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唐朝乐队、黑豹乐队、黄家强(bey-ond)乐队

  得知唐朝、黑豹和黄家强(BEYOND)三者联合弄了个为期18个月、走遍内地香港台湾新加坡温哥华旧金山墨尔本等26个地区的“光辉岁月——殿堂级中国摇滚世界巡回演唱会”,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嗟叹。

  每个摇滚乐迷在过去的某天忽然听到唐朝、黑豹或者BEYOND时,都仿佛在一瞬间听到了另个世界,知道了这世上还有如此的声音,这声音甚至可以教给人们一种新的生活态度。摇滚乐陪着他们度过无数无心睡眠的黑夜、阴霾的冬日早上、无助绝望的边缘以及想与人分享快乐的时光。

  六七八年前,唐朝各处走穴,我们心疼他们身为铮铮摇滚汉子,无数人心中的摇滚英雄,对着台下一群腰肥肚圆的国家干部、商界要人和数千根本对摇滚乐不感冒的人们对牛弹琴地唱这些歌。他们劝诱观众“给我们一点儿掌声”,回报他们的,是零零星星的几声拍掌。于是我们为他们鸣不平,为之嗟叹“‘唐朝’来错了地方”。这两年,“唐朝”频频参加各种音乐节,我欣喜于他们来对了地方,然而,去看过现场之后,我觉得我自己来错了地方。

  丁武说:“每一次演出机会都来之不易。”但是丁武只用语言珍惜,却懒于付诸行动,音乐退步,演出糟糕,人老了真可怕,摇滚老男人更可怕,降KEY降到难忍,整个一金属校园民谣。

  在中国摇滚的进程表上,“唐朝”与“黑豹”并称,几乎难分高下,就好比历史上的李白与杜甫一般,他们无疑是当时中国摇滚乐最亮的星。“黑豹”在北京摇滚乐队间虽被视为有POP倾向,却血气方刚、冲动、稚气、真诚、彻底,用音乐中强烈的失真音色和直接的情绪表达造就了上百万销量,并把“中国人世界销量最大摇滚乐队”字样张扬地写在封面上。上个世纪90年代初大中学生哪个不会唱几首“黑豹”的作品呢? 对于“黑豹”来说,丁武窦唯秦勇都已成过客。而黑豹的新主唱大鹏,由于是戏曲专业出身,所以丝毫没有遭遇丁武唱个歌儿要降几个KEY才撑得起来的难堪,不论是《无地自容》,还是《Don‘ t Break My Heart》,一概有模有样,这从2005“BEYOND的故事巡回演唱会”上的嘉宾表演里,便能看出端倪。只可惜“黑豹”前期作品声名太盛,使得现在的“黑豹”出新作时,总会被拖累,仿佛一家老字号的店面,食客们只认最经典的食谱,你若不照单来,有人会拍桌子的! 如果从第一首原创歌曲《脑部侵蚀》开始算起,BEYOND这只老牌乐队已经跨越了30年,与某某乐坛风云人物或乐队的比较之类的已是老生常谈,时常引得各路歌迷在网路上大打出手,而黄家强也已独自打拼多年。但BEYOND已经郑重地和大家告别过,有开始,有终止,他们共唱过“你我眨眼抗战二十年,世界怎变,永远去你这一边,不会变”,他们一起高呼ROCK N‘ ROLL。

  这支有始有终的乐队,唱着再见理想,却终见理想,他们创造得太多,他们的好作品奇多,可还是有太多人,丝毫不认三子时期的精彩——我们都是自私的,只想忠于自己的认知情感和记忆。很难想象黄家强如果上场唱的是他个人专辑《毕加索的马》里面的作品,而拒唱BEYOND四子时期的歌曲的话,观众会老老实实地买账。我们很幸运,我们青春年少时候遭遇BEYOND,得以尽情的宣泄青春的痛疼和狂野。而从音乐角度讲,BEYOND很不幸,主将离世,太多人带了偏执浅见盯着他们说,不行了不行了。每当《喜欢你》、《海阔天空》、《光辉岁月》这老三篇引起空前绝后的轰动时,我总是想说,其实,他们有更好的。

  如此而言,光辉岁月是属于曾经的,属于90年代中国摇滚的盛世辉煌,而不是现在。而这个演唱会的名字大约就是在告诉我们,我们是来品鉴那些过去,缅怀那些曾经,印证那些青春,在回忆里大大地打个滚,然后回家睡觉。说白了,大抵是在怀旧旗帜下的自娱自乐,或者说是在音乐虎皮下的自我怜惜,也怪好玩。 5月13日的北京站已经临近,不耐听的话说了一箩筐,可没谁和自己的青春印记过不去,没谁不爱在回忆里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好久没有怀旧了,说不得又要去老皮老脸地怀旧一把。 但愿一切都好,祝愿一切都好。我们要的是光辉岁月,不是回光返照。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春风遮不住你的老 要光辉岁月不要回光返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