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顾长卫

  《孔雀》《立春》《最爱》,顾长卫从镜头后移到镜头前已经10年。但与其他导演雷厉风行侃侃而谈相比,他可以称得上为另类——两三年一部戏,不急不慢地拍着,也不刻意去追求什么目标,任何事情都是“顺其自然”。

  日前,顾长卫在北京接受了记者专访。尽管当年的《孔雀》被外界盛赞为第五代导演的终结作品,让这位“中国第一摄影师”成功转型,但对于导演这个身份顾长卫仍然有些纠结,“我觉得我自己最多算一个迟到的第五代导演……我都在想,我是不是根本不适合做导演,如果有一天,确实给我明确的结论的话,那我就干别的吧。”

  本报记者赵丽 北京报道

  [大牌印象]

  O型血,随大流,但不愿总结自己

  1978年考上电影学院,成为“中国第一摄影师”,再到导演,顾长卫称这为顺其自然,“碰巧”。《孔雀》让他赶上了第五代导演的末班车,他自嘲是五代后,“我做什么都比人慢,第五代都不玩了,我才开始拍。”

  一个镜头后的人,突然移到镜头前,顾长卫似乎仍有些不适应媒体的话筒。面前的他身体往下窝着,习惯性地将右脚搁在左腿膝盖上,背后宽大的老板椅里的他显得更加瘦小。他态度温和,也努力配合着,但给人感觉一直处于游离状态。

  早就听说他不善言辞,事实也是如此。当“木讷、不够有个性、没有艺术家范儿、做事说话都比人慢”,这样“自损”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时,竟让人一时无言以对。

  或许是顺其自然的心态,或许不想禁锢自己,对于总结评价之类的问题,他总是毫不犹豫拒绝,“有时候这种总结会引导自己,在潜意识里暗示自己的行为”。

  “O型血,随大流”,生活中他对任何事情都很随意,没有特别爱好,“不爱喝酒,烟也不抽了”,问他生活中是否有特别在意的事,他想了半天,再望望窗外,思考良久后,认真地说出两个字“没有”。生活里怎么样都好的他,对于作品,却是极为“挑剔”,“我是一个不容易心动的人,非要做的话,一定有割舍不了的原因。”生活中“不够有梦想”,所以他在电影中寻找另一个自己。

  [顾长卫的测试题]

  遇到什么问题会转型当导演?A。当摄影师时挺担惊受怕的(√)B。向往导演职业

  潇湘晨报:听说您原来的梦想是一个画家,好像不是做电影相关的工作。

  顾长卫:我是一个不够有梦想的人,初中美术老师发现我画画不错,就把我调到学校的美术小组,我就只能顺着这个方向,去工厂里做美工什么的。后来,又到工人文化宫做一些宣传活动,画海报,做义工,在这个过程当中看到很多电影。1978年恢复大学招生考试,电影学院招生,要求一是对电影的了解,二是有好的绘画的基础,这两条我刚好碰上了。于是就顺着想,有一天可能会当摄影师了,后来,也是同样的问题,又被别人鞭策着。自己也觉得当摄影师挺担惊受怕的,于是从2000年开始挂机,不当摄影师,2002年开始拍《孔雀》。

  潇湘晨报:刚才你说当摄影师会担惊受怕,为什么?

  顾长卫:摄影师有很强的技术性,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对于摄制组来说,每个镜头都特别重要,不能因为摄影的原因使得这个镜头重拍或者不拍,这对一个有责任的摄影师来说,常常提心吊胆。

  你是个怎样的导演?A。没有太多要求 B。做片子很挑剔,能不做就不做(√)

  潇湘晨报:最开始当导演,对你来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顾长卫:就是没当过导演,再就是跟演员说什么。对于我这样有点木讷、有点迟钝的人来说,是一个最大的挑战。

  潇湘晨报:感觉你无论是做摄影师,还是当导演,似乎没有刻意地去追求要怎样?

  顾长卫:对,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孔雀》里的高卫红、《立春》的王彩玲那样的鲜明的理想主义者,也是因为我自己是一个不太够理想主义者的人,人会在作品中去寻找另外一个自己。

  潇湘晨报:处女作《孔雀》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时,有觉得意外吗?

  顾长卫:(思索良久)还好吧。我觉得我还是一个对自己有信心的人。我做片子很挑剔,能不做就不做,非要做的话,一定是有割舍不了的原因。

  潇湘晨报:给自己的导演角色打几分?

