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资料图:2010年7月22日晚8时,在哈尔滨冰球馆,老狼带着他的乐队登台

  白衣飘飘的年代已逝去,高晓松将迎来“铁窗岁月”。知名音乐人高晓松因醉驾案成为近期热点,他的代表作《同桌的你》在被无数网友“恶搞”的同时,也让人不自觉间怀想起以他为代表的校园民谣的鼎盛时代。1994年《校园民谣》系列盒带发行,青春率真的气息、理想主义的纯净让专辑迅速走红,捧出了高晓松、老狼、郁冬、沈庆等领军人物,以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青春》(电视版电影版)《寂寞是因为思念谁》《露天电影院》等流传至今的民谣经典。17年过去了,当年的民谣歌手们已不再年轻,属于他们的音乐时代实际已经一去不返,这一点,作为过来人的他们很清楚。他们有的退居幕后,有的仍活跃在歌坛,而更多的人则因为种种原因,隐匿在时光背后,消失在人们视野之外。记者昨日采访了老狼、沈庆、宋柯等当年与校园民谣相伴相生的那些人,看看当年的民谣兄弟们现在的状况和生活。

  老狼:还在踏踏实实唱歌

  在当年《校园民谣Ⅰ》的盒带中,老狼演唱了《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及《流浪歌手的情人》三首主打歌,风靡至今。作为“校园民谣”的标签式人物,从1994年的《恋恋风尘》到现在,老狼只发了三张专辑,上一次发片还是2007年的《北京的冬天》。虽然一直没有新作,但他和叶蓓一样,属于为数不多还在踏踏实实唱歌的歌手,经常出席大小音乐节,但仍以老歌为主。老狼正带着长期合作的七人乐队展开《同桌的你》巡演,下月3日,他将在锦城艺术宫为成都歌迷带来《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流浪歌手的情人》《恋恋风尘》《青春无悔》《月光倾城》等传唱至今的民谣代表作,吟唱我们无数人共同的情感记忆。

  老狼说,没想过当年会大红大紫,当时很兴奋,他说他的成名离不开黄小茂和高晓松。老狼认为“校园民谣”对于他本身来说,更多时候只是一个标签,但他无疑已经永远地和这个标签联系在一起了。他说,校园民谣当年的红火,是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是商业和民谣结合得最好的时候,当时我们的那批作品,有本身的人文色彩,特别有味道。如果没有黄小茂发掘出来,现在可能也只是在校园里流传,被几个人传唱。”

  对于校园民谣的现状老狼也有自己的观点,“民谣一直有它的生命力,只不过是商业成不成功而已。商业成功了它就上了一个层次。”这些年,老狼还在幕后做了很多的尝试和努力,新民谣代表歌手万晓利2005年进入卢中强的十三月唱片公司,就是源于老狼的大力推荐。

  记者问起他下张专辑,老狼慢悠悠地回复说今年打算开始。他把这种工作上的慢步调归结于自己的偏执。“大多数认真的歌手都有些偏执,会追求到专辑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音色。”

  沈庆:转行开公司偶尔唱歌纯属“玩票”

  “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颗一颗流成热泪”这是19岁的乐山少年沈庆创作的歌词《寂寞是因为思念谁》,4年后由大学同学逯学军作曲,收入《校园民谣I》,1995年巫启贤翻唱,更名为《思念谁》,这首和后来的《青春》,都是民谣金曲。

  在校园民谣时期众多的重要人物中,关于沈庆的争议和现状是最有传奇性的。有传言说他因为做网站欠下一大笔债务,躲到保定卖数字电视设备去了;还有一种传言说,他去了青海经商。那么,沈庆现在究竟在做什么?昨日,记者拨通了沈庆的手机,当记者用四川话自报家门时,沈庆也用四川话高兴地回应着,说起他的种种传闻,他哈哈大笑,“我现在在北京做一家新媒体公司,以市场营销为主,公司不大,名字我就不说了吧。”似乎往事就在笑声中云淡风清。

  沈庆最后与音乐有关的工作是1999年。那年他监制了“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系列”大陆部分的制作,同年还为BMG歌手纪如 的唱片创作歌词《你累了吗》、《追随》等。之后在公众的眼中,他就再也没有作品问世。2000年,正是互联网烧钱最厉害的时候,沈庆做了一家名为“听听365”的音乐网站,作为网站CEO的沈庆对外界宣布,他会把“听听365”做成最专业、最成功的音乐网站,要签人,要发唱片,要做网络音乐公司。尽管网站随着后来的互联网泡沫一起消失,但是今天来看,沈庆的确具有一定的眼光。正如当年,也是沈庆从一开始就不满足于作品仅仅停留在草坪上,把收到的小样锲而不舍地往各个唱片公司送,才成就后来的校园民谣热潮。

  回首过往的事情,沈庆说:“那段日子已经离我很远了。我现在根本就想不起来第一次卖歌卖了多少钱,也想不起来很多与校园民谣有关的重要的事情发生在哪一天,连发生在哪一年我都已经模糊了。可能在个体看来是激烈的事,放到一个大的生存状态中来看就已经很平淡了。”但是记者留意到,沈庆2008年开通了博客,在一篇博文中他写道:“那是我自以为已经彻底遗忘的青春,自以为就像岷江里的江水,流走后就永远不会再回头的过去。可是,我,原来什么都没有遗忘,……因为,那是我走过的路。”

  潜意识里地回望来路,让沈庆去年终于重返舞台,出现在十三月唱片主办的“民谣在路上”北京星光音乐厅的首演上,记者问他,基于什么样的情怀选择了“复出”?沈庆笑言:“好玩嘛。”“为什么是这个时间点,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记者追问。“榕树下的CEO骗我,说那天是他的生日,我到现场才知道,就唱了半首《青春》,这歌本来安排的是钟立风演唱。”沈庆告诉记者,现在有时间会去“民谣在路上”捧场,最近一次演唱了自己新创的两首歌《没什么关系》《那些老掉牙的忧伤》,但唱歌纯粹是“玩票”了。

  郁冬:“好久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1996年,宋柯为师弟高晓松的专辑《青春无悔》投资了二三十万元,最后赚到了约50万元,从此,他的身份从珠宝商人变成了音乐商人。宋柯创办的麦田音乐,推出了叶蓓、朴树等歌手。他算是校园民谣重要的幕后推手。记者向他问及郁冬的近况,宋柯说:“我好久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至少七八年的时间了。没有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听到他的任何消息。他真的就销声匿迹了。”

  郁冬曾为老狼创作了《北京的冬天》《露天电影院》等民谣经典,记者发现,关于郁冬最近的报道是在2002年,他因交通肇事,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因为他在2001年11月1日凌晨驾车不慎将一位老太太撞倒。老狼说,郁冬目前在中关村的一家公司上班。他分析,郁冬隐匿“是因为打击挺大的,所以想再等两年看看。”这样的惆怅似乎可以用郁冬的一句歌词来形容:“那痴心不改的少年我再没遇见,灯红酒绿说笑着我们流泪的昨天。”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老狼谈校园民谣:它一直有生命力,商业却不成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