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范冰冰

范冰冰

范冰冰

  多年后,当范冰冰回忆起“戛纳往事”,可能会将其列为人生几大快意时刻之一——虽然去年首战戛纳时,她主演的参赛片《日照重庆》并没有得到金棕榈垂青,但“龙袍加身”的高调红毯秀使她第一次在世界平台上赢得瞩目——也正是从那时开始,范冰冰在国内的声誉急转直上,从“一代妖姬”变成了“美人威武”,而国际舞台上的“中国代言人”光环,更让她的美丽和做派终于得到了“原谅”。

  首战戛纳归来的一年内,大到国际时装周,小到商业发布会,范冰冰高频、高调的亮相使之成为将个人品牌价值和商业潜力发挥到最极致的女星。无论舞台大小,范冰冰一直“全城戒备”。

  一年后,第二次来到戛纳的范冰冰没有“龙袍加身”,也没有参赛片“护体”,但在6天里,6场红毯、6个造型、N个活动,她口中的“戛纳度假”度得日程紧密。《精品购物指南》在戛纳给冰冰拍片的记者一直在她身边,也随她遭遇了几轮媒体访问,核心问题就是“明天穿什么?穿什么?穿什么?”“但我真的不知道明天会穿什么。我的工作人员也天天逼问我,我就打开衣柜指给他们说,衣服都在这里,明天起来我推开窗户看到哪件有感觉就穿哪件。”

  此外,体现在她身上的有趣矛盾,也留给记者最深刻的印象。戛纳最不缺少的就是社交酒会,记者亲见冰冰在交际场上的圆通自如,但她也会真诚倾诉“我讨厌交际,只想在家一个人待着”;有着高密度的红毯亮相、为宣传频繁赶场的范爷,却说她最讨厌的称号是“劳模”,做事也不喜步步为营,人生大部分决策都是水到渠成、随性得之。

  当记者最后问她,“精彩人生”和“传奇人生”会如何选择时,范美人略一沉吟:“我想要传奇人生,人们对精彩的定义不同,但传奇的标准只有一个。”

  记者(以下简称记):戛纳有两重属性,一重是至高无上的艺术圣殿,另一重是颠倒红尘的名利场。此次戛纳之行,你更想挑战它的哪一重属性?

  范冰冰(以下简称范):今天之前全是名利场部分,我会走完最后一个红毯。今天之后就是头脑风暴部分,要和一些国外电影人见面,有一些剧本在洽谈中。

  记:你之前一直强调这次是来戛纳“度假”的,但这个“假期”的工作密度好像有点匪夷所思啊。这么高频高调亮相红毯,在今年的戛纳堪称拔得头筹,为什么永远这么拼?

  范:我特别不喜欢人家说我“拼”,或者说我是“劳模”,感觉好像自己命很苦的样子(笑)……但我没有资格抱怨,如果我有一点抱怨的话,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会很难过,我信奉大家圆满才是真的圆满。

  记:走完了最后一个红毯,终于不用拧发条了吧?有没有什么看片打算?

  范:终于走完红毯,我都快走吐了!之前太忙,看的片子不多。我看了《武侠》的首映,这是陈可辛导演拍的一个很特别的电影。最近工作人员都在给我做看电影的计划,我可能会扮成路人悄悄看片(笑)。

  记:今年是你第二次来戛纳,这回你亮相的心态、对戛纳的感受,和去年相比有什么不同?

  范:去年我是和王小帅导演带着《日照重庆》来戛纳参赛,心情会紧张一点。这次完全放松,彻底自由。戛纳这个小镇真的够梦幻,每个服装店,哪怕是平价店都有大礼服出售。我在街上经常看到有女孩子拎着长裙的裙角,提着高跟鞋去赶红毯,就像午夜12点不得不终结梦幻回家睡觉的灰姑娘一样,生怕错过任何一道天堂美景。

  记:你给自己规定了一个退隐的年龄——32岁?所以你现在的工作有点“极速绽放”的意味?

  范:我一直都是很极致的人,我不喜欢中间状态。我喜欢明朗的颜色,非黑即白,驼色、咖啡色、奶油色,这些中间色都不是我的态度。中间色会保险,但是我喜欢危险。可能个性使然吧,我从来不低头,也许态度放软一点点还可以,但是我受不了“装”的感觉,我只能做自己。

  记:被叫了“范爷”以后有了更强大的心理暗示?

