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美国音乐人抗议格莱美奖改革。

  出台仅3个月时间的格莱美大规模改革计划,在一众新老音乐人声势浩大的抗议声中遇到了麻烦。6月30日,对改革持反对意见的歌手组成联盟,在美国纽约曼哈顿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开始对格莱美实施抵制行动,并将向法院提出上诉申请。音乐人指出,改革计划对希望获得崇高音乐荣誉肯定的音乐人不公平。

  众多奖项或取消或合并

  今年4月,格莱美奖主办方美国国家录音艺术与科学学院宣布,从明年2月的第54届颁奖礼开始,他们计划将奖项数量减少31个,从原本的109个削减为78个。被取消的奖项包括最佳当代R&B专辑、城市/另类表演、最佳说唱乐队/组合、最佳儿童朗读专辑等,其中古典音乐类损失最为“惨重”,除“最佳古典专辑”与“最佳室内乐演奏”奖项被废除,两个最佳器乐独奏奖被合并为一项外,著名华裔大提琴家马友友曾在2010年斩获的“最佳古典跨界专辑”奖也被取消。而印第安音乐、夏威夷音乐、拉丁爵士音乐等具有地方特色的音乐单元奖则被合并到“最佳地区传统音乐”这一奖项中。

  此外,格莱美男女分类的奖项被大规模合并,流行、R&B和乡村奖项等都不再区分最佳男歌手和最佳女歌手,通通只设最佳歌手一个席位,男女候选者在同样的奖项中竞争。改革计划还在参评人数上作出新规定,每个奖项的竞争者将由以前的25个增至40个。如果一个单元的参与竞争者不足25人,该奖项将在颁奖礼上被废弃。而如果该单元的竞争者连续3年都不足25人,那么奖项将被彻底取消。

  格莱美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内尔·波特劳在谈到改革计划时指出,这样的变化就是为让格莱美更适应音乐界的新规则,使这个年过半百的音乐奖拥有更美好的希望和未来:“我知道,每年都让格莱美来一次大规模改革几乎是不可能的,尽管以往我们都会去做一些尝试,却从没有掉过头去整体回顾格莱美的经验。早在去年,我们就决定要着手处理问题,全面考察如何对格莱美进行一个更为一致的变革。我认为,这次的改革是积极的,能够让格莱美的竞争更加激烈和具有含金量。如果我们一直安于现状,格莱美只会走向末路。”

  改革被指扼杀民族音乐

  然而,改革计划招致的激烈反对却是格莱美奖组委会没有预料到的。计划刚出台,美国著名乐评人斯蒂夫·斯道特就评价说:“这一系列的变革本质就是一场自相矛盾的措辞。格莱美这次的改革只会带来消极作用,因为对于希望获得肯定的歌手无疑是无情的打击。”以爵士钢琴大师赫比·汉考克和传奇老牌摇滚乐手卡洛斯·桑塔纳为首的一众老牌歌手联名上书美国国家录音艺术与科学学院进行投诉,表达对格莱美大刀阔斧改革的强烈不满。

  6月底,抗议声浪达到顶峰。曾4次获得格莱美奖提名的拉丁爵士乐手鲍比·萨纳布里亚成立了反对改革联盟,号召音乐人联合抵制格莱美奖以及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节目。这是因为,CBS在6月刚刚与格莱美颁奖礼续约10年,将继续担任颁奖礼和提名现场直播及其系列音乐节目的独家转播电视台至2021年。除抵制电视台节目的行动,纽约市拉丁爵士乐艺术家们还提出上诉计划,声称美国录音学院的决定威胁了他们的生存。因为即使只是格莱美奖的一个提名,这个荣誉也能大大促进音乐的销量。

  音乐家对改革计划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对民族音乐和古典音乐的影响上,尤其是许多拉丁籍歌手,愤怒地指责格莱美正在赶民族音乐走上绝路,这对那些坚守民族音乐信念的音乐人来说不公平。7月1日,萨纳布里亚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对文化多样性和音乐多样性的羞辱。我们应该做的是大力支持民族音乐的发展,而不是压制那些有意投身民族音乐的歌手的热情。”

  美国权威单曲排行榜《公告牌》主管比尔·维尔德认为,格莱美奖改革真正困难的地方在于,作为音乐人公认的职业生涯的崇高荣誉,格莱美需要通过对奖项重新洗牌来保证自身的高价值,引导消费者清晰了解音乐界趋势,这个大方向并没有错,问题是,没有人愿意牺牲自己的那块音乐类别:“格莱美的改革思路获得了一些人的认可,但是,他们仅仅停留在概念阶段。如果你正好是被格莱美取消的那个类别里的歌手,你肯定不会太高兴。”

  乐评人认为需理性看待影响

  被誉为“音乐界奥斯卡”的格莱美音乐奖是美国一年一度的音乐评选盛会,也是世界范围内最具影响力的音乐大奖之一。虽然和电影界的奥斯卡一样被打上了美国文化的印记,但世界各地的众多音乐人仍以能捧得格莱美的老留声机奖杯为荣。格莱美奖的权威性、公正性和广泛影响性,使它不仅成为对音乐人专业水准的极高肯定,同时也是专辑和单曲卖座的金牌保障。

  但是,近年来的格莱美颁奖礼却总让人提不起精神。许多观众反映,冗长的提名名单令人昏昏欲睡,有些奖项又给人“为颁奖而颁奖”的感觉,格莱美确实需要一场改革。通过削减合并、男女同赛、末尾淘汰三种形式大规模瘦身,格莱美在乐坛大环境变化的情况下,不得不以更贴近大众和市场来求出路。

  德式单簧管青年演奏家刘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全球唱片业整体疲软的趋势中,民族音乐和古典音乐所占市场份额也在缩小,调整太过细致的分类奖项成为格莱美不得不做的一件事,他透露:“前不久,美国五大交响乐团之一的费城交响乐团宣告破产,这反映出古典音乐在培养市场和观众方面仍存在一些问题。民族音乐也是如此,即欣赏的人多半是艺术圈内人士,真正的观众并不多。另外,盗版和非法下载也影响了音乐人的收入和创作欲望,音乐质量缩水同样会导致相关奖项缩水。虽然改革会打击一部分人的积极性,但即使没有奖励,许多优秀的音乐人还是会坚持他们的梦想。”

  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著名乐评人科尔沁夫对记者说,最近几年,格莱美奖和奥斯卡奖一样遇到了收视率下降的困扰,为提升公众关注度和社会影响力,在受众面较小的古典和民族音乐上削减奖项,也是出于商业考虑,虽然改革计划遭到激烈反对,但其事实上能产生的影响十分有限:“音乐本身的质量以及推广手段才是生存的根本,能获得大奖固然锦上添花,但不应将其视作唯一。”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美国音乐人抗议格莱美奖改革扼杀民族音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