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苏越诈骗案被判无期 称“愿赌服输”但量刑过重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1日 08: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晨报


热播栏目

宣判后苏越接受媒体的采访。

提及前妻安雯时,苏越一度哽咽。

  “做错了事儿肯定要挨罚,我愿赌服输,但罚得有点儿重。”宣判后,55岁的著名音乐人苏越对记者说。昨天上午,北京市二中院对苏越诈骗5700多万元一案进行了公开宣判,苏越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继续追缴2843余万元发还被害单位和个人。

  庭审现场

  听到“无期”身体微微晃动

  昨天上午10时,苏越被法警带入法庭。相比5个月前开庭时,他又多了几许沧桑。当法警将其手铐打开后,苏越用手将囚服捋正。

  法庭上,公诉人首先宣读了苏越的到案经过和犯罪事实方面的证据。苏越表示,对检方关于自己个人财产状况的描述有异议,称自己曾出资千万收购了无锡太湖传媒等公司的股权,此外还有200余部影视剧的版权,这些股权和版权变现后有将近4000至5000万元,他愿意偿还债务。随后,审判长宣读了对苏越个人财产的查封情况。令人感慨的是,苏越的十多个银行账户中,余额从35.92元到4000余元不等,不少甚至为零。

  在最后陈述阶段,苏越略为苦涩地说,“人生后半生为了做我认为轰轰烈烈的大事,遇到风险时,采取了非常愚蠢的方法,把自己带入歧途,带给给予我很大帮助的朋友和领导以及家人很大的伤害。”

  经法院查明,2007年12月至2008年10月间,苏越以奥运巡演为由,虚构伪造多个单位的文件、私刻印章、模仿他人签名,先后与信怡投资公司、包头市兴华信用投资公司等签订演出合同书和投资合作协议,总借款达5700多万元,至案发时,造成3家公司2800余万元损失无法追回。

  最终,苏越被判处无期徒刑,听到“无期”二字,苏越的表情还比较镇定,但身体微微有些晃动。

  狱中反思

  入歧途全因太要面子

  人生从顶峰跌入谷底,苏越感慨不仅让自己深陷囹圄,更毁掉了他曾经美满的家庭,对跟随他奋斗多年的员工和许多支持他的朋友、领导也是打击,这让他遗憾终生。

  在被羁押的一年多里,苏越一直在自我总结,剖析自己的失败和性格中的自负不无关系。

  “其实,面对国有企业的正常亏损,有各种各样的解决途径。每一条路都是光明正大的,而我偏偏选择了一条要面子的路,让大家都不知道,哪怕花高一点的利息,采取了错误的手法去弥补亏空,走入了歧途。”

  苏越说,公司有法律顾问,而且公司的股东也很出色,但自己对他们都“屏蔽”了。“想来想去,任何事情,用句老北京话说,就是‘你有多大金刚钻就揽多大瓷器活’吧。”

  希望自己成为反面教材

  对于今天的失败,苏越内心深处其实并不甘心,他一直认为,自己本来可以偿还一切债务的,只是错过了重要的机会。

  苏越说,事发时,经侦大队曾给他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让他去四处筹钱,当时也压根儿没提到要负刑事责任。自己也一直非常努力地想办法解决。“我有外国居住权,从来没想过走掉。遗憾的是,我走到最后一步了。”

  苏越的公司后来通过重组的方式,把原来的国有股份花1000万元买回来,这意味着他买回了三四千万元的版权,包括已经拍摄、没有卖掉的电视剧和很多片子的版权,成为了他个人的。一些香港和内地的企业也愿意入股,他准备了五六千万元来还债,然而终于到了能还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机会。“老天爷没有给我这个机会,说起来有点难过。”

  苏越希望自己能被当做一个教材,让大家意识到,即便国家现在支持文化创意产业,一旦到了经营的场合,一定有各种各样的风险存在。

  庭后追访

  关于判决 “愿赌服输,但确实比较重”

  “这辈子接受过无数次采访,这么接受采访还是第一次。谢谢你们啊。”面对众多媒体,戴着手铐的苏越表情有点儿僵硬,但嘴角仍挤出一丝浅笑,还故作轻松地调侃了一句。

  “做错了事儿肯定要挨罚,我愿赌服输,但罚得有点儿重。”苏越表示,“我应该会上诉,成不成功是另外一回事儿,但上诉是我的态度和权利。目前,我还没做好上诉的准备。”

  关于理想 “跌在第三个理想上”

  苏越成名于音乐创作,但他并不甘于只做个音乐人,他还有更高的人生理想。在认识前妻时,他曾告诉过对方,自己有三个人生理想。一是作曲,写一首歌,让全世界的华人都会唱。1985年,苏越写下了《血染的风采》和《黄土高坡》,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梦想。

  此后,苏越在最红的时候激流勇退,东渡扶桑深造。他希望自己能把一套完整的培养演员的制度带回国内。他表示:“我的第二个理想也实现了,我们培养了不下十几个后来比较有名的演员。”

  在实现第二个理想后,苏越踌躇满志地投身商海,开始进入文化产业投资行业。苏越表示,推动中国的文化创意产业,是他的第三个梦想。2004年,苏越名下的几家公司发展到顶峰,成功投资了《武林外传》等多部电视剧。2005年,公司准备扩充规模欲上市,他投资央视的一部电视剧最终没有通过审查,被占压了一个亿的资金。公司负债经营,苏越并没有告诉其他股东,而是偷偷想办法解决。为了面子,他甚至不惜走上犯罪道路。

  苏越跌倒在实现人生第三个理想的过程中。“如果能够重来,你还会选择做文化商人吗?”面对记者抛出的问题,苏越思索了片刻,表情也有些动容。“说起来有点难过,重来的机会是没有的……不过,假如能够重来一次,我肯定还是会从事这样的职业。一样!”

  关于家人 “不想再连累前妻了”

  采访中,当提及爱人时,一贯平静的苏越突然哽咽,眼圈也微微发红。苏越口中的爱人是他的前妻安雯,86版电视剧《红楼梦》中晴雯的扮演者。

  认识安雯一年后,他就创作出了脍炙人口的《血染的风采》和《黄土高坡》,为全世界华人所传唱,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理想。而第二个去日本深造的理想,也是在安雯的陪伴下实现的。然而,当苏越的经营陷入了困境,两人的爱情神话也随之破灭。苏越背着妻子将家中的房产全都变卖,安雯黯然离开中国。

  昨天,安雯的姐姐到法院旁听了宣判。她的出现让苏越感到诧异,也似乎感觉到昔日爱人的那份牵挂。“在没进看守所之前,我还希望我们双方之间能发生化学反应,但现在不可能了,也不想连累她。希望她好好生活。”苏越感慨地说。

  关于上诉 “恐怕要在监狱度过余生了”

  尽管表示不会放弃上诉的机会,但苏越也坦言,像他这样的诈骗数额恐怕也轻不到哪里去,他没有期望会有奇迹出现。虽然无期徒刑服到了一定期限,还是有回归社会的可能,但自己的年龄所限,恐怕将在监狱里度过余生了。

  “我可能会写书或者写歌,但我是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发表,只能给屋里的犯人看看或听听。”谈及自己的未来,苏越有些悲观。

  据了解,因苏越是北京籍,他今后将会在北京的监狱里服刑。对于被判无期徒刑的罪犯,在服刑两年后,如果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的,符合减刑条件者,可减为有期徒刑十八至十九年,而其政治权利也会被重新裁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