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是否应该改编翻唱经典红色曲目,自红歌会开唱以来,就成为一个尖锐的话题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近日,随着江西卫视2011《中国红歌会》收视率的节节攀升,以及各路红歌手对传统红歌的改编,“经典红歌能否被翻唱”如热浪来袭,掀起了新一轮的口水战。

  在《中国红歌会》50进30第五场时,传统红歌与新派红歌的争论战场由台下转向台上,在舞台上出现了一次戏剧性的正面交锋。传统红歌演唱代表王阿贵一曲字正腔圆的《我为祖国献石油》与新派红歌改编者“声音乐团”《记忆中的星星索》狭路相逢,二者同时站上了PK台。红歌评审对双方的去留问题争论不断,关键点就是红歌能否被改编。有的评委认为只有原版红歌才是红歌,改编则失去了原有的韵味;反对者则认为,红歌被改编反而可以焕发新的活力。在一番“唇枪舌剑”后,“声音乐团”以18:7的绝对优势战胜王阿贵,为传统红歌与新派红歌的论战画上了句号。同时,也以事实告诉观众红歌是能够被改编和翻唱的。

  对于大多数生活在六七十年代的人来说,耳熟能详的经典红歌是那一整个年代的缩影,有着他们挥之不去的记忆。那些记忆中的红歌,不仅是传唱在口中的歌谣,更是他们精神与心灵的寄托。如果红歌被改编翻唱,失去了“原汁原味”,那么,红歌所承载的记忆也随之消失,所以,他们坚决反对红歌的改编。

  相反,80、90后这一代似乎对传统红歌缺乏好感。这无可厚非,因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国家的改革开放,我们在80年代开始走向富强,此后的孩子很少有关于革命年代的记忆。随着整个社会的娱乐化加强,传统红歌反而有些“非主流”了,取而代之流行音乐成了年轻一代追捧的对象。如果采用流行唱法,给经典红歌加入时尚元素,将传统与现代完美结合,对于他们来说更有吸引力。

  其实,最早在2006年,红歌会便邀请零点乐队、胡彦斌、王蓉等流行歌手参加2006年红歌会的主场晚会。这些通俗流行派歌手用摇滚电吉他奏响了歌颂共产党的《请茶歌》、用RAP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他们激情的演唱引起了很多年轻人的共鸣。其后,2010红歌会全国季军彝组合更是把改编翻唱经典红歌推向顶峰。通过专业音乐团队精心打造,用最现代最时尚的通俗表演手法,《映山红》《爱我中华》《绒花》等歌曲通过彝组合改编演唱,变得更加时尚,被大量80后90后追捧。今年,擅长新派红歌创作和演唱的“声音乐团”,也带着被赋予时尚气息的红歌重磅袭来,成为2011中国红歌会舞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江西电视台副台长李建国曾说“真正能够打动我的就是经典红歌的改编和翻唱。你看宋祖英都和周杰伦一起演出了,红歌必须改编才有生命力。”

  的确如此,选手们对经典红歌的改编,往往是在把握了原有歌曲的情感和揭示原有歌曲意境的基础上,加入自己的理解,用更现代化的元素和表现方式来重新演绎该歌曲。改编的新歌往往保留了原歌曲的精华,并增添了吸引听众现代气息和流行因素。这种方式使红歌更加贴近我们的当下生活,从而扩大了红歌的群众基础,被更多年轻人接受。正因为这种改编,红歌才被赋予了新时代的生命力,能够与时俱进。

  此外,改编红歌又何尝不是一种创新精神的体现?阎肃老师点评龙凤组合时,就提到“每次唱的都是民歌,虽然不错,但是听多了,难免会让人觉得单调”;滕矢初说王春艳时也说“原生态次数唱多了,看不到提高”。同样,经典红歌若每个人都唱法相同,便会使其失去亮点。只有通过创新思维将其改编,它才会重新让人眼前一亮。

  近年,中国红歌会考证大量数据,投大力于改编和翻唱经典红歌,不仅因为这样鲜明的演唱特色受到年轻一代的追捧,同时也彰显着媒体的责任。(邹红红 曹艳霞)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颠覆传统翻唱经典 新派红歌掀起收视狂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