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陈冠希与艺术家徐震合作设计的装置艺术 本组图片由徐震提供

内心世界之舌头

陈冠希

  艺人陈冠希的名字,在4月20日举行的为期4天的北京“第8届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上被频繁提及,这是陈冠希首次以“艺术家”的身份在内地展示作品。

  作品内容

  陈冠希展示《内心世界》

  陈冠希参与的这次艺术秀,名为“光天化日”,以装置艺术为主,看上去像一个有着童话色彩的毛茸茸的超级玩具,但因为有明星效应立即引发了关注。

  作品《内心世界》是一个乳白色的“玩具机”,里面装满各种用绒毛制作的人类身体器官,包括心脏、胃、舌头等,据悉,这七个器官由陈冠希亲自绘制手稿。这个作品的含义是“这个作品把我们带入动画般永恒美好的世界中”。

  另外两个作品《Eymazing》和《猴子到哪里来,到哪里去》是两幅较大的布艺拼贴,运用了多种不同的“眼睛”造型,据说这是陈冠希把他在生活中拍摄的各类人的“眼睛”的造型穿插在其中。还有一个新型的艺术创作工具“喷摄器”,喷漆罐是涂鸦艺术家们最常使用的创作工具,在里面放置了一个摄像机,灵感来源于最具自由和反叛意味的街头文化。

  我们会发现,在陈冠希设计的这些艺术品中,与“眼睛”相关的视觉符号在他的艺术创作中是很重要的元素。这也被认为集中体现了他对于关注与被关注的社会存在的艺术反思。他的作品里,纷乱的世界中到处布满了“眼睛”,似乎展现出一幅“窥视”与“衍生”的当代图景。

  艺术家说

  陈冠希很敏锐

  陈冠希这次是和“没顶公司”合作完成此次艺术秀,“没顶公司”是由艺术家徐震在2009年创立于上海的文化有限公司。徐震曾表示他看过陈冠希之前的作品,认为陈冠希的作品反映的思想与他的一些作品很像,而且他还对媒体表示,陈冠希很敏锐,一些艺术家都没有他敏锐,并且人也很随和,比较好沟通。徐震称陈冠希在聚光灯下的生活,怎么去抵抗,怎么去生存,是此次合作作品的表达内容之一。

  事实上,去年,陈冠希曾在新加坡涉足过一次当代艺术活动。当时,他与新加坡本地画家罗杰翰和美国画家扎古安一起联合办展,陈冠希展出了自己的画作以及装置作品等。其中一件装置作品是用香烟摆成的一只大眼睛,这件作品共用了6000支香烟,在眼睛瞳孔后面还装有一台小的闭路电视。陈冠希解释称,这幅作品表示的是“当你在看我的时候,我也在看着你”。同一个展览中,陈冠希还展出名为“我真的有话要讲”的画作,这些作品都表现了陈冠希在经历许多事情之后的心路历程。

  评论家说

  这不是艺术而是时尚设计

  然而该艺术品的艺术性却并不完全被认可。著名艺术评论家朱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不能说是艺术作品,应该是时尚设计。现在的一些当代艺术就像流行歌曲一样,既没有先锋性,也没有对时代文化的思考,是时尚产品。这种作品太多了,没有技术含义,没有太多的价值,它和唱片发行有什么区别?现在当代艺术比较含糊,什么都要归进去。”

  与陈冠希合作创作艺术品,有媒体质疑炒作,徐震表示当代艺术“炒作已经变成一种常态了”。曾经在卢浮宫展出卡通艺术品而引发争议的村上隆,也曾表达了炒作提高艺术作品的价值的作用,但朱其认为:“炒作,当然我们不能阻止,这是他们的权利。但是他们的概念并不新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早已经做了,也不是多么成功,而且对村上隆的评价也不高。更何况艺术还是要有超越现实的精神。这只能说是陈冠希的一场时尚设计。”

