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濮存昕

  北京人艺一楼排练厅,话剧《家》剧组正在进行着紧张的排练。濮存昕在剧中饰演的角色是大哥觉新;在一群只有二三十岁的年轻演员中间,人们很容易忽略他已是个快60岁的人了,看上去倒真像是一位大哥。难怪剧院里的大多数人,都称呼他为“濮哥”。

  今年上半年,“濮哥”的工作似乎格外繁忙:有时他是《蔡文姬》里的曹操;有时又化身为桀骜不驯的“诗仙”李白;他还曾以一张丑陋的反派嘴脸出现在电影《最爱》里,令人大跌眼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透露说,自己接下来还想尝试着去排一部小剧场话剧,甚至要演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喜剧角色。

  热爱舞台的濮存昕,甚至巴望着想要退休,因为他想要更加自如地去演戏。

  从没像现在这么棒

  问:从1993年至今,《李白》这出戏你演了18年,现在感觉李白的形象和你挺契合的,当年首演时感觉如何?

  答:1993年演《李白》,情绪是从头到尾的气贯长虹,全都是慷慨激昂,没有生活常态。同样是李白狱中背诵陶渊明诗歌的那场戏,以前演的都是愤懑;现在放松下来,重新认识生活,重新去体味李白的生存状态,演出来就是一种苦中作乐,百无聊赖。

  现在再演《李白》,我已经是快60岁的人了,没有当年那么大劲儿了。不能拼劲儿的时候,就会促使你往心里走,往自在走,往舒服走。这才发现,原来不用使那么大劲儿也能演,不用那么大力气说话,台词照样听得清,你在台上很自在,观众也很舒服。演戏有太多方式,原先我只有一两种,现在有N种方式了。

  问:这个逐渐契合的过程是怎么实现的?

  答:《李白》首演之后,隔了10年没再演;2003年再演时,我已经后悔当干部了(指担任副院长一职),因为我当不了,我负不起责任,没有能力带动起人艺。我别耽误大伙,也别把自个儿耽误了。我说不干就不干了,开始一门心思地演戏,我知道我只能用演员这个身份为北京人艺做事。

  我愿意演戏,而不是苦哈哈地违心做事。所以,2003年再演《李白》,就有了剧中李白那种进退两难的感觉。带着这种心态去演,就和1993年首演时的感受完全不同。你更懂得如何把自己的生命、命运、感受、思考、想象带到角色中去,有了这种心态就能和李白沟通了。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濮存昕不喜欢做导演 称谢幕有种满足的感伤(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