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图为“大庙”里每天坚持勤奋练功的演员。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记者曾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大连京剧院院长杨赤先生。作为袁派的传承人,杨赤的名字足以载入京剧艺术的史册。可采访中,杨赤院长最担心的是京剧艺术“我方唱罢谁登场?”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京剧演员严重的人才断层现象?为此本刊特策划此专题报道,让记者带你走进咱大连的梨园“大庙”,了解梨园新秀们的现状,以及他们的期待…… 编者

  文/首席记者 陆彤 摄影/高强 实习生 王萌萌

  老大连人喜欢称大连京剧院那座建筑为“大庙”,除了其外观缘由之外,其古朴、庄重,甚至有些神秘莫测的感觉正如京剧这门艺术的本身。在这里,有一群80后、90后的年轻人,甚至孩子,他们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几乎和外面的精彩世界格格不入。与他们的同龄人相比,他们很少上网,很少买奢侈品,很少讲吃喝,甚至很多男演员不敢找女朋友。他们在舞台上呈现给观众的“光鲜”,在生活中却被“清贫”、“寂寞”、“艰辛”、“迷茫”等字眼冲淡。

  对这些孩子来说,论地位高低,在文艺圈里,京剧的粉丝的确不及歌星影星之多。论薪水,一个月1000~2000元的工资被他们自嘲为“挣不过一个卖煎饼果子的”;论外快,其他艺术门类演员们常有的“走穴”离他们很远;论工作强度,他们中许多人从四五岁入行开始,每天雷打不动至少2小时以上的时间在练功,有的年纪轻轻却浑身是伤。那么,是什么让这些孩子寂寞坚守着京剧这门国粹,7月19日,记者走进了大连京剧院这座“大庙”,和这些孩子们探讨他们坚守的缘由。

  执着和热爱是坚守的精神支柱

  其实,这是记者第三次踏进大连京剧院的大门,上次是今年冬天。当时天气乍暖还寒,一进门,一股凉气令记者打了个寒战。一位青衣小演员衣着单薄地在舞台上摸黑练着嗓,甩着袖。当记者得知,团里经费紧张,平时演员们为了节省开支,白天练功时,都自觉自愿地能不开灯、不开空调就都不开时,鼻子酸了许久。在得知这些80后、90后的孩子们,一个月每天除了练功、排练,经常是大年三十还在演出,几乎没有节假日,而一场演出下来,一身汗,一身伤,甚至唱破了嗓子,只有50元左右的演出费时,记者愕然了,甚至怀疑其真假。

  大连京剧院的梅派青衣王安琪二十刚出头,目前也是大连京剧院青衣的主角之一。舞台上的扮相和清亮圆润的嗓音,博得许多铁杆粉丝的追捧。但就是这样一位在舞台上魅力十足的女孩,工资也就在1400元左右,有的戏中角色需要在硬毯子上一跪就是40分钟,最终站都站不起来,可一场演出下来也就挣百八十元。爱美的小王告诉记者,生活中从来不用什么名牌化妆品,只有和妈妈、姑姑上街时,才会去“新玛特”这种档次的商场沾点长辈的光。平时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在“二七”和“胜利广场”淘来的。

  王墨是国家二级演员,是大连戏迷熟悉的青年老生演员。记者看过他出演的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中的杨子荣,“穿林海,过草原……”一亮嗓,挥动马鞭几个亮相,博得满堂喝彩。人们的印象中,王墨年轻帅气一定不乏小姑娘们的追求,但王墨却告诉记者,虽然已经是30岁的适婚年龄,但至今也没有女朋友,一是没钱找,二是没时间找。王墨是营口人,只身在大连,目前租房子住。一个月工资2000元,房租就需要近1000元。这位帅哥半开玩笑地对记者说:“没钱,没房,娶了媳妇让人家跟我遭罪啊?”

