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主打休闲牌的草莓音乐节请来“民谣之父”胡德夫助阵

因为有政府支持,平谷首办户外音乐节即请来艾薇儿

  气温持续走高的五一小长假算是拉开了夏天的序幕,而户外音乐节的扎堆举办也给今年的音乐节开了个好头。延续去年快速增长的趋势,今年五一的北京户外音乐节有了更多更大牌的海外艺人,主办方也有了更高端的广告客户和合作对象,而乐迷也早已不用担心无处可去,反而要在出行前安排好一个具体的时间表,以便三天内穿梭于不同的音乐节,最大程度地看到自己喜欢的乐队表演。音乐节如今早已脱离小众文化的范畴,已然成为动辄数十万人的大众娱乐需求。

  势头1 老牌音乐节逐渐差异化

  迷笛音乐节和草莓音乐节今年分别在门头沟京浪岛公园和通州运河公园举办。草莓音乐节经过去年的试水,目标对准城市白领的休闲风格已经确立,同时也和迷笛音乐节所代表的老牌硬摇滚风格拉开了距离。今年的草莓音乐节的参与乐队除了摩登系旗下的一系列走红乐队之外,风格更加多元化。新增加的台湾舞台上,魏如萱、黄玠、林生祥与台湾音乐界重量级人物“民谣之父”胡德夫等独立音乐人的加盟给草莓音乐节带来了不一样的特色。迷笛音乐节到今年已有11年历史,作为北京最老牌的户外音乐节,迷笛依然是给纯粹的摇滚迷准备的,跳水和POGO等行为在这出现的频率也最高。今年迷笛的亮点是美国传奇金属乐队Mr.Big带来的《Wildworld》,把全场带进了十几年前刚刚接触国外摇滚乐的岁月。

  两个音乐节的风格也给不同的观众以后五一假期的选择指引了方向:去迷笛就是为了“躁起来”,而去草莓就是轻松晒太阳看演出。虽然有相当一部分歌迷依然有着选择上的困惑,但北京这两个最有分量的音乐节风格气质的逐渐确定,无疑给全国户外音乐节的同质化现状树立了一个不一样的标杆。

  势头2 地方政府加大支持力度

  短时间内聚集年轻人视线,同时给当地旅游注入活力,这个结论在过去被各地扎堆的户外音乐节所证实。今年,更多地方政府看到了音乐节文化的利好苗头,投入更多资金和政策扶持,使主办方的后顾之忧越来越少。乐谷北京国际流行音乐季的主办方是平谷区政府,而承办方则是有着丰富海外艺人资源和演出承办经验的歌华莱恩。两方合作让首次举办的乐谷音乐季请来了艾薇儿、Negative、ladytron等大牌,数万观众“入谷”捧场。

  政府支持加大的结果之一是几乎所有的音乐节开始走向郊县,原因是在室内租用公园场地花费不少,而和区县政府合作,省了一大笔场地租用费,而交通、安保等问题则由地方政府操办,承办方只需负责艺人招募和制作管理,这种各司其职的模式事实上更合理,也更有效率。

  势头3 音乐流行文化融会贯通

  从陈绮贞、苏打绿等原本被盖上小众标签的艺人逐步成为票房保证开始,这两年的现场音乐小众和大众的界限已经模糊,而动辄聚集数万人的户外音乐节更是如此。复出后重塑励志形象的陈冠希在内地演出低调地选择了成都热波音乐节,这两年一直活在八卦话题里的他以文化符号压轴登场,现场依旧得到很多掌声。

  而演唱《老鼠爱大米》的杨臣刚则是草莓音乐节上的一朵奇葩。一向身在流行音乐界的杨臣刚在草莓音乐节的舞台上和过去的自己做了一次告别,回归到了摇滚青年的最初。可惜观演的观众看热闹的多,认真观看的少,不过杨臣刚的这次尝试就像是去年曾轶可的参演一样,给草莓音乐节增加了一个大众范围内的话题,也给他个人的发展史写下了最逆流的一笔。

  ■ 提个醒

  管理仍有短板

  和以往一样,每年的大型音乐节结束后,网络上的乐迷抱怨声依然不少。乐谷流行音乐季的周边硬件措施暴露了主办单位第一次办大型户外音乐节的经验缺乏:为了防止混乱,音乐节的现场管理者硬性地把所有乐迷分区,使得大家没有在现场自由走动的权利;散场后运送观众回市区的大巴也没有标记目的地造成混乱;而志愿者的欠专业也是遭到歌迷诟病的重点之一。

  草莓音乐节上还出现了女歌迷在谢天笑表演时“跳水”摔骨折的情况,但现场的救护车缺席,工作人员也没有及时采取措施,使歌迷不得不自行前去通州医院接受治疗。这个事件也集中体现了户外音乐节上应急管理的短板。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康沛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