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2002-2003:《无间道》系列

    《无间道》之前,观众早已认识刘伟强;《无间道》之后,观众才真正认识麦兆辉与庄文强。

    对麦庄而言,如何建立起明确而经典的电影风格,是《无间道》给他们的“命题作文”。吴宇森时代的双雄,只有经历枪林弹雨的考验才谓之“智勇双全”,但到了麦庄手里却相当节省子弹,只要精准一枪打穿眉心即可;即使杀人,也非单纯依靠枪械炮制“浪漫”,反而回复最原始的震撼,将人从高楼抛下曝尸街头,“智慧”与“野蛮”并举,令《无间道》成为麦庄暴力特色的奠基作。

    吴式双雄沉默冷酷,枪械就是他们的语言,但麦庄毫不吝惜对白,总乐于安排双雄间来上一段甚至多段引人深思的对话,即将武戏悉数化为文戏的同时,将文戏处理成武戏的“对峙”神采,由此表现出双雄的内敛与机智。

    此外,《无间道》系列演绎的更是人性多层面的交织:从一至三,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内心斗争与情感纠葛,有人惨败于人性、有人逃过良心的谴责、也有人背叛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这就是人性的考验,直至结局,没有人是真正的胜利者。

    《无间道》挽救了萎靡不振的香港电影市道,首集高达5500万的票房、金像奖“最佳电影”与“最佳导演”再到评论学会推举的“十大香港电影”,都注定它要被载入史册;前传的史诗格局堪称演技大比拼,同时印证庄文强对《教父》的喜爱;《终极无间》被打上“第一批合拍片”的旗号进入内地,在合拍市场尚未开启的年代,它挟着香港票房冠军的势头赢得3000多万人民币的收入……但更重要的是,面对刘伟强在镜头、节奏上的造诣,麦兆辉的人性刻画,与庄文强的剧情强项,也开始闯出一片天空,成为港产警匪片独一无二的金字招牌!

    《头文字D》

  暂别警匪搏神速 秋名山头洒青春

  2005:《头文字D》

    《无间道》让麦庄功成名就,但亦让他们担忧:我们怕是无法从《无间道》里走出来了!为创新求变,他们又联同刘伟强去做一些从未尝试的事情,由此催生《头文字D》。

    《头文字D》固然以刘伟强擅长的镜头与节奏为卖点,但内核仍是麦庄最热衷的人性,正如两人所言:“我们永远的切入点就是人性。”虽然舞台从警匪变为赛场,当为简单善良的梦想主导一霎,方为其成功的最佳动力,这也是麦庄宣扬人性本质的光辉面。

    同时,亦如《无间道》,《头文字D》里周杰伦与陈冠希亦敌亦友的关系,便衔接了麦庄“惺惺相惜”的主旨,但他们绝非一开始就互相融入对方,反而经过有异有同的遭遇后,开始不断挖掘对方与自己在性情作风上的相似点,自此,“双雄”彻底成为麦庄作品的重心!

    若言《终极无间》只是浅尝辄止,《头文字D》便已显出麦庄风格在内地市场的潜力,7000万元人民币的票房证实他们能拍警匪以外的商业片,但商业与特色能否永无冲突?却成为麦庄眼前的关键抉择。

    《情义我心知》

  双剑合璧始出鞘 舞男有价情无价

  2005:《情义我心知》

    兜兜转转,庄文强终于能在“导演”一栏取代刘伟强,与麦兆辉拍档上阵,“麦庄”一词亦正式宣告脱离一编一导的既定模式。但两人明显欲与《无间道》系列“划清界限”,故改以颇冷门的舞男题材出之。

    但一正一邪、黑白分明的人物对立,及在“敌人”身份下惺惺相惜的微妙关系,始终是麦庄作品挥之不去的烙印,此外,麦庄更坚信两个原本相互对立的人,若一方对另一方在性情上产生影响,则必为刻骨铭心:《终极无间》的陈永仁仅活在回忆中,但其身份却与刘建明“合二为一”,致其人格分裂,生存于两个人的世界当中;《情义我心知》的黄海不至如此复杂,但面对李子俊的单纯,他原本对之利用的心却转变成同舟共济的真诚……最终刘建明代“陈永仁”自我了结,黄海只能拥抱李子俊的尸体痛哭流涕,何曾快乐?但这正是麦庄眼中最深刻的情感演绎:善中有恶,恶中有善。

    《情义我心知》的位置很尴尬,却又无法用“泯然于众”的眼光去判断此片的质量。但无论如何,此番麦庄的首次导演合作都显得高不成低不就,也无形中阻滞了他们拓宽题材的空间。

    《伤城》

  善恶纠结别伤城 三角组合献绝唱

  2006:《伤城》

    “铁三角”最后一次的风格化演绎,是喜是悲?但必须承认的是,麦庄已不愿在刘伟强的阴影下自我突破了……

    将视角停留在人性阴暗面的《伤城》,双雄的善恶纠结变得更加复杂,又如昔日《无间道》般,正邪的对立探讨并非一开始就清晰明了,而是抽丝剥茧,一步步揭开其背后的人性层面,直至结局,余下的就是双雄的对决。