  高仓健是剧团中能挑起大梁的年轻演员中年龄最小的一位花脸演员。虽然才17岁,可平时喜欢穿唐装,穿老头鞋,从不上网打游戏,不听音乐,不看电影,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高仓健家在外地,一个孩子,“吃喝拉撒”什么都得自己张罗着,也难怪少年老成。高仓健从3岁喜欢上京剧后,就几乎没有别的爱好了,对京剧的执着到了痴迷的程度。经常为了一顶帽子(道具),自己从一个月1400元的工资中拿出600元去买帽子。他告诉记者,“能不能干好,就看喜不喜欢。喜欢,放不下,那么,再苦再累再艰难,就得认了。”这“毛头小子”的一句话道出了师哥师姐们的心声。

  的确,从采访中记者获知,对从事京剧艺术的大多数演员来说,他们对京剧的那种执着和热爱是支撑他们坚守的精神支柱。也正是有了他们的坚守,才能使这门国粹得以传承,得以发扬光大。

  “戏迷”是我们最大的财富

  采访即将结束时,武生符鹏专门找到记者提出他的担心:“记者姐姐,我们说的是不是太悲观了。其实,每当我们的演出得到认可,手里捧着观众献上的鲜花时,大家都不会再计较那些苦啊,累啊,难啊什么的。谁让自己喜欢了,没人逼着我们不让转行啊。”符鹏说,同班同学,三四十人中如今干京剧本行的不到四五个,其中不乏做生意当老板的,当职员的,改行唱流行歌曲的,转行演话剧的。而留下的几乎都是异常喜欢京剧这行的,不舍得丢了。

  小生演员岳峰是这群青年演员中年龄稍长的一位,如今已经结婚并做了爸爸。冬天时,记者曾采访过他。当时,刚当爸爸不久的他连孩子的奶粉供应都成问题。岳峰告诉记者,自从《大连晚报》的那篇关于他的《面对掌声和鲜花,什么都无所谓了》见报后,许多戏迷给他的孩子送来了很多尿不湿、奶粉、玩具等等,他很感动,更是感谢,感谢戏迷们对他付出的认可,感谢观众们对他的厚爱。

  岳峰说,对演员来说,戏迷是最大的财富。近年来,大连京剧院的戏迷队伍在不断扩大。他说,其实,戏迷是很好培养的,京剧这门艺术,博大精深,一旦入门入迷,想出都出不去了。他非常感谢一位名叫柘植的日本朋友,这位日本友人自建起了“麒麟舞台”后,3年中,每场演出必到,即使是重复的演出也无所谓,影响带动了大批的戏迷。还有一位王姓的英语男教师,带来了许多观众。加之现在微博的力量,京剧演员和戏迷们自成一个群体,互通有无,互通信息,互相交流。原来大连的戏迷看演出时较麻木,有时一场戏,演员累得够呛,可连个掌声和喝彩声都没有。现在的演出现场热闹多了,喝彩声、叫好声、掌声此起彼伏,台上的演员也有了激情,氛围很好。

  希望有人为京剧的传承竭尽全力

  杨赤,作为大连京剧院的掌门人,既是绝对的“角儿”,还得张罗整个剧院的演出市场、职工福利待遇等诸多事宜,可谓费尽了心思。

  采访中,杨赤院长最担心的是京剧艺术“我方唱罢谁登场?”他说,国家培养一个京剧演员是非常难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即使在京剧氛围比较浓厚的大连,也已经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人才断层现象。究其原因,杨赤说,目前从事京剧这门艺术的年轻演员生活水平线很低。大家都知道,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他们每天在排练厅一练就是一天,你说,哪个家长会愿意让孩子选择这样的职业?所以,我在排练厅要求年轻演员刻苦练功时,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

  他认为,这是京剧人才断档的原因之一,不利于京剧这门艺术的发展,同时,对后来的继承者也有很大的影响。他希望能加大对传统文化的投入,虽然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但传统文化的欠账太多,需要投入的地方太多。杨赤有个愿望:年轻京剧演员的生活水平至少应该不低于平均生活水平线。杨赤担心,如果真的出现后继无人的情况,再想培养人才,就来不及了。

  其实,像杨赤这样为青年京剧演员担心的京剧名家不止一两个人。据悉,目前国家也加大了对京剧人才培养的力度,已经有许多大学院校,学京剧表演的学生学费由国家负担,许多省市也加大了对传统文化的投入,包括我们大连。7月23日,大连京剧院自上个世纪40年代就吸引了诸多戏迷的“宏济大舞台”,经过翻修,在原址重新正式开门纳客,成为大连人及外地游客文化、娱乐、餐饮、休闲于一体的文化艺术中心,不仅为京剧艺术的传承提供了市场化的舞台,同时也成为中山区政府打造“印象魅力天津街”商业文化的一大品牌,为充实大连高雅浪漫的夜生活添了浓重的一笔。可谓是一举多得的益事。年轻京剧演员们原本迷茫的眼有了光亮,看到了希望。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大庙”里寂寞坚守的年轻人(之一)(组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