  顾长卫:我一直觉得是60分。为什么?我老觉得我是一个勉强及格的人,原因就是拍片的时候,就发现老是有新鲜的、陌生的、未知的挑战。我觉得需要重新学习的东西的太多,这也是每次都弄这么慢的原因。我都在想,我是不是根本不适合做导演,当然,我现在还没有那么明确,如果有一天,确实给我明确的结论的话,那我就不做这个,就干别的吧。摄影师也不好意思再回去了,也有可能将来去当个画家。

  以下对自己作品风格的说法,哪种更准确?A。说是文艺片,有点给自己贴金(√) B。开始转向商业了

  潇湘晨报:有人说你从《最爱》开始由文艺片向商业片转身?你认同吗?

  顾长卫:我根本不想这个事。我只能这样说,《最爱》是部观赏性很强的电影。电影分好多类,有动作片、喜剧、动画、剧情片等,我觉得这个电影更像剧情片。可能我也觉得自己不那么有艺术性,说它们是艺术片、文艺片,会不会有点给自己贴金。

  潇湘晨报:那你排斥商业吗?

  顾长卫:我一点也不排斥商业。我觉得一部电影首先是由心而生的,不要首先把它定位成商业片,怎么样去考虑卖点。我也不是特别有那个意识。但同时有一点可以安慰的,我是一个O型血的人,是一个很随大流的人。我也是一个善于去欣赏别人的人,所以我不担心我的片子是不是看得懂,有太强的艺术家的气质。现实的我还是一个很渴望跟观众交流的人。

  你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A。不太容易心动的人(√) B。不爱总结自己的人(√)

  潇湘晨报:你的电影画面特别干净,主人公话不多,似乎更倾向于用镜头说话,这是你的性格还是你原来是摄影师有关?

  顾长卫:(很快回答)不知道。这个我也特别不爱去总结自己,如果别人总结的时候,我也不愿意听,因为有时候这种总结会引导自己,在潜意识里暗示自己的行为。我知道,我最终也逃脱不了这种暗示,但我有意识的还是会回避这些。

  潇湘晨报:现在很多电影跟风很严重,但你的影片题材比较独特。

  顾长卫:我是一个不太能心动的人,所以能让我心动,一定不是随大流的。我在选题材的时候,也是千挑万选,找一些有时代感的东西,能带给人们多一点惊喜。在拍摄的过程中,对我来说,不宜想卖钱的事。

  如何看待第五代导演的头衔?A。受的都是“大师教育” B。我最多算迟到的第五代导演(√)

  潇湘晨报:圈内有一种论调,说像您这批导演都要补上商业这一课,因为你们在学校里受的都是“大师教育”,你怎么看?

  顾长卫:我没有看法。我是不拒绝交朋友的,希望通过电影结交很多朋友,(故事)更独特、感人,大家看后会有会心的感慨。

  潇湘晨报:自己也是第五代导演,你觉得第五代导演有哪些特质?

  顾长卫:我觉得自己最多算一个迟到的第五代导演,五代后。我好像什么事都比别人慢,说话也慢,你看你问完了问题,我还要反应半天。当时第五代最顶峰的时候,我也不是第五代导演,是摄影师,就没有赶上这个潮流。我不总结这些,一个时代,流行总有它存在的道理。我不太关心那么大的事。我只要求自己,让骂声少点,能让合作的演员能演好。

  潇湘晨报:跟你合作过的姜文,他说他做电影时,不能看到问题不去解决。

  顾长卫:我跟他合作过好几个片子,我也知道,他是不得已,我特别能理解他那种心情,他真的是希望给别人看到的是一个毛病尽量少、尽量有意思的电影。你想电影院里花两个小时看电影,你要占去观众生命当中的两个小时,你不能让人觉得不值得。

  会和蒋雯丽补办婚礼吗?A.YES B.NOC。换点严肃的话题吧(√)

  潇湘晨报:谈谈家庭吧,蒋雯丽曾说“每次吵起来,总是我退让”,是这样吗?听说你们准备再补办一次婚礼?

  顾长卫:都退让。咱们别说这个,这都是少男少女的问题,咱们说点严肃的话题。

  潇湘晨报:怎样看待这位贤内助?

  顾长卫:也许别人会觉得这样说太客气。但我还是要说,谢谢雯丽。她给了我很多支持,但具体的,她也不希望我提。

channelId 1 1 顾长卫《孔雀》转型:我最多算是迟到的第五代 1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