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综艺台 > 综艺报(资讯) >

龚琳娜探索“新声音” 返璞归真练“大白嗓”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7日 08: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都市报


热播栏目

龚琳娜和丈夫老锣在一起。

  南方都市报10月26日报道 在一片幽静的山林深处,一群身穿纯白长衫的人盘膝而坐,呼吸着树木的气息,时而鸣出一两声或低沉或洪亮的清嗓,这些人声飘浮在大自然的风声鸟语中,极其优美……如此有禅意的画面,是龚琳娜和她的团队练声修行的场景。

  两年前,神曲《忐忑》瞬间爆红时,龚琳娜这名字也被搬上了神坛,但成名后突如其来的名利诱惑和浮躁假象,却丝毫没动摇她最初做音乐的动机,当一切恢复平静后,龚琳娜又回到山林深居中,继续专注于她的“中国新声音”探索。本月中,龚琳娜首张正式发行的专辑《自由鸟》面市,这是她和丈夫老锣花了九年打磨出来的一张精品,包含了他们不同时期对“中国新声音”探索的成果。在这张唱片里,我们能听出现在的龚琳娜,早已脱离了《忐忑》时期的张扬外露,走入另一个更为深层的音乐境界。

  日前,在北京完成新专辑发布的龚琳娜接受南都记者的电话专访,除了介绍唱片,她也讲述了近年来自己在新声音领域探索的成果,返璞归真的大白嗓演唱,是她正在钻研的另一种人声演绎方式。她说,大白嗓属于粗放的歌唱,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但恰恰是这种声音,才是中国人唱歌的“根”。

  她的成果

  “听着像民歌,但严格来说没一首是民歌!”

  说这张唱片是龚琳娜第一张专辑,很多人会不解,其实在《忐忑》蹿红之前,龚琳娜确实没有发过一张完整的唱片,“以前举办音乐会时,曾做过少量唱片,都是送给朋友的,没有正式发行。”

  《忐忑》红了后,市面上突然出现了很多版本的龚琳娜唱片,龚琳娜说那些都是盗版,这张《自由鸟》才是她正式发行的首张唱片。也因此,这张唱片里收录的作品年度跨度很大,“这可以视为我和丈夫老锣这九年来对中国新音乐探索的一份成果汇报。”

  钻研成果1

  什么是中国韵味?

  “学老旦唱法,把它运用到非戏曲作品中”

  如果没有和老锣的相遇,龚琳娜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用九年时间一直坚持探索中国民乐新发展。“我们希望我们的音乐能够打动中国观众的心,同时让西方观众感受到中国的声音。”为此她学习了大量传统声乐技巧、坚持采用真声演唱、从传统音乐中找到中国歌谣的韵味。“我的演唱方法是传统的,但也有创新。比如我学老旦唱法不是用来唱戏曲,而是运用到其他不是戏曲的作品中。”通过这样的探索,龚琳娜的演唱既让中国观众觉得传统亲切,演唱方式也千变万化。

  与此同时,老锣从西方人的角度把他的作曲技巧用来创作中国音乐,从而拨开中西音乐上的隔阂。“你看《忐忑》用的全是五声音阶,节奏感特别强,这种节奏感是属于西方的。新专辑里《静夜思》老锣作曲时采用了大量和声来衬托我的独唱,显得独唱特别美但又不单薄,很多人听了之后觉得很丰满,自然就会进入音乐的角色中去。”新专辑里,老锣西式中化的作曲配以龚琳娜传统中有创新的唱法,可谓是珠联璧合。

  九年的探索让龚琳娜追求的传统声乐愈发成熟,然而和声乐相配的器乐却日渐衰微。为了推动中国器乐发展,龚琳娜一直坚持使用民乐小乐队,和年轻的音乐家一起努力。

  钻研成果2

  什么是世界音乐?

  “不是所有民族的东西,都一定是世界的”

  “不是所有民族的东西,都一定是世界的。”龚琳娜说,近年她和不少外国音乐人合作过,开始特别难交流,“要不就是我吞了你,要不就是你跟着我的风格走。”专辑中,《相思染》是龚琳娜和葡萄牙歌手合作的作品。龚琳娜说,如果没有老锣的作曲把葡萄牙音乐和她的音乐融合,她和那位葡萄牙歌手唱不到一起,“这让我明白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习惯,不是所有其他民族都能理解,只有把民族的东西开放、融合、升华后,才有可能和世界相连。”

  “我的专辑听着像民歌,但严格来说没有一首是民歌。民歌曲调简单直白,质朴而富有生命力,但也会显得技巧性不高,需要老锣的作曲让它立体起来。”因此在专辑中能听到大提琴伴奏,也能听到传统民乐伴奏。聊到这里,龚琳娜开口唱起来。将西洋乐器、作曲运用到自己的音乐中,正是龚琳娜一直追求的国际化中国新音乐。之前已有人将中国音乐混合做成世界音乐,但龚琳娜认为只是巧妙地借用来自中国的“装饰品”。“国际化中国新音乐的根一定要是中国的,而不仅仅是在音乐中带有中国元素、基调依然是西方摇滚、爵士———心跳要是中国的。”

  钻研成果3

  什么是古法唱腔?

