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郭富城、章子怡喜气洋洋领证结婚

    蒋雯丽的角色“没有最丑,只有更丑”

    濮存昕(左)与冯小刚戏分无奈被删减

    王宝强这次扮的是真傻子

    顾长卫耗时两年制作的电影《最爱》即将在5月10日全国公映。该片虽然具备大明星、话题性、情节剧等商业大片的要素,却有着不同其他商业大片的独特气质。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导演顾长卫不仅揭秘了女主角章子怡拍戏时的情景,还首度谈起了自己转行当导演的机缘。

  【谈主题】

  表现困境不渲染病情

    虽然《最爱》是国内第一部以艾滋病病人为主角的故事片,但顾长卫却不希望突出艾滋病话题。除了开场戏的部分,“艾滋病”三个字片中几乎很少被提及,而是以“热病”替代。这是避免审查时的麻烦,还是导演有别的考虑?

    顾长卫:在我拍的三部电影中,《最爱》是片名改动最多的一次,《七十里铺列传》、《世外桃源》、《魔术时代》、《魔术外传》,还设想过不同的“ZUI”,比如罪孽的“罪”,醉酒的“醉”。无论哪个名字,都和艾滋病没有联系。《最爱》用一个已经逝去的孩子的视角,讲述一段发生在“假设”前提下的故事。故事讲的是不是艾滋病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展现了一个困境,这个困境中的生命很有质感,就像月亮一样,有光面也有阴面,有很多值得记住的美丽片段,比如爱情、承诺、亲情。

  讲述绝症不传递绝望

    一部讲述绝症的电影,却不一味传递绝望的情绪。在不短的篇幅中,《最爱》洋溢着欢快:被村里人隔离在废弃的学校里,一帮艾滋病病人肆无忌惮开着荤笑话;郭富城饰演的赵得意被问起染病后的性生活,宣称一晚最少两次;王宝强饰演的傻子整日拿着小喇叭,高喊“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顾长卫:假设生命必须倒计时,如果你是积极的,将发现生命是美丽的,最后都会有点美好的结果,隐约有种“好人上天堂”的意味。《最爱》不是现实主义的电影,我不想通过这部电影去讲述现实有多么残酷,还是淡定一点好。

  【谈主演】

  不想让郭富城当帅哥

    不同于颓废警察和菜鸟侦探形象,郭富城这一次出演的“赵得意”和本人的距离更远:内地偏远山村的农民,有点帅气,有点懦弱,一口西北腔调的土话,邋遢的西装,蓬乱的头发,沾满污垢的指甲……毫不夸张地讲,郭富城又一次奉献了颠覆性的表演。

    顾长卫:我不希望赵得意仅仅是个帅哥,希望他能更像生活中的普通人,遇到难题时也会逃跑,碰上美女就凑过去。原本在这帮演员里,我对郭富城最没有把握,担心他的形象和角色相差太大,直到造型做好,我才稍微放心。他在拍摄中的表现,让我心中的大石头完全落地了。他是个天才演员,非常会用眼神演戏,而且用自己的努力克服了语言难关。

  章子怡那时常常失眠

    在接拍这部电影前,章子怡遭遇了出道以来最严重的信任危机,情绪陷入低谷。在不少场合中,她多次表示是这部《最爱》帮助她走出了困境,是“商琴琴”(章子怡片中角色)拯救了自己。

    顾长卫:章子怡那段时间老失眠,颈椎也不好,眼睛都有点儿肿肿的。她当时遇到了很多困境,处在比较低落的时期,商琴琴这个人物也身处困境,演员的命运和角色的命运不可思议地交织在一起。章子怡身上倔劲十足,我希望这点能够减一些,才能更让人同情。我们几乎是顺着剧本往下拍,她的表演渐入佳境,状态越来越好,最后达到人戏不分的感觉。像读结婚证那场戏,赵得意不说话,使劲地撒着喜糖。商琴琴就拿着结婚证,一遍一遍读给别人听,也读给自己听。拍摄时,我都不忍心喊停,就让演员一直演,自己躲在监视器后面默默流泪。可以说,电影拍到这个程度,已经有了自己的生命力,会在自己的轨道上朝前走。