    《伤城》虽为“铁三角”胜了票房,却未能挽回《情义我心知》的尴尬情形:影片口碑劣评如潮、在艺术上的认可也相当平庸,麦庄舍风格而玩情调的举动更让人倍感迷失!或许,是该重拾特色的时候了……

    《大搜查之女》

  双雄创新变雌雄 中港有别成戏作

  2007:《大搜查之女》

    《大搜查》是麦庄创作的新阶段:携手《伤城》后,昔日“救市铁三角”终分道扬镳,离开刘伟强的“基本映画”后,前路茫茫,惟有续写《无间道》的都市警匪风貌,作为对其独立招牌的一轮试水……

    一为风格先行,麦庄在《大搜查》中承袭了《无间道》的紧凑节奏,将主题事件贯穿全局,企图让观众随时为其明暗伏线吸引,同时更为影片细节添加巧妙构思与温情调剂,力求影片既紧张刺激又趣味盎然;二为双雄格局,尽管已变为一男一女,但麦庄坚持一黑一白、一正一邪而又正邪复杂的性情描写仍未改变,实质上,《大搜查》更近乎一部“换汤不换药”的另类双雄片。

    然而,《大搜查》却成为麦庄品牌的又一个滑铁卢——由于内地审查制度所限,致全片剧情被剪得支离破碎,与两人创作初衷近乎南辕北辙,观众“这是什么片?”的质疑、批评之声更是此起彼伏;此外,由于两人在本属擅长的警匪模式中植入过多喜剧元素,但较之《无间道》的严肃双雄故事而言又处理得极不顺手,故无论内地抑或香港观众看来,都觉得不伦不类、弄巧反拙,故《大搜查》严格来说仅属麦庄探索市场走向的一部“游戏之作”。

    《窃听风云》

  再战警匪创新绩 麦庄出击风云涌

  2009:《窃听风云》

    从《无间道》到《伤城》,麦庄作品总有刘伟强做监制保驾护航,故《大搜查》的失败让他们亟需觅得新的搭档。幸运的是,当尔冬升出任《窃听风云》监制时,麦庄知道:他们押对宝了!

    正邪定论是麦庄对人性身份的象征,但其风格始终不忘探讨“善中有恶,恶中有善”的复杂层次——《无间道》的刘建明虽为黑道,却始终想去尽好人的本份,遗憾天理不容;《窃听风云》本是善良的好警察反为私欲心生贪念,下场亦各得其所,可见在麦庄的警匪视角下,非但从无真正意义的善与恶,好人与坏人,更永远只是轻易逾越的“一线之隔”。

    麦庄电影里有一句经典对白:“出来混,迟早要还的。”纵观《无间道》的韩琛、《无间道2》的倪永孝,与《终极无间》的刘建明,都逃不过“因果循环”的宿命;《窃听风云》亦然,即使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恶枭之罪行仍需凌驾法律,以复仇一霎的淋漓快感完成报应!

    经历《大搜查》的挫败,《窃听风云》可谓给麦庄打了一剂“强心针”,这厢是9千万人民币的内地票房,那厢又是金像多项大奖提名,自此观众亦渐重新关注两人在港产警匪片领域的建树与影响,故《窃听风云》对麦庄的意义不在崛起,而在回勇。

    《关云长》

  关曹双雄文武斗

  2011:《关云长》

    不拍警匪、不搞煽情、不尝喜剧,麦兆辉、庄文强将何去何从?答案是:《关云长》。

    从2001年合作《愿望树》开始,2011年已是麦庄银幕合作的第10个年头,巅峰与低谷都经历了,风格始终是两人迈步前行的制胜法宝,但比起此前的尝试,此番他们在类型与特色上无疑运用得更为娴熟——

    首先,虽与《无间道》系列等同为双雄对决,麦庄却坚持以“斗智”取代“斗勇”,言语逻辑上的“文斗”永远胜过兵器拳脚的“武斗”,故《无间道》陈永仁与刘建明的正面PK不过手枪一指,《关云长》的关羽与曹操更全无动手机会,显智具理者自然拔得头筹……换句话说,头脑简单的莽夫从无资格做麦庄笔下的双雄!

    其次,《关云长》亦紧随麦庄对暴力场面“点到为止”的处理:昔日《无间道》偏爱眉心中弹,却毫无“脑浆迸裂”的直观血腥,即使飞人砸车,也是震撼多于残酷;如今《关云长》诸如人头离身、大刀直劈等原本是飞肢断体的场面都为其借助镜头、剪辑等电影技法弱化,显得冷静而自然。

    再者,亦是最重要的,警匪、双雄、斗智都不过是麦庄风格的表层,真正的内涵仍在人性。麦兆辉说过:“以此时势,将来要拍些人的感情出来,那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如今《关云长》便投射出人性的两个面——“正”是关羽鲁直而忠义的善良本性,“邪”则是曹操“我可没说过我是只羊”的老谋深算,麦庄借助将现代人性情感移入古代背景的方式,将人性在大时代下的博弈直观展现

channelId 1 1 麦兆辉庄文强十年创作路 将双雄进行到底 1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