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苏越:我是文化人的反面教材 还想做文化商人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4日 08: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热播栏目

苏越因诈骗案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苏越前妻安雯

苏越接受采访

  前天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苏越诈骗5700多万元一案进行了公开宣判,苏越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后,这位曾经创作了《血染的风采》、《黄土高坡》等脍炙人口作品的55岁著名作曲家在庭上接受了媒体采访,他表示“愿赌服输”,但认为判罚“比较重”。他自称是“文化人的反面教材”,对自己的结局感到“遗憾终生”。

  【从作曲家沦为诈骗犯】

  苏越出生于北京,是一名资深作曲家、音乐制作人。上世纪80年代,苏越创作的歌曲《血染的风采》、《黄土高坡》、《热血颂》等歌曲流传很广。苏越还曾为电视剧《永不放弃》、《结婚十年》、《大汉天子》等作曲。

  苏越1987年赴日本留学,对音乐市场方面进行较为系统的学习,在上世纪90年代回国并下海经商。苏越是在中国推行歌手签约制的第一人,捧红过多名歌手,包括高枫、黄格选、谢东等。他的公司还曾签下酒井法子的在华工作合约。

  苏越在2004年创建了太湖传媒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投资拍摄的作品包括《武林外传》(电视剧版 电影版)、《大人物》(电影版 电视版)、《长河奔流》、《为你燃烧》等,耗费资金5000多万元,但多半都亏损。为了还债,苏越以投资迎奥运巡演、筹借迎奥运巡演资金为由,先后与3名受害人签订多份合同,诈骗金额高达5746万余元。

  谈判决

  “我愿赌服输,但罚得有点重”

  面对众多媒体,苏越的表情有点儿僵硬,但嘴角仍挤出一丝浅笑,还故作轻松地调侃了一句:“这辈子接受过无数次采访,这么接受采访还是第一次。”

  对于一审判决,苏越说:“在公司遇到风险时,我采取了错误手法去弥补亏空,但我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是为给企业渡过难关。法律惩处有严肃性,我愿赌服输,我这种数额(指诈骗金额)也轻不到哪儿去,但确实罚得有点重。”苏越称自己应该会上诉,“不过目前还没做好上诉的准备”。

  现在身陷囹圄,苏越难掩悔恨之意:“对跟了我多年的员工们、跟我搞事业的朋友、给我支持的领导,(我)给了他们毁灭性的打击,甚至把自己的家庭也彻底毁掉了。对此,我遗憾终生。”

  对于会不会在狱中写书作曲,苏越表示“不敢想”:“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意味着我写的所有东西都不能被发表。可能也就写了给狱友听听唱唱。”

  谈失败

  “我偏偏选择了一条要面子的路”

  在被羁押的一年多里,苏越一直在自我剖析,他称自己的失败和性格中的自负不无关系:“其实,面对国有企业的正常亏损,有各种各样的解决途径,每一条路都是光明正大的。而我偏偏选择了一条要面子的路,让大家都不知道,采取了错误的手法去弥补亏空,走入歧途。”

  苏越说,公司有法律顾问,公司的其他股东也很出色,但自己对他们都“屏蔽”了。苏越说,事发时,经侦大队曾给他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让他去筹钱,自己也一直非常努力地想办法解决,“我有外国居住权,从来没想过走掉”。

  苏越表示,其公司后来通过重组的方式,把原来的国有股份花1000万元买回来,一些香港和内地的企业也愿意入股,他准备了五六千万元来还债,然而还是错过了机会。

  谈理想

  “如果重来一次,我还会做文化商人”

  苏越对自己的过去作了一个总结:“我有三个理想:一是作曲,写首歌让全世界华人都会唱,这个理想实现了,我有了《血染的风采》和《黄土高坡》;二是希望在最红时急流勇退去日本学习,带回来一整套演艺产业制度,我想也实现了,我们培养了不下十几个后来比较有名的演员;三是我希望在中国做一家像样的文化企业。”

  在实现第二个理想后,苏越投身商海以实现其第三个梦想。2004年,苏越名下的几家公司发展到顶峰,成功投资了《武林外传》等多部电视剧。2005年,公司准备扩充规模并上市,但是他投资央视的一部电视剧没有通过审查,积压了一个亿的资金。公司负债经营,苏越并没有告诉其他股东,而是自己偷偷想办法解决,甚至不惜走上犯罪道路。

  “如果能够重来,你还会选择做文化商人吗?”对于记者的问题,苏越思索了片刻后说:“假如能够重来一次,我肯定还会从事这样的职业。”不过,他表示自己是文化人的反面教材,希望自己的事能给其他人一个警醒。

  谈前妻

  “不想连累她,希望她好好生活”

  采访中,苏越提到了自己的“爱人”其前妻安雯,1986版电视剧《红楼梦》(旧版 新版)中晴雯的扮演者。

  认识安雯一年后,他就创作出了脍炙人口的《血染的风采》和《黄土高坡》,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理想。而第二个去日本深造的理想,也是在安雯的陪伴下实现的。然而,当苏越的经营陷入了困境后,苏越背着妻子将家中的房产全都变卖,两人的感情也发生裂痕,安雯最后黯然离开中国。

  前天,安雯的姐姐到法院旁听了宣判,她的出现让苏越感到诧异。苏越感慨地说:“在没进看守所之前,我还希望我们双方之间能发生化学反应,但现在不可能了,也不想连累她,希望她好好生活。”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