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海洋迷笛音乐节第一天,日照的天气恰如其分,微阴,轻柔的海风吹过整座城市,风里带着海洋的味道。公园内有一个人工湖,将海水引入湖中。坐在岸边,微风伴随着舞台上的音乐,拂面而过,非常惬意。

  这是我所去过的音乐节中,场地环境最让人感到舒服的一个。它隐隐喻示着摇滚音乐节的生存环境,由地下逐渐转入地上,由风沙和泥泞之中逐渐转入舒适的环境,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从落魄得肆无忌惮开始变得工整和体面。

  然而从没有改变的,是年轻并激情四溢的心。

  虽然第一个演出日是一个两头不挨着的工作日,但依然涌入了上万名摇滚乐爱好者,他们像往常的迷笛音乐节观众一样,来自中国的各个地方,通过各种交通方式,步行、火车、汽车、飞机,从没有被贫穷和距离击倒,带着如从前一样一年一度的热情。

  第一个高潮来自南无,乐队还没有上台,远远的便可以听到台下观众整齐的“南无!南无!”的呼声。几年来一贯的对年轻人生活的观察和用音乐引起共鸣的记述,让南无拥有大批80后的拥簇。当愤怒不再成为摇滚乐唯一需要表达的情绪,有趣在摇滚乐中所展示的魅力日渐增长。经过几年的磨合,现在的南无技术日渐成熟,人员配备也非常讨喜,主唱刘相的台风轻松诙谐,越来越漂亮的岚子堪称最美吉他手,“宠物”每一次演出卖力地调动气氛,还有稳重的倍倍等成员。最后一首歌不出意外的“南无弟弟”再度登场,引领全场大跳弟弟舞。连湖里的鱼竟然都燥了起来,噼里啪啦的跳出水面。

  就像南无歌儿里唱的,“不要忘了我们的回忆,不要忘了我们的梦。”摇滚乐无论何时,总是能在音乐响起的时候让你重返年轻。夜叉胡松说,97年他和他的兄弟,一起来到当时唯一能实现摇滚乐梦想的地方,北京,在迷笛音乐学校学习。十四年后中国摇滚遍地开花,初成正果,但他永远不会忘了拿些年在迷笛的日子,和兄弟们在一起的年轻的日子。一首铁血柔情的《兄弟》之后,夜幕渐沉,华灯初上。湖对岸的灯塔和大桥霓虹乍起,有人在对岸放起烟花,海洋迷笛变得愈发迷人。

  崔健登台

  台下自发的合唱起崔健的一首首经典歌曲,有人燃起焰火,有人一遍一遍的高喊崔健的名字。中国摇滚乐,唯有崔健配得上如此的致敬,如此的期待。

  崔健终于登台。

  第一首歌,《盒子》。在一张树村乐队向崔健致敬的专辑中,扭机翻唱了这首歌,如今在现场听到崔健的原版,依然让人充满了力量。崔大爷的每一个动作依然干净利落,他脱口而出的每一个字依然充满激烈的冲撞感,《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又是一次万人大合唱。崔健说,下一首歌送给在723逝世的人们,《最后的抱怨》,我以为我们的抱怨在二十五年前就应该结束了,可今天,我们依然在抱怨。对于社会和时代的关注,让崔健写出了一个时代最动听和真诚的声音,在许多年后,我们依然传唱。

  他曾说,中国的摇滚乐像一把刀子。但在演唱这首歌之前,他说他要收回这句话,今天的中国摇滚乐就像海水一样,已经汹涌澎湃。一连串的大金曲让现场如同狂欢一般高潮不断。在《超越那一天》的时候,何勇意外登台,和崔健,和台上的二十几位忘我起舞的姑娘一起完成了音乐节第一天最热情的时刻。《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崔健让现场的观众坐下,轻轻的反复哼唱着“一二三四五六七”,然后突然间他加大音量,现场所有的观众一跃而起,瞬间爆发的力量让人头晕目眩。中国摇滚地下二十五年,如今终于初现繁荣,每一个陪伴走过的人,都会明白这过程曾让我们多么辛酸,而如今又是怎样激动不已。

  返场如期而至,《解决》和《花房姑娘》,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我明知我已离不开你,Rock&Roll。本以为不会掉下的泪水,终于在这一刻滑落眼眶。二十五年一朝梦圆,你问我要去向何方,中国摇滚乐早已汹涌澎湃,指着大海的方向。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海洋迷笛首日上演 崔健引领海边摇滚盛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