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范冰冰

  她曾是琼瑶笔下比小姐还漂亮的丫环,可她只获得了0.11%的民众支持率;十年的演艺生涯,让丑小鸭蜕变成了公主,但她背后的谜团却成为争议的焦点——她就是范冰冰。也许是她的美丽让人忽略了她的努力,这个话题女王既让人艳羡,又让人嫉妒,她到底是人,还是妖?

  曹:这一次吴思远监制的都市喜剧片《合约情人》,马上就要上演了。

  范:对。

  曹:导演说,我对范冰冰的评价可以用百分数来打分。镜头之外我给她打六十分,一到镜头里面打八十分,剪完以后到大屏幕了是九十分。

  范:导演的评价挺有意思的。其实对我来说有一定困难的。

  曹:导演还透露说,在剧本之外,后来的拍摄过程中,专门加上了一场你们的接吻戏是吗?

  范:对。原来整个戏里面没有。

  曹:导演说拍完了之后,小齐哥很满意,就送了一块手表给我,冰冰没有送礼物给我。

  范:没有,我都不知道。那可能是小齐哥故意贿赂导演,其实这场戏是他想加的,我估计。但是我和小齐哥的戏,大多数都是那种“发乎情、止乎礼”,但是因为他那个事很夸张,所以需要在人前表现得很亲密,但如果是两个人单独相处的话,我反而是很有距离感。其实他是我合作过的男演员里面,非常懂得去体贴别人的一个人,但他自己是很反感别人这么说的,他说不要叫我好好先生,我不是,我是很坏的,其实我以前是很叛逆的。他不愿意别人说他很好,他说要是别人都说我很好,如果哪一天我犯了错误,大家可能不原谅。

  曹:听说影片里你还有一场导演设计的惊艳的舞蹈?

  范:对,钢管舞。这个电影一开始的时候,大家传说我要跳艳舞、钢管舞,其实没有。是大家下了班所有的女孩都愿意跳的那种,就类似于流行瑜伽的另外一种形体的训练。

  曹:从《合约情人》到现在你拍的《胭脂雪》,不论是导演,还是剧组的很多同仁,都会对你有一个差不多的评价,就是说冰冰在整个组里头,在生活当中,像一个男孩一样,直爽大气。是不是从小就是这样一个男孩的性格?

  范:其实所有的人认识我的时候都觉得我非常温柔啊。

  曹:淑女?

  范:对,需要别人保护。当然通常都是我在保护别人。

  曹:我听说你很小的时候,在学校里面就善于保护别人,如果哪个女同学被男同学欺负了,据说你会用石头去砸?

  范:对。而且我会带一帮女孩,下了课和他们去单挑,用那些水泥的圆筒作为战堡对垒。那时候我妈妈一直认为我是一个非常乖的孩子,因为我在家里面很会装,很听话很乖,但是突然有一天一个男孩的妈妈找来,因为那天放了学我把那个男孩给打了,打得头破血流。那个男孩的妈妈把他领来我们家,说你看你女儿。我妈都傻了,说这是我女儿干的吗?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妈就知道,原来这个姑娘是挺厉害的,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个表现。

  曹:其实妈妈还是希望把女儿培养成一个淑女,所以让你学了很多的乐器。

  范:对。

  曹:钢琴啊、长笛啊,那小时候自个儿喜欢吗?

  范:我经常有拿斧头把钢琴劈了的冲动。我为了学钢琴挨了很多打,我妈妈的脾气比较暴躁。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刚刚流行塑料的衣架,就是挂在家里晾衣服的衣架,我妈经常四五个摞在一起,一抽全飞掉了,全断掉了,身上就一道一道红印,夏天也不能穿背心,就穿带袖子的衣服。

  曹:据说小时候妈妈教训你的时候,你也特别的执拗,然后和妈妈说一句常说的话:将来我一定比你强。

  范:对。我偏科偏得很厉害,我的文科学得很好,经常参加全省的作文比赛,还拿奖。但是我的数学到了三年级的时候,已经很差了。我记得我三年级还是四年级有一次期中期末考试,我大概考了21分。

  曹:真会考。

  范:就已经差到那种程度了。但是我那个时候就很坚定地说,反正我以后一定不会用到数学。我妈就很奇怪地说,你怎么就那么有主意呢?你怎么就知道你长大以后不会用到数学?我说我不知道,反正我肯定和数学不会沾边,因为我太弱了。

  曹:1995年的6月份你遇到一次非常严重的车祸,是吗?

