又当女人”才度过很多挫折。说起圈内朋友,她透露冯绍峰给她夹菜,还有黄晓明的电话探病。

  新快报:听说你圈内朋友很多,跟谁都很热络。

  陈紫函:安以轩、杜淳、阿朵、刘涛、霍思燕、任贤齐、苏有朋……像黄晓明那些出道时就结识的一票朋友相处最长久,我生病时谁打来电话都懒得接,就接他打过来的电话。还有冯绍峰,他拍电视剧多年现在这么红,我们到了横店还是第一个打电话,吃饭都会给我夹菜。他们跟我在一起都很自然,因为如果一装,我就会直说“你别给我装”。

  新快报:你说与安以轩关系不错,但实际上会不会暗中有一姐之争?

  陈紫函: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争一姐是另一个时空的事儿。我曾经问过以轩,她说自己从五线到一线都是现在的样子,所以我只会跟那些与自己性格相似的人做好朋友。在我们这个小圈里,“你是一姐”“你才是一姐”都是让着来的。

  新快报:在华谊四年了,听说你与高层关系很不一般。

  陈紫函:成功的取决点不是华谊,关键在于自己。当初我在特别好的阶段进入华谊,那不是意味有更多的工作机会,而是给我一个很安全的保障。我跟王中军、王中磊私下都是很好的朋友,但我从来没有要求给我一个什么戏,而是跟中磊哥说:“我到你们公司不是需要你一定要给我什么,而是有一天我出了什么事儿,你一定要保护我,就这一个要求。”

  ●记者手记

  很多明星都过着让一般人很羡慕的生活:挣得不少,有漂亮衣服,等着嫁入豪门。陈紫函对自己的生活看得很透彻:艺人挣这点钱,富也富不到哪去,穷也穷不到哪去。她说自己现在尽量推掉那些一两天就能挣不少钱的活儿,因为不想剧组以为自己太想挣钱。

  她跟所有女明星一样,即使工作忙得不像女人,也有一颗“很想结婚,很想生孩子”的心。女明星对于感情的不安全感也正来自于在剧组的游走。改变自己的命运,要不然自己当一姐,要不然当老公的“一姐”。她对于嫁入豪门很有思考,因为明白自身是“强势女人”,嫁入豪门会因为“太自我”而得不到优待。

  与很多线上打“持久战”的女明星一样,陈紫函在没有靠山也没有人帮忙,甚至没有男朋友做后盾的情况下做出了今天的小成就。这也如同各行各业中的小女生一样,即使把自己“又当男人又当女人”好多年,也要学会享受如今“不是高层”的状态。

  ●陈紫函简介

  原名陈莎莎,出道早期接拍港台剧集,后回内地发展。2006年因出演《白蛇传》的小青而走红,后加盟《神雕侠侣》(内地版 古天乐版 刘德华版)、《笑傲江湖》、《大汉天子》、《倚天屠龙记》(张纪中版 苏有朋版 马景涛版 梁朝伟版 吴启华版 郑少秋版)等经典剧作,今年电视方面《搜神记》和《活佛济公3》都有望再创高收视。因高产量也被称为“华谊电视剧一姐”和“劳模”,近两年开始更多接拍电影。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