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继韩剧之后,韩国流行音乐风靡亚洲。滚滚“韩流”捧红众多明星,光鲜外表掩盖了阴暗现实制作公司对艺人近乎剥削的压榨。在韩国流行音乐瞄准欧美市场之际,不堪压榨的艺人纷纷“造反”,将制作公司告上法庭。

  “韩流”澎湃

  一年一度的“梦想演唱会”是韩国流行乐坛的盛事。这一天,韩国最红的歌手和乐队联袂登台,在曾经举办过世界杯比赛的体育场中演出,为在座近6.7万名歌迷唱起情歌。

  今年5月的“梦想演唱会”上,有20支当红乐队演出。歌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全场绚烂的灯光见证着韩国流行音乐的空前“盛世”。

  韩国流行音乐不仅在国内拥有粉丝无数,更走出国门,占领中国、日本和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广大亚洲市场。韩国政府网站公布数据显示,韩国流行音乐2009年的海外销售高达3000万美元,预计去年海外业绩将在此基础上翻一番。

  稳固占领亚洲市场之后,韩国流行音乐瞄准欧美市场,有意将蛋糕越做越大。韩国最大制作公司“SM娱乐”最近在巴黎举办演唱会,作为其为期一年全球巡演的重头戏。

  韩国明星的脸孔也越来越为海外受众熟知,成为韩国国家形象的代言人。美国《时代》周刊今年4月公布的读者票选结果中,韩国天王级歌星Rain名列全球年度最有影响力人物之一。今年早些时候,韩国少男组合“大爆炸”(Big Bang)也成功登上美国音乐零售公司iTunes的10大畅销专辑榜单。

  随着国际影响力日渐提高,韩国流行音乐甚至有了专属于自己的英语名称,即K-pop。其中“K”为韩国英文拼写首字母,pop指流行音乐。

  “奴隶合同”

  捧红众多明星的韩国流行音乐有着不为外界所知的阴暗面,即对待艺人有如奴役般的压榨。

  由于出道之初与制作公司签下条件苛刻的长期合同,不少艺人成名之后仍然收入微薄,对个人事业走向难有发言权。这样的合同在韩国娱乐圈中并不少见,因条件苛刻被称为“奴隶合同”。

  “彩虹”(Rainbow)是当前走红乐坛的韩国少女组合。这个组合由7名长相秀丽的少女组成,每人代表彩虹七色之一。自从2009年发行专辑以来,“彩虹”组合迅速走红,能歌善舞的7个成员人人都是明星。

  星运旺盛的“彩虹”组合理应财运亨通。然而,事实并非如此。7名成员说,过去两年来几乎天天加班,但收入却少得令她们的父母“心碎”。尽管已是走红乐坛、拥有粉丝无数的明星,“彩虹”组合7人仍然受合同限制,将继续为制作公司DSP完成7年服务期。

  红极一时的男子组合“东方神起”与制作公司SM娱乐公司签定的合同更为严苛。根据合同要求,自2004年出道以来,该组合5名成员每年只有一个星期假期,假期之外每天睡眠时间不过3到4个小时。加上服兵役在内的2年时间,5人的服务期限长达15年。对吃青春饭的偶像组合而言,如此超长服务期可谓“无期徒刑”。更糟的是,尽管出道以来为公司赚个盆满钵满,5人实际所获经济利益少得可怜。

  明星反击

  由于不堪制作公司压迫,近年来纷纷有韩国明星向法律求援。“奴隶合同”的真相这才为外界所知。

  2009年,“东方神起”3名成员将“东家”SM娱乐公司告上法庭。他们发表声明称,当初与公司签下不公平合同,导致出道多年来身心俱疲且收入微薄,要求提前解约。

  在这起轰动韩国娱乐圈的官司中,“东方神起”得到法庭的同情,并间接推动主管当局肃清娱乐圈的“奴隶合同”。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已经出台“合同范本”,希望以此增强艺人地位。

  韩国娱乐圈内人士认为,随着本国流行音乐在海外影响增强,韩国艺人和制作公司也在不断汲取成熟的管理方法,改善业内现有问题。“在这之前,基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文化,特别是在出道之初,”韩国律师尹相革说。他曾经处理过多起艺人与制作公司合同纠纷的案子。然而,尹相革指出,不能指望态度转变解决所有问题。

  对于“奴隶合同”存在的原因,制作公司自有说辞。“彩虹”少女组合东家DSP公司承认,作为当红明星,该组合7名成员的收入确实不多。但公司一位负责人将此归结于唱片业整体行情不景气。他强调,与打造明星的高昂成本抵消之后,“彩虹”组合市场销售所剩无几,东家和艺人分账之后更微乎其微。

  内销转出口

  除了制作公司黑心压榨的因素,唱片业成本高昂、市场萎缩的现状确实不容忽视,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奴隶合同”。

  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韩国流行音乐比拼的不仅是艺人的表现,更是制作公司前期的“造星”投入。在发行首张专辑之前,大部分艺人都曾长时间接受歌舞培训,费用一概由东家买单。

  “彩虹”组合亮相娱乐圈之前,DSP曾经为7人雇请专业舞蹈和声乐培训,时间长达两年。红极一时的“东方神起”曾经接受时间更长的专业培训。由于该组合定位向海外发展,公司还为5名成员开设外语课程,修习日语和英语。

  加上为数众多的经理人、编舞、服装助理和道具、场地开支,制作公司打造明星的成本不菲,最多接近百万美元。

  与巨额“造星”成本相比,韩国国内市场回报令人失望。由于互联网共享文档软件兴起,全球唱片业的专辑销售滑入低谷。韩国唱片发行公司“DFSB收藏”负责人伯尼·赵说,在网上销售的价格战中,不少单曲的售价不到1美元,几乎低于成本。“一分钱还要掰成两半与艺人分账,这怎么可能?”他说。

  在薄利多销的年代,唯有规模才能挽救韩国流行音乐。韩国艺人签约的广告越来越多,举办的演唱会越来越大,同时,制作公司也把发展目标瞄准海外市场。“海外市场反响不错,”一家韩国制作公司的发言人说。

  然而,曾经任职韩国演艺人工会前政策企划的文在甲并不看好这种发展模式。他指出,随着越来越多韩国组合走出国门,价格战也波及海外市场。他指出,除非摸索出真正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否则韩国唱片业无法真正戒除“奴隶合同”。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韩流”阴暗面:艺人不堪压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