  商机分析

  有陈冠希就有卖点

  艺术界对陈冠希作品有非议,不仅是评论家朱其,还有艺术业内人士认为陈冠希的参与,会让人觉得当代艺术的创作门槛太低,好像谁都可以玩上一票。

  不过作为首次艺术界与娱乐界在艺术博览会上的跨界合作,合作方“没顶公司”的负责人徐震就曾对媒体表示过,这次合作的意义是将陈冠希纳入当代艺术范围内,然后看他以后自己的发展。他认为艺术家和影视明星有个共通性:第一有特权,第二有点石成金的能力。“我就想试下两种力量在一起会有什么效果。”

  然而,对于动漫界人士来说,陈冠希和类似“玩偶”的结合却让他们看到了难以言传的商机。

  记者采访西安一家动漫公司负责人胡先生,他表示:“我个人感觉,如果有陈冠希的品牌,是有商机的,虽然我们不了解他的设计思想和目的,但完全可以从使用性和装饰性上做延展价值。”还有一家动漫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其实他设计的原意是什么根本不重要,只要有陈冠希的品牌标签,就会有卖点。”

  然而也有动漫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陈冠希可能在娱乐圈和艺术圈有噱头,但在动漫行业里并不见得行得通。由于他的形象问题,很有可能难以成行,毕竟动漫与儿童接触较为紧密,所以以陈冠希设计的“心脏”、“舌头”等动漫衍生品为卖点的商机只是雾里看花。 本报记者 刘慧

  文化旁白

  艺术界来了个陈冠希

  打东边来了个冠希,手里拿了一个相机……

  如果说这是大家对“摄影艺术家”陈冠希同学以前的印象,那么,再这样看人家,你可就太OUT啦!冠希同学重出江湖,日理何止万机的他小人家,此番腋下挟的是几个疑似毛绒玩具的东东,当然,他和策展人等称之为“当代艺术”了。

  既然炒作已然成为当代艺术领域的一种“常态”,把曾暴得大名的陈同学拉出来炒作一番,也算是题中应有之义。

  如策展人所言,是“把陈冠希纳入当代艺术范围内,然后看他以后自己的发展”。真是有百年树人的慈悲心肠,把这棵树移植入当代艺术大花园里,让其在观众的雨露与口水中发展壮大……

  曾几何时,陈艺术家不惮其烦,用六千支香烟摆成一只大眼睛,瞳孔后还装有一个闭路电视,据称其创意为“当你看我时,我也在看你”,其实更想表达“我讨厌你的注视”云云。此番上阵,他则柔情似水地玩起了毛绒玩具,其中有一个如一团大肠盘来绕去,简直是“浩气长存”,意兴淋漓啊。其实,从来就不乏一些观众“好傻好天真”地认为,当代艺术基本是在自说自话,或指东道西。然而,有人关注,即是王道。陈同学人气之高,毋庸置疑,大家各取所需,何乐不为。

  娱乐圈从来不是铜墙铁壁,当年陈同学信誓旦旦要永别娱乐圈以示自惩,言犹在耳,若觍一张英俊脸蛋儿硬往回挤,并非不可以,但如果沿着“当代艺术”这个洞再爬回去,则无疑更会体面些许,“前度陈郎今又来”,皆大欢喜。瞧好了,艺术界来了个陈冠希。

  也许,艺术真还都是相通的,弹钢琴的可以在“激情”之下用刀子把别人肚子当琴键来使劲地按,警方也可以在地铁里贴出 “凡客体”防骗传单,诸如此类,不一而足。陈艺术家算不算是以“器官”出名呢?反正此番是慷慨地带来了舌头等七个“器官”,一二三四五六七,观众们有福了。

  “光天化日”之下,愿陈艺术家能有更多的“器官”且不限于“器官”,来奉献给大家。 王锋

channelId 1 1 今后请叫陈冠希艺术家 作品展示《内心世界》 1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