  范:其实称谓的变化让我哭笑不得,大家太愿意给我安太多名称。我自己很喜欢的名字是范小胖(笑),因为我可能是全中国最不热衷减肥的女演员。叫什么不重要,你的态度会决定别人叫你什么; 我也从来不觉得“野心”在这个年代是贬义词,有野心的人才会努力,没有野心可能是堕落。我1981年生人,所谓的80后就是很极致,但也要不卑不亢,既不屈服于什么,也不欺负人。

  记:在这过程中有没有什么失败经历?

  范:比如……比如我一直发誓减肥,都没有成功。但我是真心认为80多斤的女演员不好看,这是我审美观的问题,我很色(笑),我喜欢看前凸后翘的姑娘,有时候我坐在路边咖啡馆看到美女都会流口水。(看帅哥会吗?)不会,只有看美女会。我觉得她们能在这个世界里传达美。太瘦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这也是给自己减不下肥找的借口(笑)。

  记:这几天可能你回答的都是关于红毯、造型的问题,但作为一个女演员,来到全世界最大的电影节,没有人和你谈表演、谈角色,会不会感觉很怪?

  范:其实还好。我这次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为我参演的电影《登陆之日》做宣传,这片子是和韩国导演姜帝圭的合作,男演员是张东健和小田切让,我在里面演一个战争时期的中国女神枪手。我们拍戏的时候每天身上都脏脏的,后来我看到电影发布会上我们仨的合影,还真是三个蛮漂亮、蛮养眼的人!

  记:有一些在表演领域有追求的演员常说现在国内电影追求“速食”,没时间琢磨人物、体验生活,在《登陆之日》中有这种状况吗?

  范:要按中国导演打比方的话,姜帝圭在韩国的声望相当于张艺谋、陈凯歌的级别,他拍片舍得花费的时间又相当于王家卫。他拍完《太极旗飘扬》后六七年内一直在美国写这个剧本,在这个浮躁的环境中能这么用心做一件事情特别难得。这也是我耗时最长的电影,要拍8个半月。国内影片大部分一两个月就能拍完,这是个恶性循环,好角色和好影片很难孕育出来。

  记:去年你最重要的作品就是《观音山》,这算是你表演上的里程碑之作吗?

  范:对我来说《观音山》是个很特别的电影,有一点点我的性格在里面,也有我的经历在里面。那种状态和我最早来北京漂着、没着没落的状态很像。

  记:《观音山》为你赢得了东京电影节影后的桂冠,但还是有人对你的表演质疑,认为你长久以来在表演上的瓶颈并没有突破,你自己怎么看?

  范:我觉得凡事结果最重要。《观音山》是今年唯一一部又有奖项、又有口碑,还有票房的影片,三全其美,这在中国电影里算是很特别的案例。拍这个电影的过程很美好,我和李玉说,就算这个片子没有在东京电影节拿奖,我也不后悔和你拍戏的过程。

  记:《观音山》之后找你的角色会有什么不同吗?此前虽然很多大制作找你合作,但你的角色好像发挥空间并不大。

  范:唉,《观音山》之后无数艺术片找我,他们觉得我带来了中国艺术片的春天(笑)。但这是个幻象,诸多很特别的机会才能促成《观音山》,时间、档期、人员配比、每个人的状态……一起作用才有了这样的成绩,它很难复制。

  记:抛开个人际遇不谈只说演戏,你会不会觉得汤唯比较幸运?一入行就能得到很棒的角色?

  范:也不是,《色·戒》不是所有人都能演的,所以也没有办法比较。

  记:你的意思是她是很专属的角色?那有没有非你莫属的角色?

  范:这个问题特别好。在中国做演员,你有没有唯一的特性、有没有你不可被取代的地方,这很重要,也可能是我下一步要努力去实现的东西。但我一直都没有什么计划,走红毯的衣服、不同阶段的目标,都不是计划好的,好像顺着就过来了,走着走着才发现了目标。

  记:最后一个问题,你想要一个精彩的人生,还是传奇的人生?

  范:传奇人生。每个人对精彩的定义不一样,但是所有人对传奇的定义是一样的。可能我下辈子就变成一只毛毛虫了也说不定,所以我只想努力把现世过得不凡。撰文/本报记者 王子烨(发自戛纳) 编辑/丁杰静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范冰冰:没有野心等于堕落 受不了“装”的感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