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东方早报5月9日报道“诈捐门”后,章子怡的首部大银幕作品《最爱》即将于5月10日与全国观众见面。昨日,顾长卫导演偕蒋雯丽、章子怡来沪参加首映典礼。

  顾长卫坦言,章子怡进组的时候确实是在一个特别低落的时期,遇到了很多困难,但自己认为,最能够帮到她的就是商琴琴这个角色。章子怡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反复说自己对琴琴的处境感同身受,同样面对的是特殊环境压力下的无奈、烦恼、委屈。经历太多大是大非,章子怡变得谦逊了。

  东方早报:看过片后很多人认为你回归“招娣”(章子怡在《我的父亲母亲》中的角色)的状态,你怎么看?

  章子怡:没办法对调和置换,当时不需要演技,艺谋导演像放羊一样,最自然就是最好的。我特别珍惜每一个电影机会,我在这么多年的拍戏过程中,不愿意乱接一个戏。因为它们都会承载着每个年龄层记忆。

  东方早报:如果没有“诈捐门”“泼墨门”,是不是也不会接这个戏?

  章子怡:其实我2009年就看到了剧本,命运安排好的,你不信也不行,就是来得不早不晚。

  东方早报:你说自己和琴琴感同身受是指什么?

  章子怡:特殊环境压力下的无奈、烦恼、委屈。我在看电影的时候,我自己知道接下去的剧情,但是我还是哭了,看了之后,被他们的爱情感动,非常美好的爱情,生死相随,甚至有种“我也想跟他们一起去天堂”的想法。所以拍完戏会有“很难出戏”这样的现象。我会想再回到那个拍戏的村庄,好像琴琴和得意真的存在。

  东方早报:在片中你全身赤裸浸入冷水用自己的身体给“丈夫”降温,是什么让你做出了这样的牺牲?

  章子怡:看了片子你就知道,这个剧情完全跟情色无关,从相怜、相知、相爱,我一直被两人所感动着,为了这个难得的角色我什么都会做。

  东方早报:你是不是也借此角色宣泄自己的情绪?

  章子怡:宣泄这个词不准确,那时候我的世界里只有琴琴,面对她爱的男人,还有她的那些病友们。我记得有一场戏,当时我被“婆婆”扫地出门,她一脚踹了我的那个箱子,那个镜头让我特别难受,当时那个老演员还以为踹到我了,其实我是真的感觉很难受,那时我已经不是我了,我就是琴琴,很难抽离。

  东方早报:你在那段时间如何排解压力?

  章子怡:我自己的思绪会写下来。快乐是大家要分享的,不快乐的事情,我不愿意去说,我有我自己的方式去疏通。

  东方早报:现在的你会如何面对非议和批评?

  章子怡:我是久经沙场的,批评有批评的好处,但凡有得意的时候,我就提醒自己尾巴不要翘高了,欢迎批评指点,只要是善意的,我还是相信明天会更好。

  记者手记

  章子怡“贴地”了

  去年初,陷入“诈捐门”的章子怡“躲”进了顾长卫导演的《最爱》剧组里。《最爱》终于露面,章子怡被评为又“土”回去了,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招娣”。为了新片上映,章子怡这次下足了工夫。不但在拍摄的时候力求突破,就连电影宣传期间也是交足功课——跟随导演顾长卫走足全国10个城市宣传,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她说自己现在的状态像“打鸡血”一样。经过一系列“门”之后的章子怡慢慢学会了面对媒体,人也豁达了许多。接受记者专访时,她显得很友善,亲切迎合握手,招呼记者喝咖啡,结束采访时,还主动询问内容是否够了,如果不够,可以以邮件的形式补充。显然这次章子怡以一个“贴地”的姿态来重新面对这个她熟悉的环境。听记者再提及“国际章”这个名字,她一副好汉不提当年勇的样子,叹道:“嗨!”

channelId 1 1 章子怡告诫自己别再翘尾巴 与郭富城热聊显亲密 1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