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制图 夏曾珍

  □晨报记者 高 磊

  这个5月,作为中国第一户外音乐节品牌,历经12年的迷笛音乐节终于登陆上海。记者获悉,5月6日-8日,在结束北京站的狂欢后,迷笛将在浦东世纪公园拉开为期3天的狂欢音乐节,Mr.Big、Mongol 800领军的十支海外优秀团体以及代表上海摇滚核心力量的冷酷仙境、顶楼的马戏团、水晶蝶等新老乐队轮番登场。

  据主办方介绍,上海的音乐现场会特别辟出电子舞曲舞台,众多上海王牌DJ将献上令人惊喜的现场表演,并联手说唱艺术家、乐器演奏家创新表演。记者了解到,目前上海迷笛音乐节暂定今年一届,未来是否会成为保留节目,将视今年的现场情况而定。据悉,2011全年迷笛音乐节的主题确定为:爱熊行动!迷笛将联合相关动物保护组织在现场开展系列活动,与歌迷们一起用爱心呼吁“拯救月熊,抵制活熊取胆及熊胆制品”。

  喝着酒,叙个旧,搭个帐篷,听首歌,被誉为中国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迷笛,是否能带给上海人一个全新的生活方式,现场自有分晓,或许,正如乐评人孙孟晋所说,音乐节带给上海更多的理念,则是“疲倦的城市人需要草地和音乐”。

  从“乌合之众”到“白领同学会”

  受访人:张帆(迷笛音乐节负责人、迷笛音乐学校校长)

  去迷笛“躁起来”,喝着啤酒,跟着节奏,摇摆呐喊……在北京,创立12年的迷笛音乐节,“摇滚”的血液根深蒂固。作为北京最老牌的户外音乐节,迷笛的调调被认定是北方的基因,它的狂,它的野,与民谣音乐节的小清新、爵士音乐节的小腔调迥然不同,而后者,正是寻常意义上与优雅上海相匹配的“格调”。“其实,2008年迷笛就有计划来上海,但因为接连遇上奥运会、国庆60周年、世博会等大型活动,所以直到今年迷笛才第一次登陆上海。”在音乐节负责人张帆看来,迷笛姗姗来迟的原因,并非上海缺乏摇滚激情,“以往每年,上海及南方城市的摇滚迷们都会不远千里拥到北京迷笛音乐节的现场,所以上海观众只是没有机会被‘点燃’,他们需要很好的‘烟花’和‘爆竹’,具备这些以后,一点就着”。这些年,张帆经常往返京沪之间,看过上海的爵士音乐节、世界音乐周,印象中,这里的观众很职业,所谓的南北差异并没有外界渲染得那么厉害,“摇滚最能激发大家共同的荷尔蒙,所以迷笛不会过分迎合当地的传统口味”。

  张帆更看重的,是上海拥有100万外籍人士,这些都是潜在观众。张帆回忆,12年前,第一届迷笛音乐节在校园鸣锣,台下的观众除了学生,基本上都是北京艺术圈混着的人,“画家、诗人,甚至还有‘盲流’,我们笑称乌合之众居多,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白领、外国人、领着孩子的爸妈都来了,大家喝酒、聊天、叙旧,感觉音乐节就是人类群体狂欢的平台!”张帆说,音乐节70%的门票都依赖于现场售票。

  因为是户外音乐会,有些意外常常不期而遇,“像今年‘五一’假期,我们在北京门头沟区京浪岛公园,那里是个大山谷,当天北京刮起了7级大风,和着风沙,上万人一边喝酒,一边嘶喊,事后,我看到微博上有人评说:‘昨夜的酒啊,浓过了沙尘。’你看,多豪迈!”

  管吃管住管路费,就像“驴友”聚会

  受访人:梅二(顶楼的马戏团主创成员)

  作为上海独立乐队,顶楼的马戏团与迷笛音乐节的渊源早在2002年就已展开。成员梅二告诉记者,那时候作为上海乐队的代表北上亮相,心里多少有些忐忑,“舞台设备比较简陋,就是在学校草坪上,音乐节也不卖票,完全开放式。我记得当时,一些乐评人看过我们的演出后觉得不错,感觉从南方来的摇滚风,和北方不太一样。”那时的“顶马”还在实验阶段,唱的是怪里怪气的民谣,梅二说,很意外,那样的风格居然也能被接受。在他看来,像迷笛这样的户外音乐节,给了非主流的民间乐队一个展示的平台,这是极大的鼓舞。

  与靠音乐为生的非主流乐队不同,“顶马”的成员都有正式的职业,参加音乐节更多出于“玩音乐”的想法,“平时我们上班,放长假时,有音乐节的邀请,管吃、管住、管路费,就好像多了一次出去旅游的机会,见见北京的老朋友,其实我们的关系就像是一次有组织的‘驴友’聚会,不同的是,我们是‘乐友’”。当然,参与音乐节的演出报酬的确比普通演出高一些,“音乐节因为有大型赞助商的介入,所以收入方面会宽裕一些,不像在酒吧多数是分账,当晚有多少观众,就分多少票房”。

  这次在上海的世纪公园草坪,顶楼的马戏团将用上海话RAP描绘市井百态,演唱七八首歌。回归主场,让梅二他们更觉舒服,“之前,我们在北京演出,受上海话表达的影响,台下歌迷的反应只能说还可以,毕竟语言还是一关,但这次现场的效果应该会更好”。

  音乐节是城市文化的一个标杆

  受访人:孙孟晋(乐评人,音乐节策划)

  “享受音乐、草地、阳光,这样的快乐对很多疲倦的城市人来说,应该是最放松的状态。”昨日,谈及诞生12年的迷笛音乐节首度来到上海,乐评人孙孟晋觉得这是一个可喜的讯息,“一方面,迷笛给大量未被主流圈认可的摇滚民间乐队一个舞台,这很了不起;另一方面,摇滚音乐的现场效果非常好,容易形成台上台下的互动,这和单纯在家听唱片感觉很不一样。”

  孙孟晋和记者聊起,多年前,在北京亲历的一场迷笛音乐节,“当时台下观众特别多,反应也比较激烈,我和一支上海乐队登台即兴合作,可能与北方摇滚的风格很不一样,观众中一半人大声喝彩,另一半人发出嘘声,甚至有人直接把石头扔上台。”或许,这正是户外音乐节的魅力,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观众的反应会是什么,“音乐节让你可以看到一个有活力的东西,这是让越来越多城市人参与的原因之一”。

  曾被视作摇滚沙漠的上海,如今因为越来越多“新上海人”的涌入,而变得“摇滚”起来,在孙孟晋看来,对观众不足的担心是不必要的,“以前,大家认为摇滚就是排它,就是反抗的意味,但现在摇滚走的路越来越宽,年轻的摇滚人也在发生变化,他们可以用音乐反思问题,也能用摇滚表达快乐,所以摇滚音乐更主流化了,摇滚音乐节更时髦了”。

  孙孟晋说,如今的上海,能包容像迷笛这样的户外摇滚音乐节,也拥有档次逐年提升的爵士音乐节,这是很好的现象,“音乐节对整个城市的文化,生活理念的推动,生活方式的改变,都是潜移默化的,它是城市文化的一个标杆”。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