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红歌”这个词无疑是提及频率最高的。在机关,在厂矿,在学校,在社区,甚至在监狱,“红歌”以强大的生命力渗透到社会各个阶层。

  这已然超越了歌曲本身,而演变成一种红色文化的主旋律现象,在中国共产党90岁生日之际,赫然奏响。

  “红歌”唱得满天红

  “6月21日健身协会、22日总工会、23日中国银行、24日区教育局、25日一医院、26日市卫生局、27日律师协会……”欧俊荣翻开皱巴巴的工作笔记,一一细数。

  她都有些吃惊,“日程安排得满满的”,欧俊荣在酒都剧场专门负责剧场,只要有单位前来租用场地,都要与她联系。

  今年正值建党90周年,前来搞庆祝文艺汇演的单位创历史新高,“比哪一年都多。”欧俊荣说,以刚过去的6月为例,去年一个月下来就两三个单位前来搞活动,而今年的数字是14场,几乎是每两天就有一场。

  “这段时间太累了,上午先彩排,晚上正式演出,等演出结束,我们还要清理会场,第二天又是另一个单位。”欧俊荣说,尤其是六月下旬,文艺汇演达到了最高潮,10天时间就有8天都有安排。

  在众人心中都有一个概念,宜早不宜前,即是说庆祝活动基本都会选择“七一”之前,当然又不能太早,否则容易被人遗忘,这也正是六月最后10天里会成为高潮的一大原因。

  唱“红歌”,成为了这些文艺汇演的主角,“好多节目都很专业,在服装、道具、编排上都下了功夫,看得出来,大家都是以饱满的热情在排练节目。”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欧俊荣观看了不少节目,她这样评价道。

  “酒都剧场从场地、舞美、音响、灯光等各方面条件来说,在宜宾都是很好的,但租用一次场地费用要几千元,有的单位嫌贵了就没来。”欧俊荣介绍说。

  于是,一些单位在内部找一块场地,简单布置一番,就搭成了一个舞台,“条件虽然简陋了一点,但并不影响我们对党的忠诚和热情。”一位单位办公室负责人说。

  将军街一家礼仪庆典公司负责人范先生说,6月份,不少单位前来咨询布置舞台场地的业务,“都是说单位要唱"红歌",喊我们布置舞台、音响和灯光。”范先生说,这种现象在以往几乎都不存在,而今年他就接了不下5单,“沾了建党90周年的光!”范先生笑着说。

  机关、厂矿、学校、社区、监狱,各条战线,各行各业,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都曾组织过唱“红歌”文艺汇演,几乎在每天的报纸版面上,都不难发现类似新闻。

  “从上至下,从领导到群众,大家都在唱"红歌",一方面由于刚好是90周年,另一方面大家有着互相追赶的积极心态,抒发对党的热爱。”某单位负责人这样分析说。

  唱的不是歌,是情

  “咱们工人有力量!嘿!咱们工人有力量!”6月28日晚上8点,宜宾金川电子有限公司(国营第八九九厂)举行的“颂歌献给党”歌咏比赛上,公司党委副书记周敏慧头戴工人帽,脖系白毛巾,身着蓝色衣,带着几名员工为大家献唱《咱们工人有力量》。

  歌曲一唱,掌声四起。对于工人而言,这首歌有着特别的亲切感。

  “对于我们工人来说,这首歌代表了工人阶级翻身解放的那种喜悦和振奋,唱了这么多年,旋律一响,那种激情就油然而生。”今年54岁的周敏慧说。

  周敏慧是个十足的“红歌迷”,1964年,7岁的他走进小学,最先学会的两首歌曲就是《社会主义好》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那个时候对"共产党"、"社会主义"没好深的概念,只是老师教,我们就跟着学,多唱几遍自然就学会了。”周敏慧回忆道。

  1975年,周敏慧到宜宾县普安当知青,那个年代,他对《过雪山草地》、《四渡赤水》等歌曲记忆深刻。

  至今,周敏慧都还珍藏了《东方红》歌本,像《团结就是力量》、《井冈山》、《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等经典歌曲他不假思索就能随口唱出来。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青春之歌》、《我的中国心》、《太阳岛上》、《我的祖国》等歌曲又红极一时,成为家喻户晓的熟悉旋律。

  此后一二十年里陆续推出的《春天的故事》、《众人划桨开大船》、《长江之歌》、《五星红旗》、《走进新时代》等也深受喜爱。

  “最喜爱的要数《松花江上》了,每次唱这首歌就让我想起当时日本侵略我们的种种可恶罪行,那种愤怒憎恨的感情油然而生。”周敏慧说,从小到大就记住老师教诲的“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这些歌曲很振奋人心。

