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邓超孙俪大婚当天两媒体记者为机位大打出手

  金鹰网评论员 朱白素行

  邓超孙俪上海大婚,开宴前向媒体派发红包利是,不料现场两名记者因争抢红包和拍摄机位大打出手。借着微博,丑事不过一晚便风靡全国各界,成为坊间笑谈不说,又引发众人批判媒体拿领红包的热潮。本是业内丑事不愿多谈,但一两天下来各种胡乱传闻不绝于耳,以致事态竟愈演愈烈,实在忍不住多几句嘴。

  先说红包一事。媒体采访时给媒体派发红包在内地已是业界习惯,并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单娱乐圈如此,财经科技、楼市汽车甚至政党会议也都一一如此,甚至娱乐媒体在业内已是低灰色收入人群,这已不是怪事。说是行业潜规则,实际十几年来拿领双方往往都摆在明面,或将之称为乘车来往的车马费,或将之称为感谢报道宣传的感谢费,名头虽然各异,但实质都不过是一种感谢媒体帮忙宣传的客气。

  孔子说:“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这话说得好,意思是指凡事都有一种历史的原因。而除了历史的原因,胡适之先生后曾添补一条:“还有地理的原因。”意思是社会上任何制度规则,都有其时间和空间上的必然关系。真要评骂媒体拿红包的事,就要先研究各种社会关系、人伦文化、民风民俗、媒体工资、明星习性等各个方面。若忽略这些关系,只管直眼评说,不仅不客观,甚至可说是瞎起哄。

  专职娱记一职在内地兴起时间并不长,十余年前国内权威媒体稀少,能跻身北京上海广州等娱乐大城的则更为少见,往往一名记者一次活动便能拿个一千两千,近些年随着媒体记者不断增多,费用也逐渐减少至一百两百,真成了“补贴行车”的一份“意思”。而无论何种活动,总有优劣两面,好比电影,烂片也总有些精华亮点,大片也总有些漏洞瑕疵,但若只图个轻松娱乐,影片本身总是能给观众带来一丝乐趣和感慨。于宣传方而言,总是希望媒体尽量多说一些好话,少谈一些弊端,多给新人一些机会,少提大腕一些负面。于是这不多不少的一份“小意思”,在这讲究人情世故的社会里,常常也就自然在所难免。

  倒是香港媒体,因为当地活动鲜有红包可拿,因此只管博取眼球照顾自身利益,导致各种偷拍走光层出不穷不说,新人也只好将脸面放在胯间,不主动露个底裤也难有露脸之日。如此奇怪的行业规则,看起来好像是港媒不理新人死活,实际是读者对新人常态不感丝毫兴趣。外界总说港媒好拍走光,其实既是顺应星声也是顺应民意。都是对这行径了然于心的圈内人士,若女星真穿个长裙长裤,或真注意遮掩,媒体又哪里来的机会?若读者真是冰清玉洁,丝毫不好奇明星丑闻,媒体又何须挖空心思找此类亮点?个个当了婊子事后却立纯真牌坊,其实明星和读者几个人不是又傻又天真?摆到桌面说穿开来,都是明星、媒体与读者这铁三角之间彼此心照不宣的小把戏而已。

  而当年报人董桥从倡导“文化、学术、思想”的《明报月刊》总编辑一职,跳槽充斥暴力与色情的《苹果日报》,最终在《苹果日报》担任社长主政十四年,一时多少文人墨客觉得不可思议?但年过半百的董桥对此报风不仅不抗拒,更直言《苹果日报》“纯以读者喜好为标杆”的态度是好事,因为“读者很成熟,自会筛选信息和取向”。由此也可察觉明星、媒体与读者之间的微妙关系。

  二说艺人明星。凡常态露脸时,明星面对镜头势必微笑忍让,但骨子里只怕未必看得起媒体记者一职。邓超孙俪大婚向媒体挥洒红包利是,不仅不像是希望“普天同庆”,倒十分像是富豪打发乞丐并坐看乞丐争领的施舍行径。若真有心同喜,大可设立签到台,使当天所到记者一一领取人人有份。如此在人群中胡乱挥洒,面对半百名记者却故意只备些许红包,故意惹人哄抢,无论是邓超孙俪的主意,还是华谊高层的点子,无疑都是有心要看媒体的笑话。更何况,若邓超孙俪真有心尊重媒体,6日布置会场之时早该抽空下楼,花费三五分钟与提前守候了一天的媒体记者打个招呼或挥手致谢,即便忙于布置不受采访,也不必让媒体干等久候却最终收获一空。

