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杜绝黄牛、杜绝赠票,却依旧吸引80后、小白领蜂拥而至,并且场场爆满,你一定以为这是哪位巨星的演唱会,不!也许你没有想到,这是传统京剧《锁麟囊》的演出现场。很多人好奇为何这两出传统京剧如此被年轻人追捧,谜底揭晓:因为这出京剧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港台策划团队。

  角色创新

  香港制作人何冀平1998年为香港话剧团创作话剧《德龄与慈禧》时,她没有想到,12年后,自己会将这部话剧改编成京剧《曙色紫禁城》。而说动她“冒险玩儿一把”京剧的,正是迷上慈禧这个角色的国家京剧院老旦袁慧琴。

  2008年,话剧《德龄与慈禧》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袁慧琴看了此剧,十分喜爱,便找到何冀平,表达了将之改编成京剧的愿望。

  “我当时选中这个剧本就觉得非常具有国际性。这是香港编剧何冀平写的剧本,给陈旧腐朽的清宫带来了一阵清风。看完她的话剧的上半场,我就觉得用京剧的唱念做打来体现会比话剧观赏性更强。这个故事的背景虽然是在清宫,但剧情上她写的是人性和情爱,这是永恒的话题,是用现代人的角度写的古代的事。”如今回忆起第一次看到话剧《德龄与慈禧》时的那份冲动,演员袁慧琴还是难掩激动之情。

  话剧《德龄与慈禧》讲述了活泼西化的德龄公主与年暮专横的慈禧太后在清末年代的紫禁城中相遇相惜、可悲可笑的一段故事。此剧在香港大受欢迎,因为何冀平写了一个全新的慈禧。改编成京剧的《曙色紫禁城》延续了话剧《德龄与慈禧》中慈禧的形象。袁慧琴在剧中塑造的慈禧,不仅是“老佛爷”,还是个“活女人”,并且是个有感情的“活女人”,不仅颠覆了以往京剧舞台上的慈禧形象,更让这个100多年来有着固定脸谱的女人终于有了女人味。

  在《曙色紫禁城》中,慈禧不但让德龄给她念洋人的报纸,让勋龄给她照相,还下令让太监们撕掉用了几千年的窗户纸镶上玻璃,掀了明朝的金刚地砖换上木地板,宫里拉上电线安电灯、装电话……慈禧除了板起面孔教训人,也有满腹的委屈。剧中,慈禧和荣禄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见到荣禄她会忍不住哭诉表白:“我早就麻木了,丈夫是别人的丈夫,儿子也是假的,下人当你是木偶,所有人都是当面奉承背后骂你,每天听的、见的都是假的,我早让这深宫后院给憋死了。”一个闭锁深宫的女人数十年来内心的压抑、苦闷、心酸和对爱的渴求在那一刻全都迸发了出来。在角色塑造上,从慈禧这个角色到整部剧,新编京剧《曙色紫禁城》都给人一种新鲜的感觉。

  将3个小时的话剧改为京剧,在保持中心主旨、人物和主要剧情不变的情况下,何冀平对自己的话剧做了大刀阔斧的删改。头一次写京剧,何冀平坦言要学的东西很多,如写唱词,不同的人物、行当要有不同的韵。唱词有时因唱腔需要写成“三三四”的十言句,有时则要写成七言句,相当于重新创作。

  “若再不给京剧注入新鲜血液,京剧就真的要成‘博物馆艺术’了。”对于此次话剧改编成京剧的创新,袁慧琴有着自己的见解。“这次与香港制作团队合作本身就是一种创新,京剧创新必须注入跟京剧‘血型’相符的‘新鲜血液’,要有时代感,要符合当下观众的审美情趣,‘出新不出圈儿’,才能获得真正的成功。”

  包装创新

  《锁麟囊》:全商业模式创造票房奇迹

  上海京剧院梅派演员史依弘将于5月21日、22日在梅兰芳大剧院上演程派名剧《锁麟囊》,对于这次的“进京赶考”,台湾制作人林恺一点儿也不担忧。

  今年春节,史依弘出演的京剧《锁麟囊》被形容为京剧市场的神话,热烈程度被称为“史依弘现象”,连演两日,剧场爆满,好评如潮。这“史依弘现象”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呢?功劳要归功于台湾制作人林恺。

