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伍思凯在担任《中国梦想秀》评委时非常专业


  从一曲红遍大江南北《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开始,伍思凯就以一个著名歌手的身份走进了娱乐圈和粉丝心中,随后《舞月光》等众多作品也都在力证他是个成功的歌手和音乐人。随着选秀类节目的火热,这位成功音乐人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种选秀的评委席上,17日晚,他来到杭州参加浙江卫视主办的综艺节目《中国梦想秀》,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健谈的他从选秀谈到原创音乐,更谈到了日前因醉驾被推到风口浪尖的高晓松。

  谈选秀 选秀类节目有些急功近利

  以前,在选秀类节目最火的时候,常常见伍思凯出现在选秀评委席上,但现在,却很少看到伍思凯对选秀选手品头论足了。

  伍思凯直言,他近期已经推掉了一些选秀节目对他的邀请,说到原因,伍思凯认为选秀已经没落了。他说:“你现在去翻看各大网站,选秀节目早已不像以前一样是娱乐新闻的头条了,这说明经过这几年,观众对于类似的节目早已不再感兴趣了,选秀已经不是热点了。”除了选秀已经提不起人们的兴趣外,伍思凯也觉得现在的选秀有些急功近利,“平心而论,现在这些选秀活动,也已经打造不出有质量的"星"了。”

  聊音乐 起诉百度需要一个漫长过程

  同样作为音乐人,高晓松、小虫等音乐人带领众多原创歌手起诉百度侵权一事,伍思凯也参与了其中。

  对于首次面向网络做原创音乐的著作权维护,甚至不惜打官司,伍思凯也知道这件事确实很难。他甚至想象出,这件事也不会马上有效果,大家依然会免费下载歌曲听,但他觉得这件事很有意义:“我们就是想通过这个举动让网友们改变一些听歌的习惯,我知道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这种习惯已经成为一种自然了。”不过伍思凯并没有灰心,“这一步既然走出来了,就一定有它的意义,或许不会马上就看到效果,可毕竟我们提出了我们原创音乐人的想法,希望能够被一些网站所重视。”

  说完他又深沉地补充了一句:“现在的原创音乐人真的挺不容易的,尤其是幕后的音乐人,他们渐渐失去了生存的土壤。”伍思凯希望大家可以给这些音乐人生存的空间,也是为了自己以后还可以听到更多好听的音乐。

  说热点 希望高晓松入狱后会创作出好作品

  采访伍思凯的当天,正好赶上高晓松醉驾一案得出判决。知名音乐人高晓松因醉驾被判拘役6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这是自五一“醉驾入刑”执行起量刑最重案例。

  虽然事件很重要,但是伍思凯一直在台北到杭州的路上奔波,却没有听到这个消息,直到记者问他,他才知道。听完,他张大了嘴:“好么,关半年!”随后,他也表示出了对于高晓松醉驾入狱这件事的遗憾。他说,“晓松正赶上他的电影即将上映,一切都处于上升期,或者说比较旺的时期,这下一盆冷水浇在头上,打击应该不小。”不过,伍思凯对法院对高晓松的判刑表示理解,“毕竟醉驾的危害很大,这样的结果虽然让人遗憾,但也可以让他好好冷静冷静,而且这件事也警告了一部分喜欢酒后驾车的人。”说起高晓松,伍思凯也表示,高晓松是音乐界醉驾被判刑的第一人。他希望高晓松在服刑期间能写出更好的音乐,“毕竟受到挫折才更有前进的动力。”

  论未来 我留下的钱会成立基金会

  音乐市场不景气,伍思凯会不会被迫离开这个行当?对此,伍思凯跟大家玩笑说:“知道我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吗?”大家都在猜测时,伍思凯给了个特别意外的答案:“我小时候其实想当一个生物学家。”

  伍思凯说他小时候就对昆虫有浓厚的兴趣,为此还让爸爸送了他一个显微镜,他经常将一些已经死掉的蚂蚁蟑螂进行解剖,然后放在显微镜底下观察,“经过长期的实验,你猜我有什么收获?”伍思凯问,记者一瞬间被问住了,谁知他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自己不适合做生物学家。随后我报了音乐班,对音乐有了浓厚的兴趣……”

  说到未来,伍思凯说他想成立一个音乐基金会,“如果有一天万一我"不在"了,我留下的钱不想被他人胡乱的利用,还不如成立一个基金会,让一些喜爱音乐却没有能力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人,能够有资金继续走这条路。”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选秀没落 再也出不了“星”了(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