  如今不少粉丝看客总以为自己偶像言行举止皆光明正派,直到媒体曝光才得知满文军也曾吸毒,臧天朔也好打人,陈冠希喜欢拍录房事,一脸纯情的阿娇也并非淑女依旧……几年下来被点名的不过聊聊数人,没点名的就真是一尘不染吗?只怕未必,都知娱乐圈无风不起浪,这些被曝各种负面的当红偶像,之前哪个在人前不是一脸正气正襟危坐?无论当红大佬还是激情粉丝,人前个个都说要尊重明星私生活——真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这些明星艺人登台一曲便入账数十万,随手拍个广告影视便吸金六七位数,在这多少人奋斗一生都未必有房有车的社会,哪个明星不是挥金如土潇洒半生?自行挑了这万众瞩目的一个行当,担负着引领社会风气的职责,本就不再是常人,等干了些臭闻丑事却还不想被众人所知,哪有这样的便宜?

  再说娱记一职,娱乐媒体日常作业无非是娱人娱己,着眼影视音乐,笑谈八卦爆料,偶尔加上三两批职业狗仔,从不拿领红包,一心专攻偷拍。说好话,说坏话,只要说的都是真话,其实都无可厚非。若是要抓娱乐记者拿红包这点小辫子,倒不如去抓财经记者或时政记者的来的必要。政商新闻关系国计民生,若也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则势必助长恶势力气焰,泯灭平常人权益。至于娱乐事业,本意不过是让常人忙碌之余得以轻松快活,哪需要那么正气凌然?

  而两名记者在婚宴现场大打出手一事,也不过是千百万媒体人当中极少发生的特例。此前郭德纲徒弟怒打北电记者,今年莫少聪出狱便差人围殴南都记者,挨打者虽心生怒气,最后却依旧一再忍让晓以公理,这些便是实例。纵观当今社会,大小媒体何止万千,记者一职也已趋近饱和,如此鱼龙混杂的行当,素质难免参差不齐。同处一室同经一事,面对红包确有个别记者上前哄抢,但同时也有大批记者只顾拍摄并不屑于这种嗟来之食,为何偏偏就无人提及?更何况记者一职终日眼观他人繁华似锦,自身却始终过着檐下生活,即便有个别哄抢的特例,也算不得耸人听闻的大事。若借此一事怪造标题批骂整个媒体圈,实在是太过片面无理。

  至于两名斗殴记者,无论是缘起网上传闻的“争抢红包”,还是缘起业内传闻的“争抢拍摄位置”,都是丑事一桩。本是同根战友,偶遇纠纷却小事化大,为了点可有可无的东西大打出手,不仅是自身素质低下的表现,也使得整个业界为之蒙羞。从古至今,耍笔杆子营生的,不算文化人也算是半个琢磨文化的人,本应有所为有所不为,无论何时都应把持些文人书生的气节和容人过错的度量。无论何时何地何种纠纷,动手打人都是无理的莽夫行径,不仅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也势必将事态进一步扩大。而明明不过两名记者打斗片刻,且其中至少一人是为争抢拍摄有利位置,事态发生后如新民网等乌合之众为博点击,未经仔细查证便转载登出《邓超孙俪大婚 记者为哄抢大额红包群殴》这类失实报道,以致谣言四起掀起轩然大波,更是媒体之奇耻大辱。

  统而言之,经此一事,无论是邓超、孙俪等明星艺人还是各界媒体自身,都应当面壁反省。前者作为社会的既得利益者和形象标杆,既身份异于常人就自当以人为镜谨慎言行。而媒体作为当今社会的言声者,虽生计平凡,但手握舆论戒尺,也算得上是掌有权势的人,不仅应时刻慎独,更应努力使自己容忍天下、明善察理。传媒前辈雷儆寰先生曾言:“我们要用负责的态度,来说有分际的话。”这应是天下媒体人所追求的共同目标。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邓超孙俪与媒体都应面壁思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