  林恺是一名往来台湾和大陆的制作人,他曾多次在大陆制作大型演出,这次瞄上京剧《锁麟囊》也是他早有预谋的结果。“我在很多年前就被《锁麟囊》的故事吸引了,这个故事虽然发生在古代,却是一个富二代落寞的故事,现代人对这个题材会有代入感。”

  去年,林恺找到了上海京剧院的演员史依弘,提出让她出演《锁麟囊》的想法。“找史依弘主要考虑的是,她是一个形象和唱功兼备的演员,而且她是梅派演员,这次让她出演程派,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卖点,再加上她自己就有票房号召力,所以这出戏票房肯定差不了。”从策划之初林恺就围绕如何换取票房展开筹备。

  今年年初,国际摄影大师为《锁麟囊》拍摄并设计了令人眼前一亮的超美《锁麟囊》整体平面视觉包装,并在位居上海最热闹的人民广场附近的“逸夫舞台”,用16幅张张不同的巨幅喷绘,从福州路到云南路,将剧场全部包裹起来。

  这次视觉创意,林恺还特别邀请了台湾流行界的视觉大师杨立德掌镜与设计。杨立德最有名的作品是当年一改蔡琴丑小鸭的形象,重塑雍容华贵之气。蔡琴著名的婚纱照就是由杨大师设计拍摄的。

  “请杨立德设计海报也是林恺的主意,他曾为小虎队、古天乐等明星设计唱片封套。用大师的视角来设计京剧海报,这个举动在京剧演出中应该算是第一次尝试。”史依弘说。

  “我愿意在艺术上做很多努力,但我更愿意看到有市场。”史依弘告诉记者,她之前排的京剧版《圣母院》历尽千辛万苦,但最终没有几个人知道。“京剧演员大部分时间都在闭门造车,我们真的很需要有人来帮我们推广。《锁麟囊》的成功是京剧在运作方式上的一次新尝试。我的制作人这次赚大发了,随便估算一下,二三十万元应该是有的。当然,制作人一开始要承担巨大的风险,而且国家剧团绝对不会有人像他这样,天天在票房盯着,盯了整整一个月。”

  “我就是不相信,京剧怎么就没有观众?怎么就没有路?观众只看热门剧,什么是热门剧?我们宣传的剧就是热门剧!但愿我们的艺术院团都尽快与市场靠拢,又出好戏又挣钱,多好!”林恺如是说。

  剧评

  当一个男人跪下来向一个女人求婚,那一瞬间,女人一定会憧憬着王子公主的幸福未来吧。常理是这么说,可在单身男女中,即将结婚的两个人却在婚礼临近时渐行渐远,幸福黎明前的黑暗让人伸手不见五指。虽然没有进行,婚礼实际上成了男女主人公的分手仪式,因为这个世界上的诱惑那么多,产生误会实在是太容易了。

  女人是公司白领,性感干练,有一个暗恋她许久的男同事。男人是大学地质学教授,书生气浓厚,有一个青春女学生对他“有点崇拜”。两人都有出轨的充分条件,此为伏笔。当婚期将近,矛盾也愈发多了起来。该剧告诉我们:谈恋爱是一回事,婚姻是另一回事,不管谈了多久的恋爱,当两个人要生活在一起时,跟以前的卿卿我我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客厅沙发的颜色,也可以成为引起两人争吵的理由。

  用一句话概括该剧的情节主线就是——走向结婚等于走向单身,这实在是荒谬到一种讽刺。每个人都禁不住要问,为什么?我们的心灵到底是怎么了?爱一个人、相信一个人就这么的难吗?

  关注

  国家京剧院搬家了!国话新剧场由大、小两个剧场组成,大剧场有880个座位,小剧场可容纳303人,可以满足几乎所有话剧演出的需要。为了延续国话的传承,两对文物级的石狮也被搬到了新家。新址的开场大戏是全明星阵容的《四世同堂》,由田沁鑫导演,旨在用台上的团圆为台下开个好彩头。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传统京剧受白领追捧:港台制作人为京剧动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