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正如片名所示,《武侠》首先是一部商业先行的类型片,无论是新辟蹊径的“微观武侠”、甄子丹的“甄功夫”或是金城武的怪咔喜剧演出,都是吸引媒体关注和观众进入电影院所精心安排的商业卖点,但在慢慢剥开《武侠》的商业外衣后,其实可以发现,影片不仅混杂了动作、喜剧、惊悚等多种类型元素,在此包裹之下的感情线索也同样极为丰富,成为推动甚至最终决定影片结局的关键。《武侠》,由情而始,又因情而终。

  一部成熟的类型片,感情戏其实也是商业卖点,正如斯皮尔伯格曾说:“人性是最大的卖点”,深谙类型片创作的陈可辛,一直将“感情”作为其商业大作的核心之一,《投名状》(兄弟情)、《十月围城》(家国情)如是,《武侠》亦是。一如在武戏方面所做的“微观武侠”, 《武侠》的感情戏多以细节为出发点,可称之为“细节感情”。

  甄子丹之悔悟情

  《武侠》编剧是林爱华,自《金枝玉叶2》起,陈可辛的每一部电影都少不了这个名字,而《武侠》也是自《甜蜜蜜》(张曼玉版孙俪版)后第一部只用了一个编剧的陈可辛电影,足见陈可辛对林爱华剧本的信心。

  林爱华以女性特有的细腻入微,从一个个极为感性的细节入手,为片中人物铺排内心感情变化的线索,它可以是一个孩子临死前的无助眼神,可以是一个杀人嫌疑犯充满恳求色彩的拥抱,可以是夫妻床榻间的一次握手,甚至可以是一片树叶。

  作为《武侠》第一主角,甄子丹扮演的刘金喜背负着黑暗而沉重的过往,而促使他下定决心与之决裂的,是在其杀手生涯里所遇的一个小男孩,当他动手之前,这个小男孩流露出深深的恐惧与哀求眼神,使杀人如麻的刘金喜幡然悔悟。

  因为这个眼神,刘金喜由无情的杀人工具成为有情的悔过罪人,不惜与义父七十二地煞教主恩断义绝。在隐姓埋名的十年里,他慢慢变成一个敦厚良善的好丈夫、好父亲和好村民,直至七十二地煞发现他的踪迹……

  金城武之法外情

  片中金城武扮演的捕快徐百九,是一个纠结于法与情的人。为了法,徐百九可以将亲人绳之以法,为了法,徐百九可以借钱贿赂上级,但为了情,徐百九也可以将法置之脑后甚至是违法,而这起始于一个拥抱。

  对于刘金喜无意中打死两名匪徒的说法,徐百九怀疑重重,以敏锐的观察得到刘金喜不仅武功高强而且曾是杀人犯的结论,但通过和刘金喜一家的相处,徐百九又逐渐感受到刘金喜已经彻底悔过自新,而让徐百九走出矛盾犹豫的,是刘金喜一个充满信任和恳求的拥抱。正是这个扎根于徐百九内心的拥抱,唤醒了被他深深压抑的同情怜悯心,从而也改变了刘金喜的命运……

  汤唯之儿女情

  刘金喜的妻子阿玉温婉贤淑,汤唯的气质与其可谓相得益彰。这个曾被以前的男人抛弃的捕鱼女子,最大的心愿是与刘金喜守住一个完整的家,最大的恐惧是刘金喜哪天也会不辞而别。她对刘金喜的依恋,是入睡时也要握住他的手,当每天刘金喜醒来时,经常会发现睡梦中的阿玉仍紧紧握着他的手。当七十二地煞闯上家门时,守住一个家的信念给了阿玉莫大的勇气……

  王羽之父子情

  以《独臂刀》威震影坛的一代传奇打星王羽,自1993年的《千人斩》后,已十八年未在江湖露面,此次受陈可辛诚邀出演《武侠》大反派七十二地煞教主,将这个魔头身上的阴狠诡异演绎得入木三分,但他与义子刘金喜之间的一番谈话,却带出魔头残存的人性温情一面。

  与刘金喜和儿子嬉戏、替小儿子拔牙的温馨场面不同,教主与刘金喜的父子情浓烈而充满暴戾之气。为示与教主恩断义绝,刘金喜自断其臂,换来教主的仰天长啸“什么!!!”,而当他回忆起当年对童年刘金喜说树叶落光时就是父子团聚时,盼父心切的刘金喜以为将树叶砍掉就能看到他回家。追抚往昔,二人纷纷落泪,但善与恶、恩与仇的天地不相容,又令这对曾经的父子不得不在斗室内做一番生死了断……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武侠》商业外衣下感情线:微观武侠 细节情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