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新华网昆明5月16日专电题:《最爱》的隔靴搔痒

  新华社记者陈鹏

  得了艾滋病,生活将彻底走样吗?回答是肯定的――在一个名为娘娘庙的小山村,导演顾长卫炮制的是河南艾滋村的生死故事,同时也是作家阎连科长篇小说《丁庄梦》的部分记录。电影虽不乏备受压抑、惨遭摧毁的艾滋生活,却给人隔靴搔痒之感。

  这部名为《最爱》的新片是顾长卫的第三部作品,郭富城扮演的赵得意和章子怡扮演的尚琴琴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两人遭到各自妻子和丈夫的抛弃之后毅然走到一起。勇气和欲望、妥协和挣扎、生命和尊严是《最爱》探讨的主题――置身“正常人”歧视不断的恶劣环境内,艾滋病人也有普通人的一切渴望,赵得意和尚琴琴最终结了婚,故事的结尾是悲喜并置的:结婚当晚,琴琴为救发病的赵得意撒手人寰。

  两人的故事不能说不让人感动,但似乎也就仅此而已,因为两人的爱情、抗争和体恤都太缺少意外了。同时,由于故事的前半部分――赵得意父亲为偿抵大儿子组织全村卖血造成艾滋病泛滥的恶果,把村里的艾滋病人组织起来搬入小学校的段落不失喜剧色彩,也就大大削弱了后半部分的悲剧强度;而故事走向观众是猜得中结局的:无非死亡而已。

  前半部分的幽默既没让人笑中带泪,后半部分的悲剧又没让人痛彻心扉,整部电影也就给人隔靴搔痒之感,顾长卫丢掉了阎连科在《丁庄梦》中的黑色与魔幻,也丢掉了他本人在《孔雀》和《立春》中对于“梦想者”心态的精准把握,尤其缺少的是,《最爱》没能呈现艾滋病人痛彻骨髓的生与死、爱与恨,它还缺乏足够的想象力或足够的力度。当意大利人罗伯托-贝尼尼能把屠杀转换成《美丽人生》中更揪心的“喜剧”,当斯皮尔伯格可以把《辛德勒名单》还原得如此悲怆,我们的导演在处理极端状态下的悲剧时仍显得捉襟见肘。充其量,《最爱》是一部平铺直叙、中规中矩的文艺片。

  值得夸赞的只剩下表演,无论郭富城、章子怡,还是陶泽如、濮存昕,都令人过目难忘,尤其濮存昕,观众差点没认出他。

  不过,这是国内首部关注艾滋病人的电影,但愿从《最爱》开始,这个仿佛烙铁般敏感的题材还会有更多的国内导演愿意尝试。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新华社评《最爱》“隔靴搔痒” 剧情平淡演技可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