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曾轶可(微博)(资料图)

曾轶可(资料图)

曾轶可(资料图)

  精品购物指南8月11日报道“那一年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原来,21岁的曾轶可记得王小波的话。记得在这个年纪,就是要“自由,开心,无拘无束”,并且,“许多明知是奢望,却又巴不得赶紧体验”的情怀正候着她。21岁,“爱和恨都不会太认真”,至于“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就看你愿不愿意把心分一点给它,永久地保存下来。

  新专辑发布会当天,曾轶可没有演唱,而是充当解说员,为每首歌都写了一小段话。问她这么做是不是有意避开“现场演唱”的薄弱环节,以免被媒体抓住把柄。她说不是。她倒很乐意开嗓,但公司不许。发布会前一天,曾轶可才得知自己将以怎样的状态出现在聚光灯下,她颇为配合地套上了那身像棉被一样、绣满各式图案的深蓝色蓬蓬裙,并努力摆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可事实上,当大屏幕播放起她童年至高中的生活照时,她绷不住了。她想起前不久过世的爷爷,想起她对这个家庭的责任——后者是她从前不必操心的问题,或者说,她从未细想过的问题。她明知自己正处于一个理应开开心心,与歌迷坦诚交流,与主持人诙谐互动的时刻,但她做不到。主持人问,“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她只会轻声重复着“开心就好,我真的希望大家开心就好”。

  高潮发生在结尾,她被要求手捧新专辑摆出“可爱”的表情供摄影记者拍照,而她唯一能做的,便是控制情绪,不让心中翻涌的哀思外泄;至于姿势是否“可爱”,连台下激动的歌迷都意识到了不对劲。等主持人勉为其难地圆完场,她立马头也不回地大步跑下台,把一身喧嚣甩在背后。哭了吗?“没有,不至于,但我很想他。”

  虽然天娱承认曾轶可偶尔很“脱线”,但这种状况却是头一次发生。好在她自己也习惯了被“意外”眷顾,包括表演。“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去台上都有那么多突发状况,不过也没关系吧,谁不会有呢,对不对?真正听你歌的人,不会在乎你偶尔犯的一两次错。”问题在于,这些“错”怎么来的?以至于自出道起,围绕着“绵羊音”的争议就不绝于耳。“专辑里修音的部分肯定可以听出来,但如果去录音棚听我唱,不会(太走音)。因为那时候灯关了,一个人唱,一点都不紧张。”

  她看记者略显怀疑,便张嘴哼了几句,果然,气息比台上稳了许多。经过两年多的锻炼,居然还会紧张到走音,这似乎有点不太正常。“没办法,就是紧张,像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或者当着一大群人发言。”在她脸上,记者看不到尽力解释时的皱眉,也察觉不出丁点做戏的力道,甚至没有歉意。她拨弄着手边的黑色小布袋,轻轻松松回应着各种追问,表情是淡然的。遇到难题,她“嗯……”上半天才给出一个支离破碎的说法。多数人以为她是在聊“火星语”,事实上,把那些碎片连缀起来,我们不难发现:所谓的“脱线”,其实只是一个天性闲散,被幸福及自身的小心思包裹得好好的姑娘,在面对措手不及时的温柔与满不在乎。她写“现在的我是21岁,爱和恨都不会太认真”,背后的潜台词是:别斤斤计较了,还年轻,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你说,曾轶可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为什么她的世界这么矛盾,而又这么单纯,似乎没有什么难题跨不过去,也不被什么规矩束住手脚?

  因为——

  “我是开心的一个,悲伤也会有,不过不会让你看透;

  我是幸福的一个人,不幸也会有,我习惯藏在我身后;

  我是骄傲的一个人,爱上你之后,我却不会稍作停留;

  我是自卑的一个人,爱上你之后,我也不会说出口。”

  骄傲和自卑是同时的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发布会那天是不是浑身不自在?我有点怀疑你是不是真的享受在台上的感觉。

  曾轶可(以下简称曾):可能表演还好,但不太习惯在台上说比较私人的话。

  记:《一只猫的奇幻旅行 Forever 21》(以下简称《Forever 21》)被定位成了“奇幻世界”的风格,但里面的歌明显比上一张更低沉、更悲伤,也更无可奈何,这种反差是怎么回事?

