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经济观察报:你现在有多少代言?

  郎朗:10个。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有那么多代言?

  郎朗:一般选择代言品牌的时候,我会考虑不同的领域,从豪华品牌到大家平时消费比较强的产品,涉及的领域比较宽广,每一个领域都可以为我们带来一定的观众群,这是古典音乐现在急需要的。这是社会舆论的真实写照,古典音乐已经不是19世纪的事情,它还属于高层、豪华的,但已经锁定在一个小众的范围,如果我们今天还想让古典音乐健康发展下去,就一定需要一些捆绑式的销售手段。

  经济观察报:你觉得在未来古典音乐会是什么样子?

  郎朗:这是许多起步的年轻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因为市场太小,而从事音乐的人太多。商业化的问题要看你怎么理解,如果每天给派对弹钢琴,那就是商业化,但是音乐会并不一样,你弹整场的音乐会,并不意味着一场音乐会就是商业活动。从票房上讲,我的所有音乐会都是满座,挣的钱可以支持一场音乐会,并不足以用来发展整个古典音乐界,这也是需要赞助的原因。一个误区是,只要看到赞助商的名字就认为这场音乐会是商业化的。

  经济观察报:你的音乐学校对琴童会采用和你小时候一样的教育方法吗,我知道你是在非常严格的环境下学琴的?

  郎朗:练钢琴都苦,只是程度不一样,做任何事情做到五个小时都会觉得很烦恼。音乐有所不同的是,会给予你一些收获,但是当你弹到一定程度,没有释放的时候,就会很苦。尤其是最开始练基本功时,邻居都很讨厌我。但音乐带给我的喜悦,让我觉得之前受过的苦都值了。

  经济观察报:在每次演出之前你会练多长时间琴?

  郎朗:两个小时吧。

  经济观察报:波利尼演出前说自己每天练琴近五个小时,你为什么只练这么点?

  郎朗:我小时候练琴练很长时间,有时候达到七八个小时,这对我技术成熟有很重要的作用,但是现在用不着这么练也可以保持那个水准。但是要看曲目,练习贝多芬奏鸣曲需要的时间更长。有些曲目我练习也是有一点吃力的,但是弹完之后有一种满足感。

  经济观察报:演出很耗体力,很多人好奇你如何保持激情澎湃的演出方式的?

  郎朗:我一般会安排一些舒缓的曲目。钢琴独奏会是一种创新的形式,过去是和小提琴等乐器合作,很多人认为如果钢琴弹两个小时会让人睡着,我原来也认为有时候休息休息挺不错的,但是后来还是觉得可以把纯钢琴内容用音乐会来做,将钢琴独奏会变得高潮迭起,通过配合调动观众积极性,先把巴洛克拿上来,上半场再加一个古典,下半场先来一个德国浪漫,再来一个俄罗斯现代、法国印象派,像画画一样,可以一直在调。

  经济观察报:现在一年有多少场演出?

  郎朗:120场。

  经济观察报:能否评价一下跟你同辈的音乐家,比如李云迪?

  郎朗:很难去评价。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把我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这也挺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也不会因为别人而改变。我比较幸运,也比较招人嫉妒,我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长大当然知道,但是我觉得在良好的气氛下把每个人想做的事情都完成了才是最重要的。我每次回国都会看到一些很莫名其妙的文章,感觉我好像每天除了商演什么都不干,而且很奇怪的是能弹41首协奏曲也是错的。评价一个很努力的人,会用“贪”来形容,这种社会现象让人很不能理解。

  经济观察报:国外媒体曾经讨论过中国众多的琴童现象,认为很多人并不具备这样的天赋,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郎朗:这包括两个问题,第一,学习音乐的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想成为专业的音乐家;第二,许多想成为专业音乐家的人往往在还没成功的时候就已经因为种种困难放弃了。所以我认为写那些文章的人根本不了解音乐。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郎朗:我比较幸运 也招人嫉妒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