  “这些年的研究,让我发现了我们语言的美”

  仔细听《自由鸟》中的歌,无论是充满古典韵味的《静夜思》、《相思染》,还是洋溢着自然气息的《在森林里》、《阳光少女》,龚琳娜都将其深远优美的韵味表现得恰到好处。对歌曲韵味的把握,得益于她在三年前用了整整一年时间研究古代歌曲唱法。那一年中,龚琳娜和古琴、箫等传统乐器配合,以非正式发行的方式做了一张叫《弦歌清韵》的专辑。

  “我跟古琴一起唱时琴的声音非常小,我的歌声也要和琴声融合唱得非常小,就需要把诗的韵味和意境唱出来。这些年的研究,让我发现了我们语言的美,再唱新作品时,就懂得怎么去糅韵了。”从古代歌曲中龚琳娜学会了揣摩歌曲的韵味,而在森林里生活的经历,让她在心灵上变得更加通透。唱《你在哪里》时,她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明白周围的人在忙碌什么,在德国森林里的生活让她重新找回了自己,追求身心的平和快乐。“我特别希望别人听到我的音乐后能感到又充满活力了,我能给他们力量和快乐去好好工作和爱别人。”

  她的修行

  人声修行

  组建“大白嗓”合唱团,找回中国人唱歌的“根”

  在以往的采访中,龚琳娜已不止一次强调,《忐忑》这首歌虽然是这两年才被外人熟悉,但这种外露张扬的人声演绎方式,已是她数年前钻研的方向,如今的她,早已走得很远很远。对于唱歌这件事,她现在已有另一个层面的理解。

  为了探索自己心中属于自然的、心灵的、中国的声音,龚琳娜今年还参加了央视组织的“梦想合唱团”计划,和林宥嘉(微博)、庾澄庆(微博)等人一起回到各自的家乡,从各行业中找出20人组成合唱团,经过专业训练后进行PK。

  龚琳娜给自己的合唱团命名为“大白嗓”,因为在她看来,传统的歌唱技巧才是中国人唱歌的“根”。而大白嗓这种人声歌唱,则是她近期最为深入的探索方向。“现在唱歌的人都在模仿西方,而大白嗓就要求大家唱歌必须是自然的、能表达内心情感的,以及中国化的”。

  虽然从学院派的角度来说,大白嗓属于粗放的歌唱方式,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但却是龚琳娜多年来在国外演出后对音乐的重新认识。“我们现在都唱美声,然而美声并不是属于中国音乐的概念,我们的真声在这种模仿学习中被扔掉了”,因此,尊重原生态本身的声音是龚琳娜回归音乐本身的第一步。

  在这期间,龚琳娜去家乡贵州学习苗族飞歌,去福建漳州地区学当地歌仔戏,去陕北黄土高原学陕北情歌,从中国戏曲艺术中学习生、旦、净、末、丑各个角色的唱法,找到了自己最真实的声音,而这正是她音乐修养提升的基础。

  心灵修行

  在深山幽谷里练气静心,让自己的声音和大自然获得平衡

  早年,龚琳娜随丈夫老锣在德国时,一直过着远离城市的生活,他们把家安在偏远的深山中,就是为了要在大自然中静心钻研。后来她回国定居,也选择在北京的近郊居住,生活在大自然之中,是龚琳娜吸取音乐养分的基础。“我和我的团队也会经常去一些更为偏僻、更原生态的地方,在那里练气静心。有时可能是山上,也可能是森林里,大家一起聆听自然的声音,在山上唱出自己的声音,然后思考怎么样让自己的声音和大自然获得一个平衡。”龚琳娜认为,这是一种向外的修行,释放自己,真正地做到全身心去唱歌“就是回归天性的歌唱,这是一种对心灵的沉淀。”

  下个目标

  尝试歌剧《孔雀东南飞》,一人唱完所有角色

  和龚琳娜聊天,即使只是通过电话,也能感受到她的自由自在。在她看来,一个人只有保持一颗自由的心,才能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快乐。“接下来我想尝试演歌剧《孔雀东南飞》,一个人唱完所有角色”,虽然《孔雀东南飞》以悲剧收场,但龚琳娜却想从中表现爱的升华。“我用传统的方式去演唱,再从戏曲里面学习表演方式,整个舞台上就你一个人全力以赴唱独角戏,这样多过瘾啊!”聊天最后,龚琳娜的声音变得激昂,沉浸在对歌曲蓝图的铸造中。

  龚琳娜的新音乐秘笈

  唱法:龚琳娜学习了大量传统声乐技巧、坚持采用真声演唱、从传统音乐中找到中国歌谣的韵味。唱法是传统的,但也有创新,比如说学老旦唱法不是用来唱戏曲,而是把它运用到其他不是戏曲的作品中。

  节奏感:《忐忑》用的全是五声音阶,节奏感特别强,这种节奏感是属于西方的。《静夜思》老锣作曲时采用了大量和声来衬托独唱,则显得独唱特别美但又不单薄。

  器乐:为了推动中国器乐发展,龚琳娜坚持使用民乐小乐队。

  根与心跳:龚琳娜认为,“国际化中国新音乐的根一定要是中国的,而不仅仅是在音乐中带有中国元素,基调依然是西方的摇滚、爵士。它的心跳要是中国的。”

  名词解释

  大白嗓

  大白嗓,主要指唱歌时完全在用真声扯着嗓子去唱。在龚琳娜看来,传统的歌唱技巧才是中国人唱歌的“根”。“现在唱歌的人都在模仿西方,而大白嗓就要求大家唱歌必须是自然的、能表达内心情感的,以及中国化的。”虽然从学院派的角度来说,大白嗓属于粗放的歌唱方式,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但却是龚琳娜多年来在国外演出后对音乐的重新认识。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陈筱菲)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