  曾:本来没想好基调,磨到最后才听从了大家讨论的结果。我也不觉得《Forever 21》是悲伤的,应该是更成熟。比如爱得深,又抓不住;比如感情不是一种状态,是复杂性,开始领悟一些像这样的东西。听这张专辑的人也会有更成熟一点的吧。

  记:开场曲《因为》有一段非常长的念白,和后面唱的四句是两种情绪。念白是对你这个阶段年轻人的生活状态的提炼,唱词则是在解读你自己,对吧?

  曾:这首歌完全是围绕我这样的年轻人,想让大家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念的那段话是在说我平时的生活。唱的那四句话是说,除开这些生活,发自内心的我为什么会看上去那么开心,结果写出来的歌有一点悲伤。那四句话包含了我全部的情感。

  记:“开心、幸福、骄傲、自卑”是你对自己的总结?

  曾:对,我觉得已经把我这个人总结得很透了。

  记:你真觉得自己特别自卑吗?因为有一种说法,自卑的人才能写出好歌。

  曾:站在自卑的人的角度,看东西是仰视的,他放大了,考虑的时候也是反反复复,琢磨得更透。(骄傲和自卑相比,自卑更明显?)骄傲和自卑是同时的。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可能我不会让别人看到我自卑的样子,所以我呈现出来就是骄傲,你懂吗?

  记:比如?

  曾:比如我很想认识一个人,可我不会跟他说话,就算他在我旁边。就是看上去骄傲,其实是自卑,或者不是真正的很骄傲,也不是很自卑,还好,主要是不知道怎么说。

  记:不说也可能是因为笨。

  曾:也许吧,但是,一般我是一个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的人。

  现在就不唱了,会不会太早?

  记:《Forever 21》里有不少商业歌曲,比如《给你满分的我》《夜车》。

  曾:这跟我没关系,“商业”只是公司跟公司间的联系,我只管写好我的歌,没有专门为谁去创作。

  记:如果有商业项目来找你写呢?像《Baby Sister》的广告性质就很明显。

  曾:但它确实是为我姐姐写的。被“快女”选成加油歌我也没意见,因为我本来就出自那个比赛,所以我很有体会。和梦想有关的东西不算商业。

  记:你那届“快女”算是这个节目的最后一搏吧,也选出了几个不错的选手,不像今年这么默默无闻。

  曾:我并不是想说我们是厉害的一届。我觉得这和团结有关,和人的善良或者品德有关。你可以看到,不管我们10个人发展得好与坏,至少我们很团结,没有斗争。一个人出现什么事,会给其他9个人发短信求安慰。

  记:遇到过谁向你求安慰?

  曾:我就是发短信的那个。像这次爷爷的事情,过了一周我才缓过神,觉得到时候跟姐妹说一下了,就开始群发短信,说“我现在稍微好一点了,所以现在告诉你们出了一个什么事”,让她们安慰一下我。(结果呢?)好几个都第一时间回复了,像惜君,第二天直接约我见面。

  记:你还记得你被淘汰那场吗?

  曾: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在台上哭得那么惨,舍不得姐妹,舍不得导演,舍不得那些一直陪我的人;也不仅仅是舍不得,就想哭,很简单。(但你应该也知道,比赛结束也不意味着和他们彻底分别。)但我当时认定自己真的走了,一下子要结束那么多东西。(回头想觉得自己特傻吗?)我已经OK了,好歹我只哭了一次,有些人每次都哭呢,对不对?

  记:我在想,假设你现在不唱了,转入幕后,说不定更好。你觉得呢?

  曾:已经有很多人这样说了,但现在会不会太早?你说如果我当制作人,谁会找我做专辑?(只找你约歌呢?)我写出来的歌谁会唱?总感觉那些歌手都是我的前辈,我没资格。

  越是去爱一个人,就越怕爱这个人

  记:为了配合专辑,你头发被染成蓝黑色的了,觉得还像你吗?

