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我们结婚吧!”23岁的四川小伙任子杰羞涩地对未婚妻艾晓慧说。在中国传统的“七夕节”当天,这对相爱已经三年的年轻恋人终于下定决心结婚。

  “无房无车,没有固定的工作,没有闪亮耀眼的钻戒,也没有浪漫温馨的婚礼,不过这都没有关系,我们患难相随了三年多时间,我早已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我。”21岁的艾晓慧一直紧紧牵着男友的手。

  在中国的大都市里,像任子杰和艾晓慧这样还未“立业”即已“成家”的“80后”年轻人不在少数,他们的婚姻被形容为“裸婚”。

  “裸婚族”刚出现时,在中国老一辈的人看来,这样的婚姻缺少物质基础的保障,也对中国传统观念中有关“家”的意义进行了颠覆性的解构。

  任子杰说,他和晓慧的“裸婚”请求并没有遇到来自双方父母的阻力,老人们只是告诉他们要相互扶持,对婚姻负责,一起为未来的生活努力。

  有趣的是,名列中国四大爱情传说之首的“牛郎织女”的故事,就是一次纯粹的“裸婚”。牛郎家徒四壁,但织女依然勇于下嫁,并和牛郎过了一段不算太短暂的幸福生活。每逢农历“七夕节”,坐看天空的牵牛织女星“鹊桥相会”,仍是中国人津津乐道的传统浪漫。

  任子杰和艾晓慧的“裸婚”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宽容和理解。不少年轻人认为,面对爱情,如果考虑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实际,犹豫和矛盾也许会让你错失所爱。

  8月6日,在中国湖南卫视组织的“七夕”特别晚会上,数十对来自北京、上海、广州、长沙、成都、杭州等大城市的年轻情侣共聚长沙五洲大剧院,在千余名观众的祝福声中,高调宣布“裸婚”。

  “花9元钱娶媳妇。”这是中国网友用经济学里的“成本”概念界定“裸婚”的形象表达。一对恋人只需花9元人民币,就可以在民政部门领证结婚,从自由相爱的恋人,到受一纸婚书约束的夫妻。

  相对“裸婚”现象刚出现时引起的争议来说,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对“裸婚一族”持宽容态度,据一项网络调查显示,有43%的人表示接受“裸婚”。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表示,尽管人们还没有普遍摆脱传统的婚姻观,但是随着裸婚的现象越来越多,人们逐渐变得宽容,他认为这是一种进步。

  “现在的房价太贵了,生活成本也在节节攀升,我们又不愿意给双方父母添麻烦,所以就暂时‘裸婚’。”任子杰说,他也想给女友晓慧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家”,但是以目前的收入水平来说,他还没有足够能力在成都购买房子。

  任子杰高中毕业后就离开家乡,前往成都打工。他做过推销员,在餐厅端过盘子,当过司机,做过导购,目前和女友以摆地摊卖女性服饰作为生计。

  “现在一个月能赚6000元左右,除开每月3000多元的租房和生活开支,还能攒一点钱,但是相对成都的高昂房价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艾晓慧说。

  任子杰遇到的问题也是目前很多中国大城市里的年轻人正普遍遭遇的问题。作为“80后”一代,他们在家人的精心呵护中成长,却在踏入社会之时集体遭遇就业困难、房价高涨、生活成本增大等不能承受的“生活之重”。

  不过,这些在为生活打拼的情侣并没有对爱情麻木,将理想冰冻。“我们最艰难的时候,‘蜗居’在简陋的出租房里,手无分文,她跟我说,没有关系,只要我们在一起,天天吃酱油拌饭也是幸福的。”任子杰说。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伦理学教授李萍认为,“裸婚”从备受质疑到广获祝福,表明中国社会愈加开放,可以容忍人们进行“裸婚”、“闪婚”这些多元的婚恋选择。

  “选择自由是一种权利。”李萍说。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湖南卫视七夕晚会圆满落幕 裸婚族渐渐赢得理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