  范:对,到了中学以后我就经常被跟踪。从我上中学开始,我就很羡慕别的同学骑自行车。但是我没有,我没有办法骑,是因为每天气门芯都被人放掉,有时车胎被人扎了,我就推着车慢慢走。经常会有高年级的男同学来搭讪的,来跟你聊天的。

  曹:是不是那时候在学校你就出落得比较漂亮?

  范:其实我一直没有认为我长得是漂亮还是不漂亮。那个时候我太小了,所以我爸我妈就决定拿车送我。有一天爸爸来学校接我。那个学校是一个大下坡,我们骑上摩托车,刚刚开始起步,后面有一个19岁的、还没有驾照的女孩,开着一辆军用吉普车,撞上来了,撞到后尾巴,两个车顶在那,滑行了十八米。我和我爸两个人大概有一两秒钟吧,用一种很奇怪的姿势,就在那个吉普车的底下被拖了十八米,那个女孩已经忘记踩刹车了。

  曹:头发有卷在轱辘里头吗?

  范:对。掉了很多头发。

  曹:你脸上没事?

  范:我脸上没事,就是两腿已经站不起来,我爸就抱着我开始哭,掉眼泪,心疼。

  曹:后来怎么会想到从烟台,这么老远跑到上海来学表演?

  范:我那个时候就已经上到高二了,然后正好出车祸,歇了大概三个多月,会考就等于没考。第二年要升高三的时候,老师就建议,不然你就留一级吧,上高一,然后从高一再开始,再读上去。我觉得不太好意思,同学都上了,你却留了一级。这时,偶然间看到一张报纸,介绍两个烟台的学生去了谢晋的影视学校,他们放假回来记者采访了他们,是两个男孩。那个时候正好是8月份,还没有开学,上海谢晋影视学校正好在考试,我就跟我妈说,我想去考这个学校。我妈也傻了,就是不知道,莫名其妙。

  曹:你妈希望你按照正统的教育进大学?

  范:对,她很希望。没有想到去谢晋影视学校考试的时候,很顺利。

  曹:你进那个《还珠格格》剧组也是偶然?

  范:对。是因为刘雪华姐的关系,她一直觉得我像一个古代的人。她第一次见到我,和旁边的化妆师说,怎么一个古代的人跑到现代来。我那个时候头发很长,她觉得现在的女孩子头发怎么会这么长,除非是自己戴着头套来的,她以为是我自己戴了头套来的。然后刘雪华姐就把我拉到一边去,说可不可以给她一张照片,我说太好了,那个时候我正好有准备。

  然而照片送出后就杳无音信了。范冰冰过了一年北漂生活,每个月只能靠母亲资助的1200元过日子,直到刘雪华把她推荐给了《还珠格格》的剧组。然而刚进剧组就遭遇了“调包”事件,制片方考虑到台湾的市场,把范冰冰原本“紫薇”的角色给了林心如,而她只能扮演一个丫鬟金琐。

  曹:据说你后来赌气离组了是吗?

  范:对,我说我不演了。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开机的时候,何姐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冰冰你还是来演吧。第一我们也没有找到更合适的金琐,第二我们觉得可能你各方面的条件都还不错,如果你能演这个戏的话,我们想和你签合约。我一想,我如果能签到合约的话,我以后一个人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有经纪公司在帮你打理。其实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一次,我拿了一张照片,我很高兴地去见导演,他说你多大了?我说我16岁。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你这么小,还不赶快回去上课,回去念书,出来演什么戏啊,你20岁的时候再来找我吧。所以因为这个原因,他们说要签合约,我答应了,然后就加入了琼瑶的经纪公司。

  曹:当时你们组里头,无论是你,赵薇、林心如,其实都是孩子,应该是挺热闹的。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范冰冰——话题女王的美丽蜕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