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置身影院,你也会成为犯罪的同谋者

  《武侠》前半部分是一个推理悬疑剧,以一宗“入室抢劫案”带出了电影的两大主要人物,金城武饰演的捕快徐百九和甄子丹饰演的造纸工人刘金喜,随着断案的层层深入,牵扯出看似平凡的刘金喜不为人知的前世今生。

  电影的前半部分看点很多,除了情节紧凑之外,在两大角色的性格特征和身份符号的设置上也颇有可圈可点之处。代表官方的徐百九原本是一个天真心软的小捕快,多年前一念之差放走了一个少年犯,不料少年不但没有领情反而下毒手害死双亲,徐百九也身中剧毒。多年来一边靠中医学来自我排毒,一边也用针灸来麻痹自己过剩的“同情心”,徐百九从很天真地相信“人心”,演变成很天真地相信“法不容情”,在遇到亦正亦邪的刘金喜并认定他是多年前的灭门恶煞之后一心要捉刘归案……这两个人物牵扯出一系列“罪与罚”、“善与恶”、“因与果”、“法与情”的命题,宿命、因缘和人物内心的纠葛,关于社会问题的隐喻,多条暗线都让电影前半段埋下了很多令人兴奋的伏笔。尤其是金城武“神经质”的一意孤行,随着真相的步步揭露和自我怀疑,都有心理学上的分析价值。许多细节桥段的安排也颇有反讽意味,譬如他一心想“法办”刘,却用非法的“贿赂”方式买来拘捕令,为了验明真身对刘肆意“用刑”伤害等。而刘金喜的身世、为什么要杀人、杀人后如何自我救赎、大善大恶的身份认同也很值得探讨,电影上半部引出了笔者认为全篇最警世的一句台词:“一人杀人,整个社会都是有罪的”——让这部武侠片顿时有了不一样的现实意义。如果说陈可辛一直宣称自己拍的不是传统意义上“飞檐走壁”的武侠片,甚至是一部“反武侠”的电影,那么到这一步,我想他是成功的,就好像他监制的《十月围城》并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革命电影一样。试想陈可辛在《武侠》的下半部分继续从“同谋者”的论断抽丝剥茧,在命运、人性、道德、法理各条线路上继续考问,随着情节的发展剥去角色外衣进入内心的反省,或许可以在文本上探索出一部“陀思妥耶夫斯基”之风的电影大师之作。不过很可惜,陈可辛没有这么做,人物情节发展到后半部分有明显的疲软之态,如导演自己坦言,有一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了结”,于是情节只能越走越简单,故事往一套约定俗成的世界观范围中发展:刘金喜最终怎样才能摆脱“恶”的牵制?只能装死;装死不成,只得“断臂”。王羽扮演的恶煞头目没人打得死,只得“遭天谴,被雷劈”。只是“假死”戏码被指在《剑雨》中已经用过了。甄子丹“断臂”桥段被网友质疑“独臂刀”不都应该断右手为什么断左手?而“雷死人”意外地成了全片最大的笑点……

  陈可辛之前几部作品的票房都入不敷出,而《武侠》这一次的定位仍然是部希冀于票房可以填补一亿多元投资的商业电影,而以商业电影的标准来衡量,《武侠》是一部可以去电影院观看的爆米花影片。一些追求感官刺激的观众能从陈可辛推崇的“微观武侠”的打斗画面中获得肾上腺素的刺激。金城武的粉丝们也会有惊喜,《武侠》里的他满嘴不标准的四川话,用一种周星驰式的无厘头来演绎悬疑推理剧里的“大侦探”,效果颇具戏剧性,卖“萌”才是他最大的卖点。而在银幕上沉沉浮浮的汤唯这一次终于在男人大戏中站稳了“绿叶”的定位,虽然清汤挂面但戏码很足。惠英红与甄子丹的牛棚打斗,以及王羽和甄子丹最后相互致敬式的对决(曾经出演张彻经典电影《独臂刀》的王羽用拳,甄子丹改用刀)都可能成为影迷们看后交口称赞的武打段落。虽然有邵氏(电影公司)的演员,但几乎没有邵氏的影子,整部电影视觉上也有很强的现代感,甚至不少人观后不约而同地都联想到了美剧。

  陈可辛说:“我是相信逻辑和科学的,这个世界没有‘飞檐走壁’的侠。”所以喜欢传统武侠中那些侠义柔肠、江湖情怀的观众会失望。陈可辛还说,“你们误会了,我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接地气,金城武曾经大义灭亲依法惩治了‘卖假药’的丈人这个剧情,我后来才意识到‘卖假药’原来有这些现实意义。”所以在电影上半部被吊起了“现实主义”期待的观众也会失望,现实是,陈导最终放弃了《同谋者》这个不符市场的片名,而是大而化之取了一个不痛不痒的《武侠》名在暑期档和其他大片们一起比武过招,在一轮票房混战后淡出人们的视线和记忆。

  电影的最后,刘金喜的背影在窦唯的《迷走江湖》中进入一片雾气里,字幕出,灯亮起。看打斗和看金城武的观众觉得故事结束了,结局是“刘金喜会回家吃饭”,所以大家也起身回家吃饭;但是有细心的影迷说:“刘金喜走了,不会回家吃饭了”,这部分影迷是对江湖还有期待、对现实还不甘心的人。只是,“陀氏”命题或许对于这个娱乐的时代来说过于沉重了,你们期待的太多,而“市场无常”,一部原本有着艺术片名的电影经历了如此的改头换面,我们所有人,都是背后的“同谋者”吧。 (沈祎)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武侠》:谁是你的同谋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