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在媒体看来,“印象”系列意味着“人海战术”、天价投资、浪费政府公款和纳税人的钱;但在“印象”导演王潮歌看来,他们得到的政府投资“少得可怜”,甚至他们自己也会参与投资。

    在媒体看来,“印象”系列意味着“人海战术”、天价投资、浪费政府公款和纳税人的钱;但在“印象”导演王潮歌看来,他们得到的政府投资“少得可怜”,甚至他们自己也会参与投资。

  《印象·刘三姐》没要国家一分钱

    “印象”山水实景演出完全是从我和艺谋、樊跃三个人手上诞生出来的崭新的艺术表演模式,是中国人独创的艺术样式。它是个很伟大的创造,虽然它现在不是那么完美。

    但我们自己有好玩意了,却不知道它是好的。现在还忙着把百老汇很多音乐剧往中国引进,但美国音乐剧都不是高峰了。山水实景演出,他们根本视而不见、不屑一顾,那些文艺批评家把张艺谋说成一个老农民,把陈凯歌说成是一个孤芳自赏的人。一个作品,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你能不能公平地评价:“我觉得你这个地方不好,但我觉得你这个地方特好。”这样的氛围里,艺术家也许就成长起来了。

    很多媒体整天说我们天价投资、浪费政府公款和纳税人的钱,说我们作品“人海战术”;其实我们的政府投资少得可怜,基本上是社会企业运作投资,我们自己也参与投资。我们的作品基本上是靠口碑吸引观众,让人主动掏钱买票那么容易啊?

    《印象·刘三姐》没要国家一分钱,靠自己的力量,把文化和产业结合在一起。在经济脉络上,“印象”是特别健康特别优秀的,不靠奖,也不靠广告,靠它自己的力量,一年观众就上百万的人。

    我去阳朔做《印象·刘三姐》,两场戏,观众6500人。北京的保利坐满多少人?一千多人。阳朔是一个县城,没有公共汽车,没有电影院,就半条街,全国的游客大老远从四面八方地聚集在城市里,为了看一场演出然后就走。

    从咱们爷爷辈、父辈就开始说了,人民艺术,艺术为人民。现在的演艺圈,你如果不是一个戏剧、表演专业院校毕业的这个人,你可能就不能当演员,或者参与表演。艺术家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一般人都不懂。一个“印象·丽江”,养活了800人,十几个少数民族聚集在一起,他们没有一技之长,进不了工厂,他们不仅有了工作和工资,还给了他们尊严。

  实景演出最大的剧本就是山水

    我们没有剧本,实景演出最大的剧本就是山水,这是第一剧本,就是自然和谐。

    我们最初在桂林先做了一个演出,叫《欢乐漓江》。它是博鳌亚洲旅游论坛的一个闭幕式晚会,当地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在桂林的象鼻山那里做了好多次晚会了,我们俩不想重复别人的路数,也不大想接这个活,就顺着象鼻山溜达,到一个小花园里面,就跟邀请方说:“要让我们导戏啊,我们的舞台就是这个,象鼻山就是一个背景。”结果桂林市政府的人说行,不到一个星期,那公园就给拆了,树连根都给拿走了,说将来再给移回来。市政府说,“你们也得好好干,有三四个总统看呢。”我们俩一听人家都答应了,我们只有接手好好干活了。

    排《印象·丽江》时走了一个弯路,就是让人去祭祀天,祭祀动物,祭祀水,祭祀五谷,祭祀雨露,人对这些东西都是要心怀感恩的。因为有了它们,我们才能活下去,才能繁衍,我们想表现这么一个主题。后来排的时候,很多汉族观众不太接受。因为汉族人很简单,他在庙里插根香,在菩萨面前磕个头:祖师爷你可得保佑我呀。这个主题放在一个天主教社会或者是基督教社会,倒会很容易沟通。

    我们后来停戏回北京二十多天后,才找到灵感。丽江那个地方土生土长的人,他能把心扒给你。看到那些黑黝黝的少数民族,他们说“朋友你走了你还会再来吗,你来我还在那儿等你”,很多人感动到哭。我们把大自然当中最珍贵的一种情感,做了一个扩大版。

    《印象·西湖》的一个关键就是地点。这个剧好也就好在这,坏也就坏在这了。最大的成功是它在真的西湖上,在真的苏堤旁边;不好也在这,这个地方是要严格环保的。一草一木不让你动,不许搭灯架,不许搭音响,不许搭观众席,你什么都不让我干,你给我这个地干什么呀。演出不打灯,我让人抱着?船上都不能排污的,老弄个瓶测水,泥沙沉大了都算违规。

    因为环保,前段时间有报道说我们在国家风景名胜区里做了演出。其实白天这个地方照样有游客,晚上五六点钟的时候才围起来,天黑的时候用。我们没有在里面搭任何一个东西,每一只灯光都有自己的船,音响都坐着自己的船。演出之前,船都拉开了,调好了角度等着打光,观众席收起来就是薄薄的一片,演出完了,10点的时候,演出设备全部收走,游客照样进来。

  《印象·海南岛》是不是失败的作品?

    《印象·西湖》在人文的情怀上又走了一大步。我们想的是叫爱情的湖,爱情悲情湖,因为白娘子和许仙谈恋爱不在西湖,都是在这里生死离别。我们后来采用了这样一个意识:有人在这相爱,有人在这离别。但更重要的不是在形容这个故事,而是讲大自然的规律。人是否曾经经历过很多事,只是记不起来。在突然一瞬间,你就会猛的想起来。在西湖里面,这个状态特别明显。

    这个湖的特征就是有一个真实悠长的历史,而它又被文学给渲染的无比玄妙。“愿逐月华流照君”也是我们《印象·西湖》的一个根结所在,是这个湖最重要的特征,这也是它的人文特质,我们就想能不能把这个亦真亦幻做出来,把前身来世做出来,尝试做这种时空的交错。

    《印象·海南岛》是一个独特的作品。我们把海边废弃的一个水池做了一个装饰,人们在沙滩中进行表演,顿时间就出现水了,出现大意象了。在形态上,它和前面几个印象不同,它完全是现代的一种语言方式,一种浪漫的,超现实的,和我们以前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了,艺谋看了以后也非常震撼。这是我们期盼的,这是我们做实景演出在语言方式上的一种新的前进。

    在武夷山做《印象·大红袍》,我们找到了更新的一种表现方式。将近2000人的观众席,是靠360度机器旋转整个看风景的,打破了观众的习惯的观赏方式。这样的山坡上旋转就和长焦距一样。表演的方式也有点像电影的蒙太奇,流动的,剪接起来的一个全新的表演形态。这一点是实景演出在实施上的又一进步。

    在《印象·普陀》里,我们对这种艺术形式又进行了完善和更新。我们把3D制作等技术手段搬到了演出现场,我把虚拟的动漫人物也融入到真实场景中了,这样的尝试在别人那里我没见过。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导演王潮歌谈“印象”:许多人不知道它是好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