  作为一名业余“红歌”爱好者,周敏慧在公司里唱歌是出了名的,“周书记唱民歌有专业的水平,在用气和感情方面都很到位。”一些同事评价说。

  而这些,周敏慧属自学成才。“没专门学过,这么几十年耳濡目染,加上自己感兴趣。”周敏慧说,每一首歌曲都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唱歌之前要先了解歌曲表达的意思,要情和意融合在一起,自然就能投入进去。

  他个人的感受是,唱民歌要讲究“松”、“空”、“通”,而通俗歌曲在唱法方面的要求就没这么严格。

  “情景在前,唱歌在后。”宜宾老年大学声乐教师游治富每次在给学员们上声乐课时,都要反复提及这句话。

  “没有感情的投入是不能完全表现歌曲意境的。”游治富说,“红歌”更是这样,要表达情绪与情感。比如说,要唱好《映山红》,就应该先看看电影《党的女儿》。

  红歌还能红多久?

  “"红歌"是什么东西啊?我喜欢周杰伦的歌曲。”小学二年级的阳阳这样问妈妈。

  在一些人看来,“红歌”是上了一定年纪的人才喜欢的,放在当下,已经过时和老土了。

  实则不然。“"红歌"给人那种振奋、激情是一般的流行歌曲不能比拟的,流行歌曲红得快也过时得快,但"红歌"才真正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经久不衰。”周敏慧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几乎是所有中国人都会唱的歌曲,歌曲是1943年创作的,至今快70年了,“有哪首流行歌曲能传唱这么久?”

  但“红歌”也并非一成不变。“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红歌,红歌也是与时俱进的。”游治富说。在刚刚过去的6月,游治富忙得不可开交,除了给老年大学上课,他的工作重心放在宜宾市文化馆,在6月22日晚文化系统举办的“五粮醇之夜”和6月28日全市最高规格的“旗帜颂”两台大型晚会中,游治富都担任了多个节目的指挥。

  “这种晚会一般都会分几个篇章,展示共产党走过的几个不同历程,在歌曲的编排上,也会紧扣主题。”游治富称,比如在6月22日晚上那台晚会上,他先后指挥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社会主义好》和《走向复兴》3首歌曲,“这是中国三个重要时期,歌曲的编排是有深刻意义的。”

  特别要说说《走向复兴》。游治富说,在很多晚会上,这首歌曲都被作为压轴出场,它代表继往开来,对美好未来的祝福,“这首歌是为建国60周年献礼的,气势磅礴,极具现代感。”

  宜宾金川电子有限公司团委的杨斌和梁涛都很喜欢《国家》这首歌,“旋律很优美,歌词很爱国,80后群体都很喜欢。”杨斌说,作为年轻一代,很希望能产生更多像《国家》这样的现代“红歌”。

  “"红歌"需要好好的传承,要让我们的下一代了解中国的历史,要知道今天幸福的生活是来之不易的。”周敏慧说,公司将每年的第三季度作为红歌季,号召每个党支部都要在这3个月里举办一次红歌比赛。

  83岁高龄、党龄67年的孔繁隆尽管年事已高,但一说起“红歌”,立马唱了起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孔繁隆老人说,每次唱起这些歌曲,就想起过去的革命战争,“只有跟党走,才会过上好日子。”

  如今,孔繁隆老人在老年大学声乐二班上课,“唱唱老歌,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他笑着说。

  在孔繁隆老人尊称为“老班长”的鄢萍的笔记本上,写着她自己的座右铭:党员要带头学习讲政治、带头示范顾大局、带头自律树形象,做到政治坚定、思想常新、理想永存。

  “我们用"红歌"来抒发对党的忠诚与热爱,我是唱着《解放军的天》,读《女兵的日记》,迎来了中国人民的解放。”鄢萍说,她最有感触的就是《党啊,亲爱的妈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她的今天。69岁那年,鄢萍入了党。

  今年上初二的冯语蝶说,《映山红》这首歌她是听一位超女演唱后觉得好听才记住的,“旋律很优美,原来还是首"红歌"。”冯语蝶说,谭维维版的《唱支山歌给党听》也很好听,“老歌新唱”让90后的年轻人乐于接受。

  “老歌新唱是一种不错的传承手段。内容再好也需要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来演绎。”游治富说,很多“红歌”之所以能传唱至今,兼顾到了艺术性和通俗性的结合,“便于记忆、朗朗上口是“红歌”旺盛生命力的一大特征”。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红歌”正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