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曾凭借歌曲《我是女生》红极一时的台湾歌手徐怀钰,近两年与其经纪公司“龙演”纠纷不断,演艺事业一度陷入低谷。近日,双方矛盾再次升级,公司甚至下了“封杀令”。

  2009年,徐怀钰与龙演公司签立5年合约,同年3月23日“人间蒸发”。“龙演”告其违约,并索赔违约金1300万新台币。随后,徐怀钰指控“龙演”老板吴祖望对她性骚扰,所以她才不敢跟经纪公司联络,并不是“玩失踪”。对此,吴祖望反控母女俩诽谤并索赔700万,一审判徐怀钰赔偿200万,目前徐怀钰已上诉。

  前日,“龙演”再次发表公开声明,要求徐怀钰对不实言论登报道歉,否则将诉诸法律,并将封杀她在内地的所有演出机会。双方各执一词,矛盾愈演愈烈。

  对此,在台湾媒体的协助下,本报记者专访了徐怀钰,她本人对这场长达两年的纠纷做了回应,并指自己遭人陷害,目前负债累累,希望能与公司和解。

  谈“蒸发”期

  两年没有工作 当务之急是赚钱

  两年前,徐怀钰在公众面前忽然“消失”,经纪公司指其患有抑郁症,并被其母亲软禁,随后告其违约,要求相关赔偿。

  直到今年4月,徐怀钰与妈妈站出来,指控其经纪公司龙演公司老板吴祖望对她性骚扰,所以她不敢跟公司联络。这段时期究竟发生了什么?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开庭当天,你说自己两年没工作,欠了很多债,为什么会这样?

  徐怀钰:因为跟公司有一些合约纠纷,有媒体报道我“失踪”,还有说我被妈妈“软禁”。没想到应该受我照顾的母亲,要接受这样的指控。

  其间,我不敢在Facebook上写任何东西,不敢跟歌迷说我过得很好,我觉得自己很不孝。妈妈是我的精神支柱,我很在意人家这样说她,甚至妖魔化她。

  FW:经纪公司称他们为你安排了工作,但是找不到你。这两年你都在做什么?

  徐怀钰:这两年我几乎都在家休息。先前我并没有拒绝龙演的工作安排,只是我不了解状况。

  FW:目前你已上诉,对于结果有把握吗?

  徐怀钰:不管二审判决如何,我现在是要赶快赚钱。如果败诉,也有钱可赔。我已经两年没工作了,欠下几十万台币的外债,体重由44公斤瘦到38公斤,妈妈为我已经借了好几千万台币。

  回应“指控”

  直指遭人陷害 望公司放生路

  当徐怀钰控诉经纪公司的“恶行”时,她的经纪人周彦彤(微博)也向媒体发表公开信,称徐怀钰“过河拆桥”、“演苦情戏”。

  对此,徐怀钰虽没有正面回应,但言语中透露出了对经纪公司的不满,称自己遭人陷害。

  FW:最近,你的经纪人周彦彤向媒体发表公开信,称你的言论不属实。

  徐怀钰:希望他们能放我一条生路!在演艺圈工作,常会遭小人所害,但我现在知道是谁陷害自己了,也学会要往后看,不能一直重蹈覆辙。

  FW:当时跟“龙演”签约是你自己的决定?

  徐怀钰:我无法分辨是非对错。在生活道德的智力测验上,我的成绩是0分,我写的答案都是“不一定”,智力测验对我来说真的很难。

  FW:官司是否有和解的可能?

  徐怀钰:我希望和解。在金钱上,我真的没有办法,因为我妈妈真的借钱借得太多了。

  未来打算

  不后悔进演艺圈 正式复出信心足

  7月27日,徐怀钰参加了台湾综艺节目《猪哥会社》录影,演唱了成名老歌《我是女生》、《怪兽》等,宣布正式复出。演艺事业的大起大落,并没有让她丧失信心。

  FW:这两年,你是否有落差感?

  徐怀钰:官司让我成长许多。年轻时容易受别人影响,现在我学会了冷静,时间会证明一切。有些人觉得我消极,其实我都会去想办法解决,很多事情是可以好好谈的。

  FW:有没有后悔进入演艺圈?

  徐怀钰:如果能重来,我还是愿意像当初一样再回到演艺圈。

  我在发行第一张专辑时,朋友带我去算命,预言我进演艺圈是衰运的开始,七年转小运,十年转大运,结果真的应验。官司是人生中的一个大关卡,我想也该是时候转大运了。

  FW:复出后有什么规划?

  徐怀钰:我还是有自信的。未来我可以自己做唱片找发行公司。如果失败了,我想我还会向其它领域发展,比如主持、演戏。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徐怀钰谈与经纪公司陷入纠纷 希望能放我条生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