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作曲家三宝

  一边是作曲家三宝,一边是那个曾经在很多人记忆中流浪的小孩儿三毛——这两个有些相似的名字,因为一部音乐剧而“碰撞”到了一起。昨天,久未露面的三宝带着音乐剧《三毛流浪记》亮相,该剧将于7月16日、17日在保利剧院上演。自从2007年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并休养至今,三宝捧着这部舞台作品再度“复出”。这位知名音乐人说,不管国内音乐剧环境如何,丝毫不妨碍他对音乐剧的信心和激情。

  女儿让他铁了心创作

  从《金沙》、《蝶》到《三毛流浪记》,曾经为很多影视剧配乐的三宝说,自己内心最深爱的还是音乐剧。“我喜欢用现场和观众交流,就像现如今人们习惯于用短信、微博等各种电子手段进行交流,而我却喜欢面谈。”

  “2005年做音乐剧《蝶》时,我的心里就有了做音乐剧《三毛流浪记》的念头。那次生病,我差点‘没’了,不过这个想法一直在脑子里。”三宝说,从小看《三毛流浪记》连环画时,就觉得这个大脑袋、肋骨隐现的小家伙其实内心充满了力量,“他的眼神里充满坚定的力量,特别感动我,这也是我喜欢三毛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而真正让三宝铁下心来做这部音乐剧的,是他的女儿。“她坐在电视机跟前看《三毛流浪记》的动画片,能看很长时间,特别专注。看着她,我突然意识到,三毛不仅是属于我们那一代人的记忆,也应该属于现在的孩子!”

  如果观众以为三宝是在借助《三毛流浪记》完成一次怀旧之旅,那就错了。在三宝看来,三毛的故事其实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他给这部剧确定的主题只有三个字——“饥饿感”。“你可以从表层理解,三毛确实是一个整天饿肚子的孩子,不过我想表达的不止于此,其实我们周围很多事情都脱不开这个主题,观众多多少少、深深浅浅会体味到我们想表达的一些东西。至于具体是什么,没必要说得太清楚。”

  这版“三毛”没有“坏人”

  这次做《三毛流浪记》,三宝找来了老搭档——编剧关山。之前音乐剧《蝶》就是两人一同合作的。三宝说关山是一个很会写音乐剧剧本的人,不过他也承认,当初的《蝶》是他们犯下的一个“错误”。“我俩都太较劲了,想说的太多,反而什么都没说清楚,感觉太‘努’了。”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三宝和关山决定轻装上阵。“我们心态很放松,创作也很直接,就是讲一个关于三毛的故事,交代清楚就行了。”两人还保留了一点儿美好的童真,那就是全剧没有一个“坏人”。其实,他们是将“坏人”隐藏了起来。“观众能够感受到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很可怕的氛围笼罩着全剧,拥有不同的社会认知度的人,感受到的也会不同。”

  昨天在现场,三宝在钢琴上弹奏了剧中三毛的主要唱段《全世界》,歌词大意是“我把世界盖在我身上”。虽是很简短的一段,却能感受出三毛的阳光与乐观。三宝给全剧音乐定下的色调是清澈、单纯、温暖,不乏力量,还有那么一点点酸楚。“也许不同的人心目中有不同的关于三毛的旋律,但是只要一听我的,你的就没了,我有这个信心!”

  只有一个演员是科班出身

  像很多热爱音乐剧的人一样,三宝对现如今国内音乐剧发展现状感到忧虑。他直言不讳:“虽然现在国内有很多人在做音乐剧,不过还没形成规范的音乐剧市场,更谈不上好坏。有人说,我们现在处于起步阶段,我倒觉得是一条腿刚刚抬起来,还没能迈出步子来。”

  他感触最深的一点是音乐剧好苗子难找。“每年那么多音乐剧专业的学生毕业,但99%在毕业后都改行了,比如去拍电视剧。就像孙红雷,中央戏剧学院音乐剧专业毕业的,我看过他当年的毕业演出,很棒。现在呢?据说拍影视剧都按小时付酬了。”

  做《三毛流浪记》,三宝当初为选演员可是挠破了头皮。全剧一共有20多个演员,只有一个是学音乐剧出身的。“国内很多院校都开设了音乐剧专业,算下来也有十几年了,但这些从学校里走出的孩子我基本上没法用,因为不靠谱!当初选演员时,有个音乐剧专业本科毕业的学生,居然连一个国外经典音乐剧的唱段都唱不出来。还有很多学生,从大二开始就排毕业大戏,一直排到毕业,这期间什么也没学到。”

  三宝觉得目前中国音乐剧教育存在一个概念误区,“他们总觉得演音乐剧最重要的是唱,很多导演、制作人在选演员时首先注重的也是唱功,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很多歌手来演音乐剧的原因。我觉得音乐剧最重要的是演,因为它是戏剧,不是演唱会,演员应该用戏剧功力来弥补演唱上的不足。”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作曲家三宝:音乐剧科班演员,99%改了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