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罗大佑。

  7月9日,在阔别上海个唱市场十多年之后,华语乐坛创作老将罗大佑即将在奔驰文化中心,展开新一轮大型演唱会。昨日,迈进上海媒体专访室的罗大佑,一路以“老人家”自居,不过,与林林总总的怀旧演出不同,罗大佑强调:“我的演唱会一定是有‘教养’的,演出可以有娱乐性,但不能缺失教化的功能。 ”

  “恋曲”:这几年太乱很难写好歌

  “恋曲2100——光阴进行式”是罗大佑给此次上海演唱会的定题,在创作了《恋曲1980》、《恋曲1990》、《恋曲2000》之后,他的“恋曲系列”直接跨进了2100,对他来说,这并非简单的数字跳跃,“这几年太乱了,起落很大,让我常常失眠,也很难在夜深人静时写一首歌。”世界的动荡不安、恐怖分子的横行、天灾人祸的肆虐……罗大佑形容,这些都像一场不好的梦,好在醒来了,“我们应该向后看,从前面十年的苦难看到我们2100年时的未来,毫无疑问,未来一定越来越好。”

  从悲观的现实,走向积极的未来,是57岁罗大佑的态度,在他的创作蓝图中,“恋曲2100”更像是一个概念,而非具体的歌曲,“‘恋曲系列’结束了,我也写不动了。以这么大的年纪,真要继续写‘恋曲’,估计大家也不相信了吧?”他的回答有些自嘲,笑声却依旧爽朗。

  个唱:相隔十一年自信没变老

  对于上海,罗大佑是有感情的,昨天,他回忆第一次来这座城市开演唱会的场景,“2000年9月8日,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我第一次到大陆开唱,八万人体育场坐了4、5万观众,让人特别激动。”十多年后再回沪开唱,罗大佑表示,时间安排不算密集,“我很欢迎同龄人来看演唱会,检验一下现在的罗大佑有没有让你失望。相信我,台上的罗大佑并没有变老。”

  对于外界议论,在怀旧泛滥的演出市场,罗大佑不过是又一张“怀旧牌”,他本人坚决澄清:“虽然我也有一把年纪了,但我不并认同别人认为我是在怀旧。演出中,只有‘空’这一段是怀旧的,其他段落歌曲都会经过重新编排。”他甚至直言,很欢迎年轻人来看罗大佑演唱会,“这表示这些小朋友很有上进心”。至于年轻一代能不能读懂他的作品,罗大佑觉得,理解上并不容易,“估计需要上一辈人领他们过来才行。”

  恋人:关系蛮稳定还想要小孩

  与李烈的婚姻结束后,罗大佑的感情世界一直不为外人所知,昨天,记者先是试探性地问道:是否对爱情还有向往?没想到,他立刻接过话题,“男人到死对女人都不会放弃。”对于圈内不少大龄男明星择偶对象偏爱小女生,罗大佑直言:“我还是喜欢成熟的。”那到底现在有没有女友呢?“有!”他的回答异常干脆,甚至还展开描述,“我们的关系蛮稳定的,她偶尔听我的歌,但听其他的歌也很多。”他坦言,现在就是想要一个小孩,“正用科技的手段实践中”。

  谈到科技,罗大佑又和记者分享自己的心得,“我觉得人与科技要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电子时代所谓的快、小、便宜,究竟到何种地步才能让人满足呢?这根本是没有答案的嘛!”

  音乐:周董被点名创作太偷懒

  这几年,罗大佑组过“纵贯线”,发过几首新歌,产量不多的他被追问,还在创作吗?“新歌一直在写,但应该不会再以唱片的形式出版了,接下来,会以音乐剧方式发表。”罗大佑解释,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出于版权保护的需要,“因为歌曲做成了一部音乐剧,就会有一个完整的版权保护体系,剧场、售票等系统来保护你。”

  谈到如今不甚景气的华语乐坛,罗大佑感叹:“现在华语音乐创作人的环境太差了,大家都有点偷懒。”罗大佑甚至点名道姓,“我不觉得周杰伦现在是音乐人,他还去主持节目,有点太扯了吧?如果只是为了去‘占地盘’,那我觉得毫无意义,因为任何人都知道,只有创作才是最重要的啊!”对于年轻一代的音乐人,罗大佑坦言,陈奕迅的音乐气质很好,至于卢广仲、方大同等唱作人,“他们需要更多时间来证明自己的创作企图。”

  “现在年轻的创作人不写忧国忧民的歌,只写情歌,在我看来也没关系,但关键是,要让人在你的作品中,看到你的感情成长!”末了,罗大佑说,自己的梦想就是“写歌写到写不动为止”。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罗大佑上海开唱 “恋曲”已终结恋爱正当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