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常思思将在7月19日举办国家大剧院《春天的芭蕾》独唱音乐会,新闻发布会现场曝光了一首无词歌曲。该首歌曲由《春天的芭蕾》作曲家胡廷江创作。是继《玛依拉变奏曲》、《春天的芭蕾》、《秋水长天》后常思思的又一力作。

  如果要严格地归类,这应该算是一首高难度的花腔练习曲,歌曲没有歌词,除引子和慢板之外,基本是花腔,但这首歌的演唱难度不光在花腔上,慢板部分对音色的拿捏,意境的塑造,气息的感觉等都很考验歌者的基本功。希望通过这首作品,用非常“炫”的方式将她在演唱上的优势作一个淋漓尽致的展示。当然,要炫得出彩,炫得好听,炫出中国特色还带点国际范儿,在音乐创作的很多层面,比如编曲织体,音色挑选,和声运用等方面都要面临全新的课题,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这也是近几年工作量最大的一首作品了。

  说到音乐,作曲家胡廷江始终坚持,无论采用什么形式创作音乐,感觉永远是第一位的。我们不能光顾着炫耀音乐的技术,而忽略了音乐的内涵。这首歌,虽然没有歌词,没有具体的音乐形象,但我要求歌者通过无词的吟唱,传递深邃的音乐思想。而恰恰是一首无词的作品,由于没有了具体表达内容的限制,其引申意义包容性则更为广泛,在无拘束的旋律发展进程中,提炼了人类多种多样的情感,我试图将人类喜怒哀乐的融汇其中,尽情宣泄,力求让每一位听众都能从歌曲找到至少一处情感上的共鸣与互动。

  再说歌唱,花腔女高音这种形式本身并不新鲜,数百年前的西欧就已经有了这种声乐表现形式,几百年来,这种形式在发展演变中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声部,与抒情女高音、戏剧女高音界限分明,古典音乐文献作品中,针对性往往是很明确的。而这首歌,虽以花腔为主,但又彻底打破了这一界限,想要很好地表现这一作品,需要兼顾所有女高音种类的能力和气质——花腔女高音的灵巧、抒情女高音的细腻、戏剧女高音的张力和震撼。甚而至于,这首作品所使用的音乐语言,揉捏了古典、浪漫、现代、当代的语汇,那么就需要歌手把握传统古典与现代通俗音乐的双重能力。声部种类的“跨行”,和音乐种类的“跨界”注定了演唱这首歌的极高难度。

  将人声当成一种乐器,用花腔的方式支撑一首完整的声乐作品,国外很多,国内罕见,最著名的段落莫过于电影《第五元素》中的经典唱段,所不同的是,那个段落的人声采用了很明显的电子手段,而这首歌,每个音都是思思唱出来的(当然我跟思思也打算做一个更炫的电子人声版本),也许展现高难的花腔技巧,对于思思来讲已是轻车熟路,但这首歌慢板部分,思思的演绎还是让我眼前一亮的,含蓄,浪漫,空灵,飘逸。音色调整的也很特别(不要以为是另一个人唱的!在录音棚录制这段慢板时,她得了个“莎拉布莱思”的封号),将那个段落中古筝和竹笛营造的古典氛围完美地展现了出来。个人认为慢板音乐是全曲的灵魂。

  关于我的这首作品,我也想针对当前声乐界状况说点我自己的看法,第一点:音乐需要创新。借用电影手机中的一句经典台词“审美疲劳”,说实话,近几年的民歌界,的确陷入了某种尴尬境地,形式过于单一化,表达内容假大空,歌曲旋律大同小异,歌手表演呆板刻意,不可避免地造成观众“审美疲劳”。在民歌手中,常思思能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度,与创新不无关系。从《玛依拉变奏曲》到《春天的芭蕾》,再到现在这首《炫境》,我与思思合作的这几首作品中,均在“创新”二字上做足了功夫。第二点:音乐需要灵魂。创新不等于搞怪,我在每一首作品中,都注入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灵魂,而如果没有了这个灵魂,所谓的创新将陷入怪诞。第三点:音乐需要真诚。创作者和歌手到底有没有全身心投入其中,通过音乐是能够听出来的,功利的音乐很快会被淘汰,而静心创作,真诚演绎的音乐,则会深入人心。

  我与思思经常将我们合作的作品比作我们的孩子,但愿我们呕心沥血的养育能够给大家带来新奇的音乐体验和美的享受。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常思思音乐会曝光无词歌曲 极致化经典花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