  两位主演付出了很多

    赵得意和商琴琴最后的结局场面震撼,张力十足:章子怡一遍又一遍地跳进水里,将郭富城紧紧搂在怀里,浑身湿透,曲线毕露。而看到躺在一旁的章子怡毫无生息,郭富城则拿起一把刀,狠狠地砍向自己。曾有媒体报道,在那场戏里,章子怡露点了。

    顾长卫:章子怡为这部电影付出了很多,那场戏只采用了后背的镜头,能看到身体的曲线,但没有露点的画面。在审查的时候,还有些镜头也被拿掉了。我曾拍过郭富城一刀下去砍到腿、鲜血四溅的镜头,当时所有人看完那场戏,都下意识地按住了自己的腿。后来改成了摄影在郭富城背后的视角,没有那么直接,但那种一无反顾的情绪是有的。

  【谈配角】

  支持蒋雯丽挑战自己

    松松垮垮的迷彩服,歪戴的军帽,双颊两坨农村红,骑着猪满村跑,继《立春》的王彩铃之后,蒋雯丽又一次在丈夫顾长卫的电影里“扮丑”。

    顾长卫:外界有误会,觉得我在刻意扮丑蒋雯丽,其实这个角色是她这自己选的。因为她觉得粮房这个角色很牛,演起来很过瘾。我也觉得她合适。论扮丑,之前《立春》那个天大的考验都过来了,这个就不在话下了。那场骑猪的戏,蒋雯丽是真的骑上去了,没有配鞍,最后真的摔了下来,后来拍戏腿都有点瘸。蒋雯丽是个理想主义的演员,她渴望挑战自己,梦想把人物演得更鲜活,演到一个很高的境界。作为丈夫,我为什么不支持她?

  忍痛减少濮存昕戏份  

    濮存昕饰演赵齐全此番也是从影以来最大颠覆,可惜戏份太少,对结局更缺乏交代。

    顾长卫:当时濮存昕很想演赵齐全,但还有点犹豫,因为这个人物跟他本人差别太大。赵齐全有点邪,不是简单的坏人,只是和他所处的环境相比,太聪明超前了。濮存昕戴上龅牙的扮相,是他自己的设想,因为担心形象太正,演起来不够有说服力。为了突出主题,我剪掉了赵齐全的很多戏份,包括来客串的冯小刚的戏份也被剪掉。很可惜,但没有办法。考虑到影院排片,我必须做出取舍。当年《孔雀》本来一天就能安排6场或7场,因为太长只能改成5场,导致票房受影响。

  【谈转行】

  混不下去了才当导演

    由摄影师转行做导演,顾长卫的导演处女作《孔雀》就摘得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对于转行的原因,他过去很少提及,也许别人会认为是艺术抱负需要实现,顾长卫自己却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顾长卫:为何转行?坦率说混不下去了,没有让我想拍的片子,有些知难而退的感觉。那时候身体也出了点问题,当摄影师眼睛长时间盯着取景器,都盯出毛病了,有点斜眼。第一次拍电影就拿大奖,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善良,心眼好,很多人帮我。前两天冯小刚拿奖,他上去讲获奖感言,没怎么说自己,反而给《最爱》做了半天广告。《最爱》里,姜文和陆川也来客串帮忙,他们都是我欣赏并且非常好的朋友。

  我不是积极进取的人

    赶上这个电影市场的蓬勃发展的好时代,如果有投资商抱着大笔钱来找他,顾长卫还会坚持艺术理想,只拍自己感兴趣的电影吗?

    顾长卫:我这个人比较懒,比较慢……我也在乎钱,但好像为了钱,就那么做,对我来说不太容易吧。我不是勇于创新的人,不是积极进取的人,也不是非要给自己挑战的人。我不像有的人,每天都要做出一点成就来。我通常的选择就是———要不,过两天再说?要不,放放再看?要不,再想想吧?于是,再过几天就忘了,积极性也没那么高了,这个机会自然就放过去了。

channelId 1 1 顾长卫:郭富城会用眼神演戏 章子怡人戏不分 1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