  曾:我其实很喜欢,但这个过程太难受了,今后应该不会折腾头发了。(你接受这种造型?包括发布会当天那身棉袄裙?)接受啊,我接受一切奇怪、有意思、有创意的东西。(哪怕和你的想法相悖?)我接受的虽然不至于特别喜欢,但尝试一下都还好。

  记:这次有插画师帮你画了一只小猫,从企划角度,猫挺受文艺小青年欢迎的。

  曾:我本来以为会是一只羊呢……(那你喜欢猫吗?)我喜欢熊猫、马、狗之类的,猫的话,太有灵性了,喜欢不来呀。(这只猫有名字吗?)有,它叫Twenty-One。(猫身上的小鸟呢?)还没起呢,就叫Twelve吧。(笑)

  记:怎么想到的写《Forever 21》?

  曾:灵感来自纽约,去纽约所有的酒吧都必须出示身份证,超过21岁才可以进去。主要呢,我想告诉那些盼望马上长大的小朋友,或者是想回味21岁的成年人,去坚持一下这个时期的态度。(你这个时期的态度是什么?)就是自由、开心、无拘无束,有许多自己明知是奢望,却又巴不得赶紧体验的东西,另外对很多事不会太认真。

  记:具体哪些事不会太认真?

  曾:爱和恨哪。你去爱一个人或恨一个人,其实这个年龄是很彻底的。投入的时候当然很认真,但你受到伤害,发现他不适合你时,你可能睡一觉就恢复了。我就是这样的。

  记:会刻意寻找一段感情来体验一下吗?

  曾:没那么缺爱,生活当中的已经够了。(笑)

  记:那你对感情的体验到了哪一层?

  曾:越是去爱一个人,就越怕爱这个人。(怕是因为什么?配不上?)我从来不觉得配不上,两个人,他是从哪里配不上呢?本来就是互相喜欢,没什么配不上配得上的。也许结婚的时候父母可能会怎么样权衡一下,但对我来说,是很久很久以后的问题。

  记:不觉得在他的闪光点面前,我特别黯淡之类的?

  曾:我就不会,因为生活环境和领域不同的两个人,才最有吸引力,你会着迷于尝试探索对方未知的部分。

  我会一直很幸福,可能上帝知道我

  记:你性格里面最大的特质是什么?

  曾:自由和随性。自由是因为经过比赛,现在可以做很多事,从19岁到21岁,自由的程度是增长的。随性可能表现在对人的方面,对一些不在乎的东西看得比较淡。

  记:在乎的呢?

  曾:在乎的就在乎到碰不得的程度,自己碰不了,别人不准碰。我和别人在乎的点不一样,比如我觉得朋友必须讲话算数,说好的事情不可以改变。但有朋友就归咎于意外,我的解释是,说好的就是说好的,意外状况你可以提前避免,要不然就提前做好准备。

  记:问题是能提前准备的就不算意外了。

  曾:怎么就那么多意外?我怎么就没有意外过呢?(你在台上不照样意外百出。)但是我没有因为意外失言啊。

  记:你现在对家庭的感受是什么?

  曾:从爷爷这件事情,我才真正认识到我的家庭到底是怎样一个家庭。我的家太团结、太紧密了,就让我隐约感觉对这个家庭的责任感。你说,我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家庭有责任?现在就真的有,这是头一次。(你的责任是什么?)团结好姐姐妹妹,别让家的纽带断了。

  记:你的幸福感好像一直很满。

  曾:我会一直很幸福,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上帝知道我。

  记:被中伤也无所谓?

  曾:你是说拍照吗?他们总是会故意拍一些很难看的照片发到网上去,反正我那个形象比赛时就被毁了,所以没关系。长久以来,艺人分成两个形象,一个是你自己的,一个是荧屏和媒体的,这些东西你没办法控制,我自己知道就可以。

  记:那么多人黑你,你也没有恨过?

  曾:我都不知道他们是谁,怎么去恨?

  记:单纯情绪的发泄啊,就好比我哪里招惹你们了,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

  曾:不发泄,我这样做也没用啊,我干吗去恨他们呢?恨他们只会让自己降级。他来骂我,我又去骂他,降级的是我自己,跟他们有什么不同呢?所以就让他们来骂我吧,或者说我,我OK,提升的是自己。

  记:你觉得人生的黄金时代到了吗?

  曾:我记得王小波那句话,“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我从可以去放肆的时候起就挺放肆的,我在舞台上的那些举动,大家会觉得你太敢做了,我觉得很正常。这只是我生活中的一些很小的事情。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曾轶可:21岁 爱和恨都不会太认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